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于忠清纪念馆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3615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3615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242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为高级馆,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扣优惠。该高级馆亲情指数为五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上折之六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王永臣]于2017年 12月 14日创建    馆长:[王永臣]  管理员:[周卫华

【生平介绍】

姓名:于忠清
性别:
民族:
籍贯:黑龙江绥化
别名:忠清
职业:农民
生辰: 1956-08-29
出生地点: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民吉乡兴安村二组
忌日:2017-11-06
安葬地点: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双河镇西南村一组南松树林

于氏忠清妈妈回忆录 河北。双河。四方台。北安。绥化。大庆。友谊。哈尔滨。 农历1956年7月24日-2017年9月18日 阳历1956年8月29日-2017年11月6日 曾经如花的少女、 昔日粗犷的壮汉。 一个懂事的青年, 一个花季的儿媳, 一个懵懂的老孙儿。 缘份穿起心中的期盼。 这是一个真实的里程, 伴随白山黑水森林草浪, 皑皑白雪,金黄稻香。 这是一个虚幻的年华, 是那么古老悠远神秘苍凉。 这是一段无名的还在继续的故事, 在尘封的记忆中绽放。 这是一首生命的史诗, 浓缩了人生的感悟与悲壮。                           妈妈的身体     记事起她和我一样,肚子总不好,据说因为怀我的时候,油茶面喝多了,那个时候,对于这里的农民,哪有好的营养食品,爸爸迫于生计出去干活,身怀六甲的她就喝这个。她的指甲从我记事起就像贝壳反过来一样,说是缺乏某种元素,找不到原因,这使得她的劳动很艰难,因为指甲经常会裂开,干活的时候用塑料布包上。儿时的农村没有洗浴,所以只能家里弄个澡盆,或者去大河里去洗澡,她不会游泳,后来也渐渐不洗澡,到大庆儿媳领她去洗浴,几分钟就出来,用她的解释,洗澡就会生病。但是她怕城里人嫌她脏还是去了。她的性格,最害怕别人嫌她这个那个。今年今年的夏季,我在老家买了一个户外能洗澡的设施,她说她洗过一次,我很高兴。她把人情,事情做的很干净,却自己拖着疲于打理的身体。结婚后儿媳只要省亲到家,就把所有的家务接过来,收拾屋子,洗各种衣被,接管厨房,一次儿媳不怎么吃饭,她得知是她把菜盆放进了脏水桶里导致,得知原因的她大哭了一场,这很无奈,因为习惯的关系。她把她严重晕车,但还坚持去大庆看我,我在大庆的条件有所改善,我在让区银亿租了一室,房租户姓张,家里有一个阿姨和她很处的来。那一次她说,这地方挺好,我再也不回去了,这句话现在想想好激动,但她心里有重担,很快变卦了,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农村的家,我还没有伴侣和结婚等等。