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慈母纪念馆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6762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6762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0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亲情指数为二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杨敬学]于2018年 04月 05日创建    馆长:[杨敬学]  管理员:暂无

【生平介绍】

姓名:杨玉珍
性别:
民族:
籍贯:辽宁葫芦岛
别名:
职业:农民
生辰: 1945-01-15
出生地点: 辽宁省绥中县高台乡
忌日:2018-02-24
安葬地点:绥中县冯万村留窝棚果树地

我的母亲叫杨玉珍,出生于农历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初二戌时,阳历是1945年1月15日。当母亲还在姥姥腹中没有出生时,姥爷因在伪满洲国当警察被抓走,后来始终没有音讯,可能早已命丧黄泉了。母亲一生中也没有见过她的亲生父亲,只看过一次照片。姥爷家在绥中县高台堡乡胡家村凉水泉子屯,母亲在那里出生。姥姥对母亲的奶奶很好,母亲和大姨还参加了她们奶奶的葬礼。后来因姥爷失踪的原因,姥姥带着3女1子回到了她娘家所在地沙河乡冯万村万屯住。姨姥终生未嫁,帮姥姥抚养4个孩子。母亲的姥爷是因瘫痪去世的,姨姥也于1987年冬季患脑血栓到1992年冬季去世。大姨也有轻微脑血栓,母亲也不例外,可能是家族病。 母亲一生任劳任怨,勤俭持家,与父亲和睦相处48载。母亲心地善良,时常接济身边的困难户。年轻时母亲经常洗衣到深夜,抚养2子1女照顾3位老人。母亲做饭好吃,父亲时常夸奖,母亲晚年到2014年5月份因身体不便才停止做饭。 母亲有两个姐姐,大姐叫杨玉勤,二姐叫杨玉兰,有一个哥哥叫杨玉华。1944年6月份姥姥怀着母亲的同时,姥爷被抓走失踪。母亲的下门牙有2排,可能是与她父亲无缘吧。1945年1月15日母亲出生了,取名叫杨玉珍,珍字有3撇,母亲一生刚好因病住院3次。1953年—1956年母亲在冯万小学读书,贪玩儿,不爱学习,识字很少。因姥姥在大舅家,母亲给大舅写过几封信。1962年母亲长大成人参加生产队劳动。1965年母亲与二姨一起生活,都是母亲做饭。母亲还到大台山果树农场做小工,进行果树嫁接,每天能挣8毛钱。有一次带中午饭时,因芹菜坏了,母亲吃后呕吐厉害。因生活贫困,母亲还吃过棉籽油。大舅成家后,姥姥到锦西和大舅生活,大舅在锦西石油五厂催化车间上班。大姨当了小学教师,晚年又到沈阳与孙女生活去了。大姨有2个儿子1个女儿,都在教育系统工作。二姨因文革时学校被解散,耽误了一生,后来当了一段代课教师。1968年母亲与二姨步行走到大姨家看望大姨刚出生的儿子,去塔山乡小庄子村,因没有地方住,来回68里的路程,脚都走出血泡了。那个年代没有通车,也没有自行车,出门都是步行。 