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糜氏祠堂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3506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3506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245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糜祖明]于2017年 12月 04日创建    馆长:[糜祖明]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父亲是这样过世的——写给那些常年不在父母身边的子女们优秀祭文推荐

糜祖明 于2017-12-04 22:34:27发表

 很多子女都没有经历过老人过世的事情,写这些文字,就是希望能够给那些守护在老人身边的子女们,提供一些参考,尽量不留下遗憾与愧疚。

我的父亲是在201715日中午过世的,享年83岁。父亲的病是老人哮喘,肺心病,这个结论是在5年前昆华医院得到的。20167月,镇雄县中医院定为肺性脑病,是肺功能衰竭引起的比较严重的病了。

2011年,我把父亲送到昆明昆华医院检查,他的呼吸已经不能让检查肺功能的设备有所反应,医生要求住院治疗,但是父亲不同意,主要担心开支太大,增加我的负担,另外还要人照顾,会给我们带来许多麻烦,就让医生开了1000多块钱的药。医生说氧气不够时要随时吸氧,特别要注意不要感冒。出昆华医院后,我们又在对面的圣爱中医馆找一个专家,开了一些药,就送父亲回老家了。

这次昆明之行,母亲一直全程陪同,她认为父亲得的是不治之症,回去就会死了。但是父亲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死,他热爱这个世界,多想看几年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其他老人对待死亡是怎么看的,反正我的父亲不想死,怕死,非常留念这个世界,这也是支撑他活下来的理由。

2015年年底,父亲病危,二哥给他买来了斗纸及过世后穿的服装,我连夜赶回老家,父亲的状况开始好转,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父亲最怕戴氧气面罩,我告诉他,医生说了,除了吸氧,没有更好的办法,父亲终于同意吸氧,24小时不断。父亲身体好时最喜欢吃猪肉,每吨必吃,吃的不少,病了就不想吃了。我们就打一些果汁给他喝,蒸梨给他吃,还根据他的病情,拟了一个食品清单贴在墙上。父亲挑食,不吃水果,我们总是搞成汁给他吃,就这样慢慢调理,父亲最后好了起来。

20167月,父亲再次在镇雄县中医院病危,回到老家后又慢慢好起来,之后,气候一变化,父亲的病就会发作,脸色如死人状,不想吃饭。气候一稳定下来,父亲的病就好转。但是这个时候的父亲,仍然能够自己吃饭,自己大小便。2016年国庆,我回到家,父亲的状况又变坏。这次他左手已经没有力气,右手还是能够自己舀饭吃,但是已经不能伸到身后擦屁股,还有这次最大的变化是大小便失禁,经常来不及,拉到裤子里,自己又擦不了,为此他经常破口大骂: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步?

201612月中旬,是父亲状态最好的时期,他大小便不再失禁,自己擦屁股,还可以走出家门200米,手指还可以给我拨打电话,而之前是做不到的。不再吃肉,天天吃汤圆。母亲说,这是要死前的表现,就是吃厌他曾经喜欢吃的每一样东西,就死了,我们都不相信这些。因为母亲已经说了上百次父亲要死的话了,可是父亲还好好活着呢。

20天左右是父亲最近2年来最好的时期,脚不肿了,呼吸不困难了,像是完全变了样,完全好了,父亲开始大意,一天天气大热,父亲脱掉了一件衣服,母亲阻止,但是父亲坚持脱下这件外衣,就是这次脱掉外衣,让父亲患上了感冒,这个感冒要了父亲的命。

201612月下旬,父亲不想吃饭,脸色再次如死人状,左手完全无力伸到桌子上,右手有力抬起,试图拿勺子,却拿不起来。父亲还是不能自己吃饭,大小便失禁,戴成人纸尿裤。父亲咳嗽厉害,大嫂让医生来输液,母亲不同意,认为输液会导致脚肿。