她每天给我穿衣系鞋带子一直坚持到我上高中,每天上学都有热水洗脸,睡觉都有热乎被窝,我睡觉需要铺俩被褥,我怕硬炕,还记得小时候她忙完活,进屋看到热乎被窝的我,在我的脸上深情一吻。但是她始终都是一块半截小褥子,165的个子褥子不过90公分并且很薄,可能也习惯了。她走后,我看到这被扔在了坟地不远的地方,可能是女人的习惯,这个习惯伴随了她的一生。记得我的舅舅曾经说过,她还是姑娘的时候,头上长过一个大脓包,叫蝲蝲蛄疮,被大夫一刀割开,她一声惨叫大骂张大夫,而这个大夫早已不在。上高中停学她和我去取学校的物品,买了两块月饼,我没有吃,她边吃边笑说,我心真大,还能吃进去。中年时有腹件炎,心脏也不好,脑袋疼,胆囊也不好。记忆中她经常拔罐子,给别人最平常的印象,并不是年轻时貌若天仙的容貌,而是枯草般的头发,满脸病痛的皱纹和红色罐子印记,锈红呆滞的眼睛,一个大罐头瓶子和一个小雪花膏的瓶子是常年必备,后来我买了一套哈慈磁疗罐,起初还用过几次。最长吃的药就是解热止疼片和心得安,用来缓解过劳身体的不适。她一直吃甲硝唑治疗牙龈发炎,也偶尔吃雷米锋,6542和西米替丁,降压药始终没有断。如果她和我坏肚子了就烧几片解热镇痛片,立刻就好了,用她的话是这个药补肚子。她经常上火,她的牙齿牙冠已经碎掉,去双河医院治牙叫扣牙揸子,她来到了医院,大夫打上了麻药,但是似乎麻药抵抗,也或者用的只是安痛定,并没有起到麻醉效果,大夫刀子,钳子一上,唉呀妈呀,痛的差点晕过去,就这样一颗通过医生处理的牙齿,在她的眼里再也不相信牙医了。其余牙齿大部分都根部留在肉里,而没了牙冠,除了前,下几个坐骨生牙和几颗恒牙,上牙在2011年就基本没有。吃饭就用半拉茬子对付。这使得牙根经常起牙疖子,由此导致一生挥之不掉的更大的痛苦。记忆中屯子里来过一个会足疗的,说用板子按摩足底可以治病,她便深信不疑,并自己做了几个按摩板,开始自己按摩脚底,我也帮助她按摩,那个时候的她还有一颗爱美之心,他打过耳洞,但终生没有带过金子,她喜欢烫头,年纪还轻的时候就白发苍苍,她喜欢染发烫发,但由于一次她刚染完头发我给她用了成袋的洗发膏,导致了她的过敏,脑袋的严重水肿,从那以后,只有我结婚那段时,挺着过敏,染了头发。而后哥们张平给她买过植物染发膏,她也没有使用。大庆师母给她很多安安的用品,但多数由于放过期而扔掉,可能早已没有姑娘时爱美的心思。她柴草扎过眼睛,老牛踩过腿,走路卡过膝盖,走前十多天摔过胳膊,但她都一声不响说没事,爸爸看到手掌发青她才说出实情。她身体无名的疼痛太多,血压高,用她的话就是疼汇螚了,一台电子血压计伴随她终生,每天时不时量一次血压。12年去绥化第一医院检查,血脂高,血压高腹部有一包块,大夫开了一些降血脂,调理神经的药病情得以缓解,后来到大庆去过大医院和人民医院也检查过血液生化和肝肾功,没有大的问题。2015年的年末得了焦虑证,大家都没有发现,只是觉得她不爱出屋,不和别人沟通,16年严重失眠,而且耳后疼痛,老爸领去绥化第一医院做的检查,除了轻微脑梗,并没有什么结果,我买了一些药品和同学日本的药品都无济于事,16年10月份准备去大庆看一看,到大庆之前在绥化李四姐的火疗店,四姐给她做了火疗,给了一些权健药品,但她觉得没有什么作用,也谢绝了四姐再次无偿治疗,四姐在她去大庆时给了她钱,用四姐的话说,吃我二婶的奶长大,我得管。到了大庆,大医院检查的结果是焦虑症,她觉得可能是各种中毒,又去了龙南医院化验了微量元素和血铅,但结果只是轻微缺钙,到了三医院疾病防控中心,大夫给开了一些抗抑郁的药品,从那时起,各种睡眠药和抗抑郁药挥之不去,而后爸爸又领她去过绥化中医院,开了一些中药,但是只是缓解,随着病情的加重, 2017年6月去了哈尔滨第一专科医院,之后反而不断加重。 