在生产队劳动期间,母亲和父亲产生爱慕之情,母亲让我三姑给父亲稍去一个纸条,想和父亲谈谈。1970年5月母亲和父亲喜结良缘,因奶奶家还有二叔、三姑、老姑、老叔人口多,住房紧张,父母就租房到万忠山家中。1971年1月23日我在那里出生了,母亲在洗脚时感觉要生孩子,父亲去找接生婆。我很快就出生了,胎盘埋在了屋地下。大姨父给我取名叫杨敬学。姨姥多次给送柴火,母亲坐月子时很苦,没有什么吃的。估计连鸡蛋都吃不到的,那一代人很苦。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爷爷就是饿死的。因万大爷有一个傻儿子,不能久住,决定搬家。1972年农历二月二十八日,在青年点万世立家中,二弟杨敬军出生了。不久再次搬家,1973年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小妹杨丽娜在万文荣家出生,据说那屋子吊死过人。姨姥去请马德友媳妇接生,当到来时,小妹已经出生了。我4岁时很淘气,把尿盆子的尿倒进了万文荣家的洋井里,母亲为此压了很长时间的水。1974年父母第四次搬到耿永清家居住,姨姥也住在那里。房子有大舅一半,有舅老爷一半,我们住的是大舅的,也交了房租。姨姥养了许多兔子,还有许多杏树和一个葡萄树。父亲有时到县城卖东西,小时候我们就到路边去接,还差点走丢了。 1976年5月,父母筹集1700元钱购买了现住址的五间房子,房主叫万文山。前后院很大,房东方还有一个水坑。后来二弟给填平圈了院墙种菜了。左边是田忠家,后来田家搬走后万荣新家来居住,我们初中还同学2年。右边是万世昌的父母家,后来耿宝伟家居住了。二弟在舅老爷家放火了,母亲与舅姥因此吵架了。幸好买了房子,父母决定快速搬家。姥姥、母亲和我在新房子找到二弟,他面朝东坐在猪圈门下,屁股下有一盒火柴。1976年夏天我们就搬到新家了,这是父母第五次搬家。记得父亲抗着大锅,姨姥拿着炕席,我背着一包点心,搬家是不空口的。母亲领着二弟和小妹。受唐山大地震影响,我们在院外也搭了地震棚。毛主席逝世时把我家的喇叭拉到老田家的树上听新闻。 1978年8月份我到冯万小学读书,开学第一天母亲把我送到学校,冯常杰老师家访,班主任是张连云老师。母亲本想让二弟与我一起上学,但二弟不干。母亲在我读书的12年间,除了锦州的4年以外,每日起早做饭8年。母亲还要参加生产队劳动,父亲、母亲找人把前后院的院墙穿了起来。有人干活早饭拉豆腐时都是我与母亲在3时起床,我拿手电照亮,母亲担豆腐。后来我有劲了,就用自行车推豆腐,母亲就不用担了。 1980年生产队解体,人员分为3个生产组,父亲的组分了一匹骡子和2匹马,后来老马卖给了万世森,小白马卖给了耿英。因小白马不会拉车,在万文华院外翻车了,被耿英活活打死,马肉分吃了。大骡子被我家花960元钱买下,种地、拉脚很效力,后来干不动活就卖掉了。母亲也和我们到食品公司送兔子,可以领白面。二弟后来买了一头毛驴,母亲还被驴踢过,但没有大事,惊吓过度。毛驴后来因吃了药花生种,干活没有劲就卖掉了。二弟买了弄用机具。 1986年我到沙河中学读书,母亲早起为我做饭,还要拿饭盒。同年在北山开始栽果树。父亲连任冯万村主任12年,到1998年卸任。母亲经常领着我们兄妹3人到大百货二楼做衣服,都是步行而去。中午买些面包,我们吃的很香。有时也卖些鸡蛋、大鹅,换取零花钱。 