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亲爱的父母亲大人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1911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1911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064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高级馆,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扣优惠。该高级馆亲情指数为三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上折之八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吕柏林]于2017年 08月 28日创建    馆长:[吕柏林]  管理员:暂无

【生平介绍】

姓名:吕际魁
性别:
民族:
籍贯:湖北省武汉市
别名:
职业:
生辰: 1933-05-29
出生地点: 湖北省黄陂
忌日:2004-03-28
安葬地点:武汉九峰


【生平介绍】

姓名:周石姣
性别:
民族:
籍贯:湖北省武汉市
别名:
职业:
生辰: 1935-10-28
出生地点: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
忌日:2017-08-25
安葬地点:武汉市九峰

我的母亲刚强的一生 母亲1935年农历10月28日出生湖北省黄陂县鲁台镇周家田,家中有姐妹5个,哥哥是独子,嫂子自小就住在周家。 1938年3岁,亲眼目睹日寇飞机轰炸城关镇,经常念叨大轰炸炸死一条街的人;童年时期,外祖父去世,外祖父去世后,家中除外婆外只有七个孩子,大的十几岁,最小幺妹才一岁,外婆是个非常要强勤快能干的女人拉扯一大家子八口人过着温饱生活,由于家中皆是妇孺,种田只有高价请长短工帮忙,母亲常说逢年过节都要把节礼送到田间地头,如八月十五就要把月饼送过去,端午节就要把粽子送过去,等长短工吃完了,家里人才能吃,因为家里雇请长短工,解放后外婆家被定为地主后改为富农,外婆刚强影响到母亲,母亲也是要强的很。 1952年,母亲17岁与父亲结婚,父亲家很穷,爷爷与爷爷兄弟共一栋三开间房屋,家无半分地,是毛泽东时期典型的贫农;1959年母亲24岁,大饥荒时期,最困难时期全村近100口人每天伙食几斤米,所谓稀饭不小心泼在地上却只见清水不见米,冬天极其寒冷,由于缺乏营养,爷爷奶奶100天内相继过世只有54岁,爷爷奶奶去世时,仅母亲在旁,父亲在青山建设武钢,母亲两次赶到县城发电报,分别给爷爷奶奶料理后事。 1960年代,母亲随父亲去了马鞍山等地建设,一段时间住在青山。 1964年10月,29岁,大姐出生,外婆来我家。 1966年,31岁,文化大革命爆发。 1967年3月,松林出生;文革开始暴力升级,引起造反派与百万雄师大规模武斗,母亲亲眼目睹江汉路一带血腥武斗,街上躺着武斗遇难者,父亲参加是百万雄师,1967年5月20日中央文革王力到武汉宣布支持造反派,百万雄师遭到镇压,母亲也和父亲度过一段担惊受怕日子。 1969年,母亲34岁,老三出生; 1971年林彪事件中国开始批林批孔批周公,母亲36岁,与幺爷家分家,独立起屋,在母亲家族支持下,出人出力,一间堂屋两件卧房外加预留西山墙外一大间院子,母亲准备我们哥俩长大后再加顶盖就变成两件卧房,后面是一个院子种了树,也是我们几个花园,屋前是院子,种了一棵梨树每年接好几颗硕大梨子;东山墙是一个封闭小巷,我家养的狗就住在里面。 儿时生活,记得我家养了猪、狗、猫,母亲和外婆两个人每天忙忙碌碌,还记得外婆在山上挖野菜身影,几十年还这么清晰,那段时间母亲很不开心,农村里就是看谁家儿子多,特别是成年儿子多,村子里有一二个恶妇看我们家孩子小,父亲在武汉工作常年不在家,而他们家儿子四个皆长大成人,总是指桑骂槐;母亲刚强总是不委曲求全; 文革期间,我们家劳动力少,分的口粮少,母亲经常到县城打点豆腐乳捡些菜叶子回来,外婆和姐就到山上采野菜喂猪。 1974年,我5岁摔断腿,母亲就背着我四处求医,记得背着我过条小河,河中带棚小船仅能载几个人,过河后找郎中接骨,后来到汉口找她妹妹一起背着我到协和医院拍片子打石膏,差不多一年才恢复行走。 1976年母亲41岁,2月芳林出生,毛主席去世,文革结束。外婆是一个非常睿智人,从村子大喇叭中听出政治风向改变,以前每次广播都是贫下中农同志们,突然一天改成社员同志们,不久外婆戴了20多年富农帽子摘掉了;一次广播称伟大领袖毛主席功大于过,外婆说吓了一跳,这是说毛主席有过错。 文革结束包产到户,我们家开始吃上白米饭还是干米饭,终于不用每餐吃稀饭了,吃几碗干米饭都行,我不到十岁可以吃三大白米碗。以后很长时间都不吃稀饭。 