她走后,我发现之前的检查票据早已不见,这也预示着一些不详,但我没意识到她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期间儿媳用自己父母的医疗卡也为她买过一些药品,但对于她,她肩上太多大山,身上很多疾病,她很想摆脱这些疾病,来支撑大山的重量。乃至她和我共同作战,始终没能逃脱折磨。弥留之际的她,大小便费劲,气短,浑身痛,严重焦虑以经没有治疗的心思,不吃镇痛药,不再拔罐,乃至不再吃任何抗抑郁药品,不允许我在买药,我坚持坚持买药,让我迷住心智,没有发现她轻生端倪。                             妈妈的爱好        她信仰基督教,在我6岁的时候,就领我去东屯教会,曾经做过童工,也是人生最辉煌的事情,她写字都很好看,虽然留下遗言的字条歪歪扭扭,但在我心中她的字是最漂亮的。她会唱的主歌很多,大多歌曲她都一个腔调,但很少有她哼唱时候的记忆,或许没有快乐的原因,去双河聚会算是她的大事,奉献屈指可数的钱也会一一向我说明,那一年,她貌似找到了人生的信仰巅峰,她买了很多书籍,包括一本残存的《云柱与火柱》还有《福音新生》等我能记忆的书籍,她很刻苦的去做工,去带领姊妹祈祷和聚会,但是很快销声匿迹,原因是她的性格或者是深浅的机缘,去大庆看我的时候,我还领她去过圣保罗教堂。和房东阿姨照过几张相片, 今天从她的遗物中找到了几本书和一个书包,书包太过陈旧扔掉了,书是留给我的礼物我会放到车里;到现在她没了,我并没有了解到她到底喜欢吃什么。她喜欢扒鱼,我小的时候,她经常拿着扒网去河里,水沟里,池塘里扒鱼。工具是一个扒网,还有一个编筐,编筐有两个铁丝拎手,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来,超级饿,四处寻她不到,我听屯里的高玉刚大爷说她去扒鱼了,我就只能家门前等待,看着远处踉跄蹒跚回来的她,我立刻躺在了地上开始打滚闹,她把我拖进屋里,把弄到的满框山胖头鱼收拾了一些,开始炖了起来,这件事情发生在90年左右,但是依然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鱼。鱼肉甘甜,咸淡适中,浓浓的酱香味。我的四婶和她去东沟子扒鱼,当看到满地的鱼,四婶兴奋的说,我不是在做梦吧。她也喜欢钓鱼,据说曾经拿着鱼竿在南河钓过多次,但我没看到过。她也喜欢赌博,曾经玩过推牌九,三打一,扛旗等,那个时候也是农民普遍的娱乐形式。或许劳累了一天只有这时才有些情绪的释放,听她说那个时候筹码就是分字,一分二分五分的。手气好的时候窗台会摆满,但手气不好的时候呢,天晓得。她坚决不让我赌博,也就过年三天,能让我跟着玩几把。回到河北兴安村,我二舅家就可以放开了,因为那里更没有其他娱乐形式,吃完饭就直接奔卖店,那里会有各种赌博,我的二舅和两个哥哥可算是老手,很有天赋,能记住各种牌路,那里也是远近村里筹码最大的地方,但她并没有这方面优势,也是真没有把心思和精力放到这个身上。我婚后她也经常跟左邻右舍的婶婶阿姨们偶尔玩几把,消磨一下时光。她抽过烟,那种旱烟,用书纸卷上旱烟叶一支一支,但从来没有看到她抽过烟卷,可能因为贵,后来旱烟也戒了,因为信主和省钱。也偶尔喝口白酒,但很不胜酒力,记得曾经因为她喝醉一次酒,老爸把新买的棉袄烧了。她患焦虑症后直到和病魔战斗到最后,就没有再喝酒。她也喜欢大秧歌,年轻时在村里有片刻记忆她扭过,而她在教会也经常排练一些节目,唱歌跳舞。 她喜欢吃柿子饼,冻货,以及每一年过年烀的肘子肉,苦肠,猪肝,鱼,各种蔬菜,山楂糕,山楂罐头。或许是由于她牙不好,所以饮食也有所取向。