1987年姨姥因脑血栓在绥中县医院住院15天,母亲、二弟、我也去护理。出院后基本不能干活了,5年后去世了。1987年因冰雹果树被砸伤,后来有的恢复了。当时国家提倡栽果树,后来也出了一些钱。有几年时间父母靠种地瓜,拉粉,卖粉谋生,冬天捶打粉条很辛苦,我有时帮着捡掉在地上的粉条。偶尔父亲赶大车出门回来晚了,母亲都要带着我们去接应一下。 1988年夏季二弟因不爱读书,辍学在家开始从事生产劳动。母亲和二弟开荒种稻子。 1989年我考入锦州市财经学校计划统计专业89-4班,开学前包饺子请二叔、老叔全家吃饭,那时还没有升学宴。4月12日父亲患颈椎骨质增生,在老姑家住一段时间,到附近工业医院进行治疗。当年连续89天大旱,农作物减产,大灾之年。从此我一直在外读书,1993年参加工作,回家时间越来越少了。在锦州读书的某个假期,父母抽空带我到王仲举家做一个粉瘤手术,花20元钱。伤口很深,二次打麻药,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1990年10月5日,姥姥因病在大舅家去世,父母、二弟和二姨、大姨前去料理丧事。事后父亲和大舅妈吵了一架,从此断绝往来。母亲偷偷给姥姥烧纸,到锦西笊篱山也上过坟。 1991年下半年姨姥瘫痪了,母亲侍奉半年多。冬天都到水库洗屎尿衣服,付出了很多。那时候还没有尿不湿,也没有卫生纸。 1992年1月12日姨姥因病去世,1月13日上午火化,因姨姥是五保户,无儿无女,下葬时是母亲打的灵幡。在3月份,父亲请人将原来的五间老房子进行翻盖,重新盖了六间房子。48岁的母亲记忆力开始下降。 1993年9月7日我分配到葫芦岛锌厂制团分厂业务组上班,由学生变成了职工。 1994年1月1日二弟和徐红举行婚礼,从此母亲做了婆婆。9月19日侄女杨婷出生,母亲对长孙女很疼爱。有时回家看望父母,母亲也送我到路边回厂上班。后院每年卖李子也能出点钱,有人来收购。后来把树放掉了,二弟把后院盖起了猪圈。 1996年1月9日祖母去世,火化时母亲也去了火化场。同年小妹与张永辉结婚。4月17日我与王丽英登记结婚。在给英调工作期间,父母很关心。7月27日在子夜大酒店招待单位职工,父母和二弟到场。当天与父母到望海寺海边照相。1997年7月份英调转成功,9月份分配到电解锌浸出车间过滤工段上班。同年小妹女儿张旭出生。 1998年父亲离开工作12年之久的村委会,年底在家中为我和英举办了婚礼。 1999年大旱,因家中没有收成,我决定将英工资存折借二弟使用。在看北住宅平房时父母来过。 2000年我与英按揭贷款5万元,在宏业社区阀门厂购买了73.26平的二节楼房。12月13日搬家,父母、二弟和杨婷到场。 2002年杨凯出生,由父母看管。同年张茜程出生。母亲和我、英到大姨家找人看事。2003年闹非典,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家。 2004年父亲因椎管狭窄在绥中县工业医院住院2个月,我给2000元钱,由母亲陪护。同年大舅妈因脑出血去世。 2005年3月我和英到天津曹开镛中医男科门诊部体检,母亲很挂念。7月份英患缺铁性贫血在锦州市中心医院住院1个月治愈。出院后母亲和小妹来家中看望。同年小妹因宫外孕在绥中县医院进行手术。 2006年小妹家翻盖新房,母亲帮助做饭。3月份徐红住院,父母很伤心。7月份因杨婷在龙港区实验小学读书,母亲在我家陪护一周。 