我于20161230日回到老家,之后的每天24小时,父亲只有两种状态,一是躺在床上,下面垫两个枕头,每次都需要两个人,一个抬着头,一个抬着脚把他放在床上,没有什么力气,不想说话。一旦拉屎或者拉尿,会叫我们把他抬起来,他已经站不起来,我在前面双手扶着他的双臂,侄子糜涛或者母亲在父亲身后给他换纸尿裤,擦屁股。母亲睡在父亲旁边,擦屁股这种事情经常落在她头上,她老人家经常会骂骂咧咧,说咋个还不死?然后戴上口罩,开始工作,基本上每次都这样。父亲也不吭声,无所谓的样子。我在父亲的前面扶着父亲,他们在父亲的背后擦屎,我一点都看不见,倒是无所谓。

换上纸尿裤,穿上裤子,我们把父亲移到床沿,床面前是一个方桌烤火器,父亲的脚已经动不了,我们把它移到桌下面的一个小平台上,桌子上放一个枕头,父亲戴着一个老者冒,头向前靠在桌子上,开着灯,一晚到亮都这样。我半夜起夜,看着灯光下的,老者冒下面的父亲,感觉到父亲好可伶!

父亲有时候会坐在火炉旁边的一个沙发上。一天晚上,母亲到火炉旁边看到沙发上没有人,再往旁边看,父亲已经坐在沙发旁边的一个矮木凳子上,头往前靠在一个稍高一点的塑料凳子上,帽子已经吊在地上。母亲赶快叫来大哥大嫂,把父亲扶到床沿。

我问父亲哪里不舒服,他说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睡也睡不起,坐也坐不起,也没有哪里疼,就是脸色非常难看

父亲已经不想吃饭,我们每次吃饭都给他舀出一碗汤,稍冷后给他喝,他都会喝掉,我还打苹果汁,梨子汁给他喝,也没有什么反应。我给他调胃口,进口奶粉给他喝,他喝了老是拉肚子,就没有给他喝了,另外会给他喝一些云南白药生产的口服液。这次我还带了一个像吹风机一样的按摩器,随时给他全身按摩,按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会说:好了。

几天后,他的的咳嗽有所好转。

大概是在201712日,大嫂再次提议给父亲输液,母亲还是不同意,我问父亲,他说可以。输液以后父亲的手脚肿起来,并且咳嗽相反更加厉害,原因可能针水是冷的。父亲第一次出现悲观情绪,他对糜涛说,可能打不过这个生期了,父亲的生日是8号,我回家的目的,就是想方设法让父亲度过这个生期。在农村有一种说法:男怕生前,女怕生后。

我问父亲什么状态,他说感觉比以前严重,还说,如果晓得是这种状态,就不应该输液。我问他哪里不一样?他说以前喝汤喉咙没有反应,现在喝汤喉咙会疼。我问他喝白开水会不会疼,他说不会,我就不怎么想这个事情了。

我定的返回昆明的机票是15日下午6点,14日,我就犹豫,是继续等待父亲度过生期,还是返回昆明?14日下午,父亲有时候会胡言乱语,脚踢被子,手也会在被子外面动来动去,右手还会伸到脸部,理一下自己的头发,打理一下自己的脸,刚刚躺下去,他就要起来,说自己已经睡了半天了。我们把他扶起来,一会就清醒,他问我妈去哪里了?我母亲在火炉边忙,他让我们叫母亲过来,说怕以后说不了话了,我们把母亲叫到他身旁,他又没有说什么,只是问一下他的银行卡上的钱,他说他也不知道有多少钱。我们知道,但是没有告诉他,只说这个钱没事的,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父亲出现的这些反应,根本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我还是打算先返回昆明,因为之前好几次非常危险的事情,父亲都没有事,现在虽然不能吃饭,还能喝汤。

14日整个晚上,父亲一直坐在床沿,头靠在烤火的桌子上,凌晨两三点,我起夜,看着灯光下老者冒下面的父亲,好可伶,这个晚上他一夜没睡,我决定退掉机票,再多陪父亲几天,让他度过生期。

我大多9点过起床,走到他面前,他丧着脸说:你还没有走吗?我说再耍几天。

大嫂问他要不要在火边的沙发上坐一下,因为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到火边了,他说可以。他让我拿拐杖给他,他拿起拐杖杵了几下,脚蹬了几下,可以勉强站起来,我说不错,轻轻扶着他,他就站起来,再轻轻扶着他,他就走到火炉边坐下。这是我回家以后,父亲状态最好的一天。