而我最爱吃的就是酸菜烩猪肉和猪杂,鱼酱,她炒的土豆丝                            妈妈的金钱        从小对于钱的印象,我家借钱过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去我去大庆打工,也就是2000年。从小是抬钱过日子,那个时候抬3000,什么概念,满一年还4000.记得我上高中那一年,家里欠款5500元。去大庆的我基本自己能赚钱花,每次离家送我的绝不是眼泪,而是鲜红的人民币偷偷的塞进我兜,而后来给她钱也是偷偷让她藏起,因为只要有第三人,包括爸爸和她儿媳,这钱她绝对不会要。去大庆的第二年因为没了种地的本钱,家里的地包了出去,而她和爸爸去友谊打工去了,赚了几千块还了欠款。后来2009年末我订婚,她手里仅有的两万,和借款两万,凑了40000给我过了礼,结婚屯子接了16000元还钱和酒席钱并没有够。但还是还上了欠款。貌似日子好过了,我在2010年7月份由于孩子早产花了十几万,哈尔滨之行她去照顾了多日,除花销之外又给我5000元。估计那个时候她借款达到了10000元之多。第三年我们买楼又替我还了20000的借款。以前家里的收入很有限,家里共7亩半水田,3亩旱田,水田在90年代能出60袋子稻子,每袋140斤,那时每斤最低3毛,这8000斤稻子去掉口粮10袋,能卖2000多元,家里养了一个老母猪,每年下两窝小猪,能换1000多。再加上爸爸打鱼能赚一点,所有开销以外,家里还是被3000元欠款压着,一直没有还上。妈妈和爸爸养过兔子,养过鸡,鸭,鹅,猪,甚至有过牛,但这些都基本没有产生过利润。我的并不富裕的舅舅们和我的哥哥姐姐都给她钱,我的奶奶和婶婶大娘,姑姑们也给过,这些钱她都存了起来。17/11/11的今天,84岁的奶奶还拿着五百元来我家,要给她,说她住院需要钱,可老奶奶哪知,她和这个儿媳已经阴阳两隔,我们怕老人悲痛谎称她以住院,并拒绝了这份沉重的心意。每次商场买衣服,她从来不注重样子,只关注价格。一次去新玛特,看中了一件毛衣说这个毛衣挺好,但听完报价1380元立马说,哎呀妈呀,可不好,啥呀,因为她看错了一个零。省吃俭用但总给孙女买衣服,她买的衣服基本儿媳不给孩子穿,因为价值观和审美的差异,后来她不在提给孩子买衣服了,包含太多的无奈和无助。爸爸赚钱都由她来打理,暮年的她后来她走后,爸爸手里存5.5万元,是她们省吃俭用过艰苦岁月一分一分攒下的。日子好了,每年卖地,老保,六十岁开支,等等和我贴补她们的日子根本不用再苦,但她甚至已经等不到那天的夕阳。                             妈妈的劳动        我记事起,妈妈就负责地里的劳动,包括水田,旱田,和园子的所有活计,爸爸打鱼,出门打工,偶尔会帮忙,但很少。90年代养猪喂的多数都是粮食和野菜,没有任何添加剂,如玉米面,稻糠,灰菜,线菜,而和她一起采集猪食菜是我小的时候每天的活计,每天早晚各两大丝袋子。采遍附近的地头,河边,野地。春末一直到深秋,爸爸会每天捕回鱼,她起早挎着鱼框各个屯子卖鱼,多的时候会有上百斤,暮年她的耳朵后疼的痛苦难当,估计就是这么落下的毛病。她不会骑自行车,怎么练也不会,这点和我二哥于万臣挺像。如果能用自行车,也能减轻不少重量。冬季,每天她四点就起来开始烧房子,烧的是她四处筹措和地里有的稻草。每天至少需要8捆稻草。就在三年前,柴草垛的失火,妈妈患上了焦虑症,火可能惊了她的心灵,照坏了她的坚韧和憧憬.慢慢抑郁和身体多处功能衰弱并发,无法释怀.洗衣做饭收拾屋子,院子都是以她为主。她最不喜欢用电器煤气,除了一个电视,一个饭锅,几盏灯.家里有过三个煤气灶,一个买了10多年崭新的微波炉,儿媳妇偶尔用过几次的双桶洗衣机。其实是怕花电费,怕把电器弄坏心痛。