2007年8月份,二弟对院墙进行翻建。10月15日—21日母亲因脑梗塞在绥中县医院住院6天,我陪护5夜。11月22日母亲病愈,能做饭了。我给母亲1000元钱。母亲为我留粽子,连煮了5天,我回去后吃到了。父亲有一次不小心把后门关上了,没有看见母亲,母亲不能回屋,着急哭了,出来后决定到小妹家呆了7天。 2008年5月6日—9日,母亲到县医院复诊无事,小妹给买了血压计,母亲腿开始浮肿。11月7日开始用黄金九号。 2010年母亲来看女儿惠评。这是母亲最后一次来我家。母亲服用陆陆通治疗效果还可以,维持了4年较好状态。 2015年4月22日午后14时,我和二弟、小妹、徐红带母亲到绥中县医院检查身体。二弟与杨月菊进行联系,经医生安排到后楼做了CT,还是老毛病。要住院观察15天,打点滴进行治疗。我决定放弃15时27分回葫芦岛的车票,先陪护母亲住院。从22日到25日早上由我陪护。25日晚上由小妹陪护,25日下午我们回葫芦岛。26日晚上由二弟陪护。27日—29日5时30分由我陪护。29日到30日晚上由二弟陪护。在5月1日晚上到3日5时30分由我陪护。3日晚上由徐红陪护,4日晚上由二弟陪护,4日白天由小妹陪护。28日杨婷回来,陪护2天,5月1日杨婷回沈阳打工。张旭29日和5月1日、2日陪护3天。杨凯多次看望,父亲2次看望母亲。医生给开了5种药,白天打4袋点滴。二弟给母亲洗脚,小妹给母亲洗头。我买了折叠床、茶缸、水壶、水桶、矿泉水2包,28日中午还买了饺子,平时到医院食堂打饭。老姑和老姑父、二审、老婶、耿阳、江国程夫妇、二姨和韩辉、杨丽新、杨丽敏、万立媳妇陈立娟、毕文娜先后到医院看望,既买了水果又给了钱。徐红母亲也去看望。在打点滴过程中母亲出现了手指甲发青的情况,可能与血液循环慢有关。我一般都带母亲到厕所,母亲说有把手能借上力。母亲定于2015年5月5日出院。5日早上张永辉把小妹送到医院护理母亲,上午母亲把点滴打完,又开了600多元的口服药,二弟把物品收拾好搬到车内。小妹、二弟扶着母亲乘电梯下楼走到医院门口,上车后回到家里。全部费用1.8万元,报销后花6000元,停车费有200元。中午母亲吃了一碗半大米饭,徐红给做了菜。下午小妹打来电话说明母亲已出院情况。晚上我与二弟和母亲通电话,英与母亲通话。母亲反应正常,住院治疗效果很好。 2015年11月4日16时左右,二弟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说母亲又犯病了。17时二弟在电话中哭诉母亲得了脑室出血,让我打车快速回去。我用200元钱打车走高速公路在18时许就赶到县医院。在一楼电梯口遇见王勇,他是回去取单人床的,给母亲住院陪护用。二弟腰脱犯了,老姑父、老姑也都在医院看望母亲。晚上二弟、小妹、王勇我们到饺子馆吃饭,二弟说因酸菜缸位置问题母亲可能生气了,怕妨碍影响吃药。母亲告诉父亲说自己添病了。母亲住院地址是绥中县医院4楼435房间靠窗户的床。母亲下了导尿管,只见母亲躺在病床上,头部在不停地动,左眼微睁,右眼还正常。这次犯病右腿不好使,估计是左脑出血了。每天都打12瓶左右点滴,后半夜3点和上午9点有快滴的。6日开始还有用仪器监控打点滴的。母亲一直在吸氧,心电图和血压都在监测。4日和5日体温在38℃,6日开始降下来在37.5℃多点。用酒精兑温水物理降温。