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妈妈70冥寿祭奠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4183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4183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302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蔡明]于2018年 01月 24日创建    馆长:[蔡明]  管理员:暂无

【生平介绍】

姓名:柏长罗
性别:
民族:
籍贯:江苏盐城
别名:柏树林
职业:农民
生辰: 1949-01-21
出生地点: 盐城大丰丰富大队老四队
忌日:2006-10-27
安葬地点:盐城大丰引水老七队公墓

十一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个日子我们永远不会忘记—2006年10月27日,那是母亲遇难的日子,也是母亲的祭日,更是我们全家的哀悼日。那天傍晚,父亲骑着摩托车载着母亲去十几公里外的亲戚家出礼,在路途中与一辆收棉花的拖拉机发生碰撞,母亲当时被撞飞,头颅碰到路边的树杆上就再也没有醒来。父亲也是浑身多处骨折,肋骨断了两根,胸腔严重积水,幸亏抢救及时才保全了生命。 我的母亲和天下许许多多普通母亲一样平凡而又伟大,善良、勤劳、朴实,持家是她们与生俱来的优良品德。母亲的命运非常坎坷,十二岁时她的妈妈就因病撇下她和两个妹妹及一个弟弟离开了人世。从此学习优异的她不得不辍学回家,帮助她父亲把持那个破碎的家,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当时最小的妹妹才几个月大,是母亲用她那柔弱幼小的身体扛起了生活的重担,既当姐又当“妈”,把弟弟妹妹拉扯大,供他们上学。在那种缺衣少食的艰苦年代里,母亲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的汗水和辛酸的泪水。她却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撑起了那片天空。每当母亲回忆起她小时候的经历时,脸上总是荡起异样的神情。我们也为母亲的付出感到骄傲,以至后来我的两个姨妈和舅舅对母亲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恩情结,都特别尊重受过苦难的老大姐。 童年记忆中的母亲对我们亲兄弟俩特别的“溺爱”,不让我们受半点伤害和委屈。有时和其它小孩争吵打架,他不管我们有理没理,总是袒护我们,训斥人家,犯了错误父亲体罚我们时,她也一味的庇护。我们知道不是母亲纵容我们,而是她从小饱尝了失去母亲疼爱的滋味,用超越常理的方式弥补在我和弟弟身上。在我们幼小的心灵深处,她那慈母形象就象一棵参天大树时刻保护着我们。小时候家境贫寒,母亲对我和弟弟的学习要求近乎苛刻,在学习用品方面,宁可自己节省的不买新衣服,吃不饱饭,基本也是有求必应,我想可能是圆她儿时未能读完书的愿望吧! 那时农村最好的娱乐就是生产队一年放一两次电影,那场景比现在的过年还热闹,每当此时母亲总会尽早的收工回家炒好癸花籽,再破例从珍藏已久的糙米罐里掏出两把白花花的大米伴着大麦片熬好粥,煮上几个难得的咸鸭蛋,让我和弟弟早早吃饱后,就带着我们来到场头。她知道我们心热,稍晚一点就顾不上吃饭了,其实电影放映还早,我们小伙伴一起围着两根支撑荧幕的竹杆嬉闹,追逐叫喊着,好不热闹,母亲看着我们开心的样子也很高兴。等到放映时,弟弟还没等加演片放完就睡着了,我也只能看一两盘片子就撑不住了。母亲怕夜晚我们着凉,就又扛着凳子,抱着弟弟搀扶着我提前回家。记忆中,为了我和弟弟,母亲没有看过一场完整的电影。他时时刻刻的呵护着我们兄弟俩,含辛茹苦把我和弟弟拉扯成人,刚过上好日子,可不幸却降临到她头上,没有来得及享受到儿女们孝敬的天伦之乐。 百善孝为先,现在我总算理解这句话的寓意。它体现在平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并非仅限于老人年迈时的照顾和关怀。只可惜我悟的太晚了,真是愧对母亲。母亲生前身体一直很好,没得过什么大病,头疼脑热,伤风感冒的小毛病她从不看医生,喝点开水就挺过去了。我从来也没有安慰问候过她,更不用说端茶递饭了。过年过节、生日时我也没买过礼物衣服送给她,当时总觉得她身体好,年龄又不大,不需要照顾和孝敬。我们小孩要上学,生活压力大,没必要乱“花”钱。等她将来老了再好好赡养也不迟,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愚昧。“老人不图儿女为她做多大贡献,哪怕帮妈妈涮涮筷子洗洗碗,捶捶后背揉揉肩”我们经常哼着这首熟悉的旋律,可现实中却忽略了自己身边的父母,往事已成空,独留两行泪。后悔的眼泪抚平不了内心的慰藉,痛苦的追忆无法挽回对母亲的愧疚。养儿方知报娘恩,早已为人父亲的我除了懊悔当初对母亲的冷漠,却永远没有了尽孝的机会。 忙碌了一生的母亲,刚过上幸福的好日子,可她却被无情的车祸夺去了生命,在灾难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母亲的消然离去,除了精神上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伤痛,生活中更是无从适应。习惯了她做的饭菜的口味,习惯了她料理的家务,习惯了她和我们唠着的家常。如今望着母亲生前遗留下的生活物品,睹物思亲,更是徒添了几分人去楼空的凄凉。 多少次聆听母亲给我们做人的道理,多少次全家聚在一起的合家亲情,多少次梦见母亲的音容笑貌,醒来时却是泪水打湿了枕巾,只留下对母亲无尽的思念!回到现实,母亲确实离开了我们,她走的那样的悄无声息,那样的匆忙,犹如一片悄然飘落的树叶,在不幸的车祸中走完了她短暂的生命旅程,没有给儿女留下一天伺候、照顾她的义务。我们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淡忘对母亲的怀念。多年来,她还和生前一样活在我们全家人的心中。苍白的语言寄托不了对母亲的哀思,无助的泪水表达不了内心的悲痛! 母亲,安息吧!我们永远缅怀你!

柏长罗

柏长罗

1949-2006
江苏盐城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