和她一起去插秧,去割稻子,去铲地,去田里除草,她都是最快的,记得我和他去铲地,我会去500米以外的另一头去干活,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干,包括割稻子,我用的都是改造过的左手镰刀。                                 妈妈的人际        从小开始,我们每一年都要去河北兴安的二舅家她的娘家,因为那里才是她真正的故乡,她称二舅为河北二哥,姥姥还活着的时候,经常接济我们,总来给我们做饭看家,照顾我。有娘才有家,那个时候日子最苦,但她脸上总有笑容。姥姥后来老的走不了路,我用冰爬犁拉到我家,姥姥也要来照看我们。姥姥走的最后一眼她没有敢看,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惧怕这份离别。她称呼姥姥和我没见过面的姥爷为叔~,婶儿,因为怕自己命硬克到父母,这也是一种迷信的说法。我从小很多的记忆是二舅家的日常,二舅妈和她很对心,这个嫂子胜似她的母亲一样。 她偶尔也会和侄子拌嘴,但更多的争吵是发生在家庭,和万千普通劳苦大众一样,嬉笑怒骂都发生在她身边。她有一些朋友,如老凡,吴燕子等, 但是婚后的苦日让她色难,所以很少联系甚至不联系。河北来人到我家她又欢喜又害怕,欢喜亲人相聚,害怕应酬花费,为本不宽裕的日子雪上加霜。兴安有很多她儿时一起生活的亲属,中年的她,回到娘家不再自卑,因为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让她骄傲的大儿子。回到娘家基本住一天就回,因为有个家在心上拴着。记得一年夏天,为了节省车费,不会骑自行车的她领着我走向二十几公里外的娘家,从中午到天黑,碰到了她的亲人的四轮车,而这时,我们已经快走到了。记忆中我有个老舅是患有精神疾病,她和大舅二舅曾去北安看过,因为她指人家桌上的菜,引来好大的麻烦,后来被舅舅化解。还有一个大姨,从小头脑也不好,走的那年也很凄凉。而这两个她的牵挂也形成了无法愈合的心伤。曾经的绥棱大客车,也无数次伴随她往来于民吉村和双河荣花村,每次旅行还有两头走的十几里路,路途的艰辛阻挡不了心的朝圣,虽然后来几年有了交通和打车。曾经奶奶在我家一年多,但是还是脾气性格的不合,离开了我家,去了老叔家,看似婆媳不合,但是多年的默默付出换来奶奶对她的深情。绥化的大舅是她的至高无上的亲人,她称为绥化大哥,儿时每当天空飞过飞机,她就说你大舅在飞机上,我也坚信是这样,我会经常会对着飞机大叫舅舅。每一年都回去大舅家走亲,大舅从小就很关心我的学习和成长,给我的书籍我现在仍然保存,高中那一年大舅家把我哥哥的房间腾出来给我用,每逢周六周日就去,家里的一切电器也成了我感受富裕家庭的开始。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也让她无以为报,因为拒绝了她给的一个猪肘子,她暗自悲伤和痛苦,她不会以平常心理解这种善意的拒绝。每一年她和二舅带领我和两个哥哥去,这是一年的大事,到市里亲戚家一种喜悦和荣耀给予一身,这是一种没有任何排斥的 源于血缘的爱交织到一起。大姑在河南,老姑在东津,在我的记忆里,她很少甚至没有去过,但是他们处的也很好,亲切称呼她为“忠清啊”,我家大事小事,这两位姑姑也随叫随到,大姑经常会给我们家做一些衣服和鞋。由于她不会针线活,家里有过缝纫机也没有用过。记事起我的鞋和棉裤除了购买的,大多都是奶奶,姑姑,婶子大娘,舅妈来给予.虽然王氏家族的人脾气秉性都很倔强特立独行,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他们也经常往来,她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回报任何的人情往来,浓厚的人情味深刻的影响她儿子的内心,所以家族内部妯娌间始终非常和谐。