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糜氏祠堂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3506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3506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245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糜祖明]于2017年 12月 04日创建    馆长:[糜祖明]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我为什么会对父亲的过世耿耿于怀?优秀祭文推荐

糜祖明 于2017-12-04 22:03:14发表

 父亲已经过世38天,进入第六个“七”天,我为什么还耿耿于怀呢?

在家乡,有亲朋好友安慰我说,父亲83岁了,算高寿了,应该高兴才对,丧事应该当作喜事办。我没有吭声,明明死了一个人,死的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我怎么可能高兴?怎么可能当喜事办?我说我办不了,更高兴不起来。

当然,我也知道,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一个人的死亡,更何况是老人。但是延长一个人的死亡时间,是可以做到的。我也没有力量可以阻止父亲的死亡,但是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延长父亲死亡的时间,只是有些事情我们当时大意,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嫌麻烦,没有去做。

大概是在2016年国庆,我回去看我父亲的时候,父亲的状况不是很好,正好小猴儿(黄训端)的女儿出嫁,张述伦五哥是总管,我吃完九大碗站在干坎上,他和我聊起父亲的情况,说我父亲活不长的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年纪大的人,只要一加病,就没有希望,就会走。我一点都不相信他说的。我走到二爷家门口,二爷是父亲的亲弟弟,他问我墓地找到没有?我说没有,他说要快点找,时间不会长的了。我还是不相信。小猴儿家女儿婚事办完了,我看见小猴儿天天往我们家串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二哥告诉我,他是来看我父亲的情况,他家办九大碗的大火炉及其它家什还没有还回去,他天天来看我父亲的情况,如果不行了,过世了,他就不用去还这些家什了,我们家接着用。小猴儿看了几天,父亲没有走,他只能把这些家什还回庙子里面去,我看见他用手推车推着炉子在我们家门口经过,确实蛮辛苦的,不过没有办法,我父亲确实走不了。

 

父亲的状况慢慢有所好转,我回到昆明。朋友看见我的头发白的有点多,说我运气不好,要去找个大师算一下,转转运,就是算命先生了,在官渡古镇的一个村子里,我真的去了,是一个40多岁的妇女,她让我跪在一个神龛面前,手中烧香,嘴中念念有词,但是我听不懂,念完以后她跟说了一下事业和婚姻的事情,事业上这两年要小心谨慎,基本上不会顺利。感情上我就不在这里说了。然后他专门告诉我,三年之内要披麻戴孝。从算命先生家里出来以后,我就想,父亲应该还能活三年,至少两年可以吧。这个东西一直留在我的心里,或许也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原因之一。

我在原先的文章中也说过,父亲非常不想走,非常留恋这个世界,平时他也经常这样说:要是能够再活几年就好了。还有从他去世时留下的几滴眼泪,也能够看得出来,父亲不想走。既然父亲不想走,我们就应该想办法留住他。父亲过世后我回到昆明,发现好几个朋友的父亲,比父亲年龄大,在昆明活的好好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接到昆明?还说他们的父亲如果在镇雄老家,早就过世了。我想起镇雄老家的气候,真是冷的受不了,晚上睡觉如果不用电热毯,第二天起来脚都是冷的。老家的冬天,必须随时坐在火炉边,就是回风炉边上了,里面烧煤,煤烟通过一根管道伸到屋顶,转弯到窗子排出去。这种炉子烧洋芋,烧包谷吃非常方便,天天都可以烧。但是由于做饭时,尤其是烧洋芋和烧包谷时,煤烟会进入房间,晚上,管道接口处的煤烟也会漏到房间,致使房间里一直都充斥着煤烟,这个煤烟日积月累,会伤害人的支气管甚至肺,所以镇雄老家,患支气管、肺病,哮喘的人,在云南都是最多的,父亲也属于此类。而在昆明,气候比镇雄好,还有昆明哪家冬天烧回风炉了?没有。

那我为什么没有把父亲接到昆明呢?我之前咨询过一个专家,她说肺心病的人不宜长途坐车,我说可以带氧气袋啊,她说氧气袋也不行。另外就是母亲也反对,担心父亲死在外面,父亲也很犹豫。不过如果我做主把他接到昆明,亲自去接,他也会来,再如果接到昆明以后,再去版纳住个把月,父亲更是死不了。父亲的病最怕冷,西双版纳的冬天,相当于镇雄的夏天,不冷。西双版纳是一个治疗支气管、哮喘、干咳的好地方,全国很多这样的病人到了西双版纳以后,不去医院,病就自然好了。很多人觉得奇怪,实际上一点都不奇怪。支气管、哮喘病人最怕冷,最怕缺氧,而西双版纳不冷,植被全是原始森林,是一个天然的大氧吧,生活在这里不用戴氧气面罩,天天吸氧,吸天然的氧,这类病就不知不觉治好了。我有一年干咳,跑遍昆明的大医院,找过很多呼吸科的专家,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有一次我去版纳出差,呆了一个星期,回到昆明就不干咳了,我找原因,原来是去了趟版纳。版纳的空气潮湿,含氧多,潮湿含氧量高的空气,进入你干燥的支气管,就慢慢把支气管养好了,就没有干咳了。

 

所以父亲的晚年没有接到昆明甚至版纳,也是我耿耿于怀的原因之一。

我耿耿于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强制父亲吸氧,即便父亲因为年龄太大,不能来到昆明甚至版纳这样的地方,也应该强制让父亲在家中吸氧。这个也不是我说的,是专家说的,我基本上跑遍了昆明各大医院呼吸科的专家,这些专家都说,对于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没有其它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吸氧,天天吸,白天吸,晚上吸,每天的吸氧时间不能少于16个小时。但是像父亲这样的老人,完全像个小孩子,所以老小老小,就是老人和小孩差不多,就是不听话,有时候就是不吸,坚决不吸,有时候还会发脾气,看见子女在的时候就装模作样吸一会,没有人的时候就痛快的取下来。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让我父亲吸氧,跟让我女儿做作业一样难,都是能不做就不做。女儿不做作业也许没有大问题,但是父亲不吸氧肯定是大问题,就是要了他的命。

 

父母年纪大了,是需要管理的,作为子女,如何管理好父母,仍然需要一些智慧,需要人性化关怀,有时候还是要严格一些,实际上也是为他们好。


上一篇 下一篇
糜崇贵

糜崇贵

1935-2017
云南昭通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7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