父亲坐下后,神秘地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口袋,他想自己伸手拿,还是无法做到。大嫂伸进包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是一小点像耳屎一样的鸦片,是黄兰先三哥昨天去哪里找来的,天一亮就来拿给他,还和他聊天。我们把鸦片放在水里,熬了给他喝。然后大嫂和母亲决定包汤圆吃,父亲吃了10个汤圆,这也是父亲最近10天来最大的饭量,我暗自高兴,认为父亲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们都在吃汤圆,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们也不怎么留意她,我听见大嫂喊姥爷的声音,看见大嫂沾满米粉的手,托着父亲的头,幺叔大声说话:你推他咋子?大嫂再次托起父亲的头,父亲的头掉了下去。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把他的头托起,他会看我们几眼,但是这次不行了。

父亲流泪,淌口水,嘴巴有些歪,大嫂再次托起父亲的头,我看见父亲的眼睛,眼珠已经完全变了样,变成色彩多样浓密的蜘蛛网,我们把父亲抬到堂屋,先是放在一个有靠背的凳子上,村民们说不行,又换成没有靠背的凳子,我在后面撑着父亲的背,我的一个堂兄弟托着父亲的下巴。侄儿糜雄拿来了氧气机,吸了一会,村民们说没有必要了,父亲鼻子里的气越来越少,脉搏跳的越来越弱。1512:45分,父亲完全停止了呼吸,心脏完全停止了跳动。

糜涛泪流满面,我说平时对他好一点,现在就不会哭,糜涛回应说:哪个对他不好?我没有再说下去,我知道大家对他都很好,但是也有人让他受气。老年人年纪越大越小气,作为子女,千万不要让老人受气。现在的老人吃不了多少,花不了多少,你可以什么都不给他,一定不要给他气受。在父亲的儿子媳妇中,对他确实都很好,但是有的儿子媳妇硬要和父母讲道理,认为自己有理,就不饶不让,坚持自己有道理,认为父母不讲道理,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子女一旦认为自己有理,父母没有理,父母就会受气,就会死的快。所以我经常说,如果你想让老人早点死,就多给他气受,不断的给他气受,他一定死的快。你不让他死,他也会自己死,我们村周围就相继有三位老人喝敌敌畏自杀,为什么要喝敌敌畏,因为她受不了气。这些自杀家庭的儿子媳妇,都认为自己是有道理的,自己是讲道理的,父母不讲道理。我说,如果说这些自杀的老人不讲道理,那么这些所谓讲道理的子女,老了以后更是蛮不讲理,以后看吧!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以后你的孩子就会如何对待你;你现在让父母受气,以后你老了,你的孩子也会让你受气,也会给你讲道理,你最终也会同样的气死。

我经常说,不要和七八十岁的老人讲道理,因为肯定是你有理,不要和老人扳个输赢,老人错的也是对的,不讲道理也不要跟他计较,但是我们家有一些人做不到,还是那句话,等你老了以后子女如何对你了。

父亲去世前不难受,去世时也真的很安详,一点都不难受,不痛苦,像是一下子睡着了,这让我感到欣慰。我当时确实没有哭,但是没有人的时候,总有一种愧疚让我涕泪交零,闭上眼睛,我的眼里全是父亲的影子,但是永远也触摸不到他了,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我随时在想,既然父亲想活下来,作为子女,尽管麻烦一些,还是要尽量让他活下来;我们在想,如果不给父亲输液,不然他脚肿,也许能够活下来;在这期间,父亲非常反对戴氧气面罩,自己随时会把它扯下来,如果我坚持让他戴,他也会戴,如果这样,他也许能够活下来,因为他的这个病,最主要的还是氧气不足,但是,所有的如果,都没有机会了。但是你,如果你还守护在老人身边,你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让老人的末日推后,推后,再推后!

 

最后,提醒守在老人身边的子女们,平时多陪陪老人,你也许只是春节回去陪老人,春节只是7天,但是一年中的其余360天,你都不知道老人是怎么过来的?还有就是千万不要让老人受气,千万不要和老人讲道理。你做到这些,老人过世以后就没有什么愧疚和遗憾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糜崇贵

糜崇贵

1935-2017
云南昭通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7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