徐红说父亲在家里哭,5日二审、老婶、王娟、父亲都来看望母亲。7日老姑父给送饭,老叔来看望。5日、6日母亲早饭喝点粥,7日早饭我喂一小碗鸡蛋糕,都吃了。又喂了枣糕、小馒头。小妹喂点香蕉。杨婷白天天天陪护,4日晚上我和徐红陪护,5日、6日、7日晚上我和小妹陪护,8日母亲由二弟喂饭吃不少,氧气停用,晚上二弟和徐红陪护,晚上母亲说胡话,与已去世的人有关,二弟又把小妹接回来,母亲流出眼泪,小妹又回家了。7日小妹和二弟给买了防褥疮的气垫床,花603元。我把大衣和毛毯拿到医院去,把医院窗户缝粘上,有冷风进来。9日小妹用开塞露帮母亲解大便一次,我给二弟一些母亲住院费,晚上我和小妹陪护,母亲吃不点饼干和香蕉。我找人给母亲看事说能过着年。2015年11月10日14时二弟打电话说父亲同意母亲出院回家打点滴。顾用救护车280元钱送到家。二弟给母亲买了装老衣服用1200元钱。我向王厂长、高书记、张厂长、薄厂长、王政说明情况,把业务交给苏继明处理。我们花350元钱打车回家。二叔、老叔、二婶、老婶、王勇来看望母亲。二弟给大姨父打电话说明情况。打点滴时我发现及时才没有造成空气进入循环系统。母亲尿了一次,父亲看护一夜,给喂水。二弟、小妹看护前半夜,我看护后半夜。11日上午,老姑通知新哥、芬姐来看望母亲。二姨、二姨父、韩辉也来看望,二姨拄拐棍了。我查询母亲生物钟情况,从11月4日到11月15日都处于低潮。最好时间是11月23日,让父亲、二弟也看了一下。11月12日我和二弟给姥姥、姨姥上坟后,到留窝棚果树地看一下,母亲坟地初步定一下。东南邻居有万金生老夫妻,西南邻居是万忠田。远处东方有一片树林,南方有一个小沟,高压线塔离得很远。早上大民哥和丽姐、杨娟来看望母亲,中午杨丽敏,下午杨丽新也来看望母亲。母亲打点滴没有停止过。我把大板床擦了一下,天气始终不开晴。12日和父亲发生误会,22时全家人进行深层次沟通,为母亲后事做准备。13日母亲继续打点滴,14日9时二弟送我们到车站,我回厂上班。15日晚上回家看望母亲还可以。21日回家看望母亲,二弟、杨婷、杨凯接站。给二弟又留下一些费用,用于母亲所需用品购买。在家打点滴费用1500元钱,二弟说母亲有时可以扶着坐一会儿。呼吸均匀了,看上去没有问题。小妹因猪下糕先回去了,母亲每天喝点粥、吃点香蕉、喝点米粉、奶和水。前几天一天大便4次。二弟说22日撤导尿管。28日中午回家看望母亲,坐7路车在冯万小学下车。花398元钱给母亲购买了砭石理疗帽。二弟说今天上午母亲特别清醒,也认识我了。徐红给喂饭和换尿布。父亲说母亲能嚼小块苹果了。29日早晨下了大雪,二弟送我到车站,我回厂上班。12月5日午后我回绥中县看望母亲,坐7路车回家,给母亲买了香蕉和小馒头饼干。从今天起母亲开始戴理疗帽了,晚上不戴,效果一夜睡眠很好。6日早上二弟送我到车站,我回厂上班。7日左右母亲大便一次,量多一些,因为有半个月没有大便了。13日晚上二弟来电话,说母亲有一周没有大便了。近日母亲胸部发生痉挛疼痛难忍,给喂了止痛药。二弟问是否还去医院,我说从美国购买了美国极酶快到了,只要血栓溶解了就不会疼痛了。理疗帽母亲还在戴,有些不得劲。12月14日小妹来电话说23日给婆母办73大寿,在绥中县饭店办。母亲和我通话了,气若游丝,我说近日回去看母亲。20日中午我回家看望母亲,母亲这几日爱坐着,也能吃一晚大米饭和菜了。小妹给买了按摩器,母亲右手能抬起一点了,说话也连贯了,右腿关节还疼。 