我家换过几次老宅,从老人嘴里我得知,她和我爸结婚最早住在屯西头,一个几平米的小土房,那个时候我唯一的印象是手牵一匹红色小马驹,后来知道叫聚红马,是用高粱干和红纸所做,可能是祭奠她的夭折的大儿子。后来搬到村东头不足10平米的小土房,记得那个斜房子东面还有两个大木头支撑。后来买下隔壁30多平米的土房子还有一个仓库.记得每一年都要报纸糊墙.而这也是我最不喜欢的工作,每年需要买很多报纸,糊两三天.我很不喜欢这个房子, 因为在小朋友面前很自卑,后来02年买下了老叔家80平米的砖瓦房住到如今。 每一家邻居都对她感情很深,因为只要杀猪,邻居都能吃到送去的菜,平时也能一个不落的把帮工还清甚至多帮。后来我成家了,有了亲家,我的日子一天天变好,为了女儿女婿日子不那么辛苦,毅然放弃肇源的家来到大庆和我们两口子共同生活,期间来过几次老家,也其乐融融,和他身边好多人一样也偶尔周济一些衣物和钱,也是考虑怕破坏大庆家庭的幸福,她和爸爸毅然决然拒绝大庆我的安排,坚持在老家生活,包括我和他儿媳善意的谎言,谎称需要照顾孩子,在大庆呆了十多天的她,看出这一切,坚决的离开了。                            妈妈的离别        17年11月6号,我早起送完孩子,和段老师以及三个客户踏上回绥化之路,绥化有一个别墅,段老师准备带我一起来设计完成,我计划着和段老师忙完,一起回到家看看,并且说服二老去大庆生活,车到绥化10:53的时候接到媳妇报丧,是我三叔打的电话,我拒绝了一行人的陪同,独自打车接着三婶转回家中,到了家门不远看见乡亲们在院里院外,我走进了搭着白扇布架子的院中,转到南园看到了人们围着地上的她,用一个被盖着,地下铺着玉米秸秆,眼前的她是那么安静,我才知道她用一根绑草的布带子结束了自己。 我掀开被,看她,面容早已没了痛苦,身体或以不属于她,家人和我去双河买了殡葬之物,忙着准备装敛,给她换衣服时我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教会几个姊妹弟兄也来帮忙收敛,她们顾不得一切的痛哭。她早上还出门和乡邻说话,把老爸吩咐去双河买米,而邻居也去了双河,她还嘱托顺便带回,她在8:09给我二舅妈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之后留了一张字条,写着:咱家前园大术下找我,毅然离去。后期民间的祭奠,我按照乡亲的习俗履行,的我无法再受信仰抑制,一个用一生守护,无私爱我,甚至为了我宁肯在这个痛苦不堪的世界多挣扎几年的人走了,我向这个世界的人说:我要好好的,我还要撑起我的一片天,活人平安是对逝者最大的尊重,我妈为我而死,我不能让他这条命白没。入土后我对她说:妈妈,你是悙死的,儿子用一生积德行善来超度你,你要答应我保护亲人,我也不怕死,怕的是活不好,我的任务完事后我去陪您。       你本是草原,郁郁葱葱的花草是你的健康和生命,我和世人选择这条路,随着路越走越宽,走没了鲜活的一切,你用生命来续写结缘的人的前程。        如果注定痛苦,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子?为什么要为孩子操劳一生?当孩子过上了好日子,为什么不声不响的离去,亲手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感谢上天点化,和您的聊天语音我保存了很多,您的音容笑貌永远记在心间。

于忠清

于忠清

1956-2017
黑龙江绥化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