2015年12月22日下午在锌厂办公楼前接到美国极酶药,费用768元,该药是从美国发货经海关检查后于20日从济南打包的,我是10日预定的,经过13天药才收到。买2袋小馒头饼干晚上回绥中县给母亲连药一起送回去,二弟和徐红接站,到家又吃了速冻饺子。从20时40分到22时20分多次用桃树枝、柳树枝、桑树枝熬的水给母亲热敷右脚、右手和右膝关节。死皮掉了许多,母亲说挺好。后来又洗了15天。在半夜给母亲吃一粒药,到12时30分母亲有点大便了,也许是药物的作用。父亲给收拾多遍,也没有休息好。母亲大小便的问题看药的情况再解决。 2016年1月8日中午小妹来电话,我和母亲通话,声音比上次有力了。晚上我们全家3人回绥中县看望母亲,给母亲买了香蕉和饼干。女儿在葫芦岛候车室很闹人,是临时借用售票厅改成的。但去站台时都是自己走的,出站时也是自己走的。二弟和杨凯接站,到家后徐红给蒸饺子吃。父亲说美国极酶药在母亲服用10天时就有效果了,坐起来不费力了,左手和左腿也稍微能活动了。也不那么疼痛了,不流口水了。父亲和二弟都要拿钱再次买药,最后我拿1100元钱,二弟拿1000元钱,购买4瓶费用2100元钱。小妹说1月4日没有来看母亲,5日来时母亲见到她放声大哭,证明母亲的情感恢复了。母亲能吃4个饺子了,不用喝菜粥了。9日贺文艺、常浩、徐英杰、徐敬芬和徐英杰儿子来给父亲祝寿。大姨给母亲买一个红色棉袄。从5月份开始母亲一日三餐,由徐红喂饭,小妹2天来一次。每次能吃10个饺子了。母亲从5月份开始用欧米伽3,脸色和肤色好转。好状态维持了一年多。 2017年10月初母亲吃饭张嘴费劲,每吨吃一碗饭,有时父亲喂饭,有时徐红喂饭。父亲也有高血压,经检查小脑萎缩。父亲的心脏不好,不能劳累。 2018年1月25日,徐红打电话要全家福照片,说母亲后背破了,吃八宝粥,张嘴费劲。晚上二弟打电话说大姨在27日办80大寿,又哭着说明母亲的身体情况很不好,后背流浓水烂了一大片,很痛苦。我说明天回家看看。不一会儿,小妹打电话来,说二弟也哭着给她打电话了,小妹说母亲得褥疮已经有一个月了,买了双氧水进行消毒。实际上褥疮用双氧水消毒是不正确的,不利于创面的愈合。小妹又新买一个新气泵,原来的使用2年多了,没有劲了。小妹说父亲有时也默默流泪,毕竟与母亲有近50年的感情了。 2018年1月26日上午,给赵大夫转账770元钱,给母亲买褥疮专用药膏2瓶。上午又买了火车票,晚上我乘坐2388次火车回绥中县家里,二弟和徐红接站。二弟和其他三家共同杀了一口猪,买回50斤肉,徐红让耿文斌做了红烧肉,又蒸了猪血。我吃了一些猪血,徐红给我倒了一杯茶,我又吃了一个白梨。把打印的褥疮治疗资料给徐红和父亲看了一下。家里人面对母亲的病情都没有好办法了,把希望寄托在专用药膏上。父亲今年工资涨到每年2400元了,比往年多了1000元,很高兴。徐红把钱取回后直接交给了父亲。27日早上我到七叔家拿来一瓶生理盐水和1个注射器,七叔没有要钱。父亲给徐红拿钱为母亲买八宝粥,我又给徐红一些钱给母亲买生活用品。上午10时,父亲给母亲处理褥疮,我看到有70平方厘米大了,很严重了。有浓水流出来,烂了很多肉。父亲用卫生纸擦拭时,母亲很痛。我把生理盐水预热后,用注射器抽出来两次给母亲冲洗,痛苦减轻一些。父亲用剃须刀片把附近腐肉割掉,然后用纱布盖好,再用胶布固定。母亲侧身躺着,神志很清醒,徐红说母亲早饭张大嘴吃的很香。我在午后回到葫芦岛家里,到小街大药房买了生理盐水五瓶,注射器5个,大粘贴20多个,胶布1个,棉签2袋,维生素一瓶,酒精棉3袋,方便袋3捆、小剪子1把和棉花一起装在箱里,等明天药到了一起用大客捎回去。母亲大去之期不远已。二弟问母亲,母亲打算葬在小果树地。2018年1月28日上午10时把药发到绥中县大客,二弟在12时接站取回。先邮来1瓶药,经查是快递没有发货,重新发货。赵老师药物还没有发过来,我先不等了。 2月2日我晚上回绥中看望母亲,因春节加车,在18:02分就上车了,在1号车厢,没有多少人。有一个女子也回绥中看望心梗的母亲,我们挨着坐,一路上谈了在外地照顾老人不容易,想在葫芦岛买房把她母亲接过来。下车后帮我拿棉花袋,她在保险公司上班,还要奔波一段时间。她女儿15岁读初三,一个人在家里学习,顾不上了。杨婷和二弟接站,路上二弟说近期腰疼,胃也疼。我和铁腰板联系了,充值卡给杨凯了。徐红炖的酸菜,味道还不错。父亲说母亲从伤口上药膏以后不流脓水了。我把空气净化器、棉花、香油和红糖拿回去。母亲很清醒,知道是我回去了。 2月3日我给母亲喂早饭,豆腐脑和大米饭,加一点香油。褥疮病人需要高蛋白,以补充营养流失。上午我和父亲给母亲换药,一天两遍,药膏用一半了。伤口抹了一点香油,外面又垫了棉花。二弟送我到路边,做1路车到火车站,乘坐9:59车回葫芦岛。车上与褥疮王老师联系定药膏一瓶。9日我坐火车回绥中县给母亲送药膏和二弟的铁腰板,在候车室遇见毕奎东也回绥中县。我在火车上花100元钱买了6只德州扒鸡,准备给二弟2只,小妹1只,拿回3只。徐红和万立夫人接站。19时下车,到家后二弟开始使用铁腰板,徐红使用按摩器,2瓶药膏交给父亲。在门外给4份太岁符送走,徐红给煮元宵,炒鸡蛋黄瓜片。徐红说母亲眼神发呆了。村里的困难户老人万文太死了,81岁,村里给盖了2间房子。丧葬总费用花2.1万元。二弟说给母亲的棺材要在4000元以上,老人的家要好一点的。叫一伙鼓乐就行,总费用大约在3万多。二弟说目前费用还没有着落,还有2万多紧急饥荒,可能还还不上。打算把肥猪处理一批就差不多了。徐红给别的人家的棺材铺过白布,用摁钉固定,给一点报酬。女儿打2次电话,英询问母亲病情。10日我喂母亲一半八宝粥,加一点香油,父亲喂另一半八宝粥。父亲给母亲换纸尿裤时,发现母亲大便了,有几个球便,还有一点流血,估计是最近吃八宝粥没有油水的原因。决定开始用王金山的褥疮药膏,父亲告诉二弟给母亲买桔子和香蕉。徐红送我到路边,坐1路车到火车站。2月12日—14日因母亲又有浓水从皮肤小眼流出,父亲和二弟决定停药3天了。母亲每天都高烧,靠扑热息痛降温,大量流汗多次。15日除夕下午16时我和父亲给母亲换药,大量使用药膏,药比较贵,还是有一些效果的。每次上药,母亲都很疼痛。除夕吃了一袋核桃奶和半瓶八宝粥。16日吃了剩余的半瓶八宝粥,二弟给喂半个饺子,父亲喂一些罐头和香蕉。我给母亲录像了,这是母亲最后一个春节了。二叔来看望母亲,说病情很重。17日早饭吃点菜,母亲反应很慢了,从1月初得褥疮已经一个半月了,面积大,不可能恢复了。女儿评评看到母亲左眼角流出眼泪,基本不能说话了。 2018年2月22日中午13时20分我正在家里午休,徐红打电话说母亲情况不好让打车回家。我走回办公室把电脑关掉,然后骑自行车返回家里。半路接到杨婷电话说坐史胜博车回来。史胜博打电话与我联系,过一会就到我家。英和评穿好衣服准备所需物品打包,我也换好衣服带上现金等候史胜博。过一会我们就上车了从葫芦岛高速出发,有一个多小时就到绥中县了,杨婷打电话说母亲暂时缓过来了。不一会我们从冯万小学门口回到二弟家里。二婶、二叔、老叔、老婶、老姑、老姑父、王勇已经在二弟家里等候。来到父母屋里,见到母亲已经穿上了装老衣服,横放在炕沿边,我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吃惊,气垫泵已经撤掉了。地上已经放好了地床,箱子、桌子和电视也拿走了,腾出地方放母亲。父亲说母亲早上吃了豆腐脑,上午开始大量呕吐黑水2次,发现情况不对就由徐红母亲打电话给二弟。父亲说母亲这次添病了。二弟早上也发现母亲不对劲,还录像一个小视频。告诉杨凯在家照看一下,二弟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徐红说给母亲穿衣服很费事,后背基本都烂掉了,发出阵阵恶臭,好不容易才把衣服穿好。二弟说穿衣服时母亲的状态很不好,怕穿不完就咽气。母亲依旧大口喘气,又呕吐一次,是二弟接的,都吐炕上了。小妹说母亲胳膊很细了,基本皮包骨。晚上叔叔们和老姑父留下了看着母亲的病情,我没有睡觉,并把所需资料整理好,为母亲后事做准备。 2月23日上午母亲依旧喘气,中午二弟和老叔、老姑父,我们一起到三菊花棺材铺为母亲选棺材,因六股河堵车,就从沿海高速绕道走,二弟因没有休息好说头痛,让我买酸梨2斤,老叔买糖葫芦4个。到棺材铺后,我开始挑选。二弟也想给母亲买好一点的棺材,我们选定了带寿字的棺材,两边雕刻龙凤呈祥的图案,因王勇认识老板的儿子,价格由4500元钱降到4000元钱,二弟交了500元钱定金。对方负责大钉和炕席及防水布。我们回到家里,二叔、老叔继续留下了关注母亲的病情。母亲其实是感染了严重的败血症了,脓水进入血液循环了,呕吐、出汗、高烧。 母亲一直喘气到23日22时45分,二叔和我都发现母亲的眼神不对劲,不跟着人走了,翻白眼了,徐大姨用手电筒一照,发现左眼瞳孔有些放大,没有光照反应了。父亲决定喊睡觉中的二弟、小妹。我把情况向众人说明,通知母亲情况不好。都过来后,决定把母亲移到地床上,父亲早把凳子准备好了,我到后院把门板拿进屋里,安排放稳。徐红打电话通知陆颖过来。二弟和徐红给母亲整理身上的衣服,把纸尿裤拿出来,发现已经尿了。阵阵恶臭散发出来,我说就这样吧。陆颖把大烧纸铺三张,褥子和枕头、脚蹬子摆放在床上后,我包头,二弟抱身,二叔抱脚,大家把母亲移到地床上。怕母亲头部不适,先用一会原来的枕头。母亲依旧大喘气,没有咽气,我给开了路引和莲位,并且回避一会。老叔负责看时间,我再次回到母亲屋里,注意观察母亲的变化,突然发现母亲的双眼各喷出一滴眼泪,这是辞母泪。嘴巴也自动并上了,陆颖说人已经走了。母亲又吐气3次,左眼睛还有点没有闭紧,陆颖给合上。母亲就这样去世了,时间是2018年2月24日0时22分,阴历正月初九,丁亥日子时。陆颖给母亲按当地风俗带上戒指,拿上相关物品,在胸部放一些大烧纸,因消瘦有些瘪。然后在胸部放一盘黄豆,系上腰带、绊脚绳嘴里放大钱,蒙上遮脸布盖好苫单。

杨玉珍

杨玉珍

1945-2018
辽宁葫芦岛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