春节前后是最开心的,母亲操持着压黄陂豆浆,非常开心,亲自陪着母亲去大队压豆浆,然后母亲和姐姐挑回来,晚上家里灯火通明,灶台热气腾腾,用大锅剪豆皮,豆皮圆圆一大张里面包上腌菜,好吃的很,我可以吃好几张;年关逼近,母亲和外婆开始做丸子,肉丸子鱼丸子糯米丸子,母亲在厨房里剪,我就站后面用手拿着吃,最好吃的是肠子包糯米,母亲把买来肠子洗干净往肠子里灌上糯米蒸着吃,油锅煎炒滋滋响、蒸笼腾腾冒着白气,快乐声音,母亲忙碌身影,我们几个小的比大人还忙,时不时进来偷几个好吃,时不时跑到外面炸鞭炮;大年三十晚上,母亲给每个人在床头放新袜子,守岁,一家打纸牌;大年初一早上四五点起来,祭祖、然后吃年饭;初一去给外婆拜年,开始走亲戚。 多少年过去了,还记的那样快乐场景,耳边回响快乐笑语,眼前浮现母亲忙碌身影。 1980年,母亲45岁,我们全家准备搬到一冶汉南农场去,与我们全家生活了几年的车外婆不愿离开故土便回周家田了,从此爱我们的外婆就与我们分开了,半年后母亲接外婆到我们在汉南农场家居住,外婆不习惯,住了十几天坚决要求回去,母亲又送她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搬家时,父亲找辆大卡车搬家,搬家路上我们都很开心。到了农场,分配一栋两层房屋,一楼堂屋,后面是楼梯间,最后是厨房,楼上楼梯间旁边有10个平方,摆上床就是我的卧房,里面是一大间卧房,母亲姐姐妹妹住里面,我们开心极了,墙壁雪白,倚靠上去衣服一层白灰,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的房子。 1981年母亲46岁,我们全家到武汉住在父亲宿舍里,一单间,里面挂上帘子,高低床,住着全家6口人。 1982年我生病住院,母亲天天从厂前赶到一冶医院来照顾我,母亲为了省2毛钱车费,经常走好几个公里;我有一次看见母亲躲在角落里偷偷摸眼泪,说把这个病改在她身上就好了,我觉得很奇怪,自己住院能吃能睡,好得很,不明白母亲晚上偷偷流泪,后来病愈出院,母亲又烧香祭祖感谢。 一天接到农村电话,母亲就赶回去,父亲告诉我们外婆去世了。刚强外婆走了,这年刚强的母亲没有了刚强的母亲,我们没有了刚强的外婆-我们称的大大。 1983年我小学毕业,小升初开始时,母亲给我剪了三个鸡蛋,说一定要吃这是连中三元意思,后来1986年中考,1989年高考也是如此,高考时天气很热,母亲买来橙汁粉冲橙汁,橙汁凉后然后用大饮料瓶灌上让我带到考场喝。 1984年母亲49岁,我家买了第一台电视机,熊猫牌的,母亲规定每天只能看一个小时,记得当时每个月用电2度电;家中用最小灯泡。 1989年母亲54岁,母亲为迁户口多次奔波到黄陂县乡村各级办理手续,父亲则去农场办理手续,这一年户口迁到武汉市,成为城里人生活开始也很艰难,家中只有父亲一点退休费,老二接班后工资很低,母亲就和姐姐一度在一冶汽水厂当家属工贴补家用,有时候用饭盒端一盒汽水从建设二路搭电车带回厂前家中给我和妹妹喝,当时觉得这是最好喝的饮料,当时就想以后有钱了就买一大屋子汽水堆着喝躺着喝;一大盒汽水又不是密闭的,只能平端着挤电车十几个公里40分钟才能回家,现在想想我就觉得很累,这就是爱我们的母亲。 每个月要拿粮油本子去买米买油买蜂窝煤,记得母亲用小推车,我当时已经十几岁大伙子了,她就叫上我一起去买米买煤,厂前岔路口大马路又宽,推车过这个路口很不容易,一趟得半个小时; 后来我们搬到平房,房间多了,但每年夏天淹水,家中总是淹水至腰部,母亲睡前就说:老三那,看样子今晚要淹水,家里涨水时,你负责通知大家起来防汛。一般深夜1点多电闪雷鸣,家中开始进水,大家都起来,妹妹还小就让她到阁楼上躲避,家中猫、鸡也自己跑到阁楼里避难;母亲指挥松林、我、老大一起防汛转移家中物资,父亲在应城出差拿补差一般不在家;防汛到了后来,水堵不住,大家就坐在松林买的橡皮筏上熬过一夜,这样一年又一年。 一次淹大水,家中泡了好几天,洪水才退,我们家又分了一间半职工宿舍是楼房,房间在三楼再不用担心淹水了。记得我们搬家时,所住平房失火,平房屋顶是油毡达成的连成一片,那场火烧的火烧连营,松林同事们来帮忙一起把家抢着搬了。 1990年55岁,大姐出嫁,母亲借隔壁左右好家住房摆酒操办,亲戚来了好多,记得舅哥的孩子大鹏才几岁在我家对门偷红酒喝醉了,指着灯说灯在转,大家作为笑谈了好久。 1991年9月外甥女出生。 1991年56岁,终于分到一间有厨房厕所楼房是二楼,一进去是厨房,过道旁边是厕所,中间是客厅,我住这,在里面是卧房。母亲就在门口走道旁边搭个棚子当厨房,冬天不管多么寒冷就在这给我们做早饭,夏天不管多么酷热给我们弄饭。等我有孩子后,冬天清晨起来,冻得哆哆嗦嗦时,突然想起,我现在厨房是在室内,老娘当时的厨房可是在大门外的走道里。 1997年62岁,松林结婚,1997年11月,第一个孙子出生。 1999年64岁,老三结婚,1999年10月国庆,到我家新房看国庆礼花,那天街上人山人海,母亲在姐姐、妹妹陪同下到我刚分的新房观看江滩国庆烟火,母亲在我新分的房子里看了半天很是高兴。 2001年母亲66岁,父亲母亲搬到钢都花园,这是一个90平方米两居室,母亲再也不用在楼道里在室外生火做饭了,在这里父亲度过他人生最后三年,母亲最后的16年。 2002年11月,母亲67岁,第二个孙子出生。 2004年母亲69岁,3月父亲去世享年71岁; 2004年10月,第二个外孙女出生。 2010年,75岁,开始领退休工资,每次看她,她都说我有钱,不要你给钱。 岁月无情,母亲老了,开始常年吃药,开始忌口了,母亲最喜欢喝肉汤了,但医生要求少喝,这次住院前一直想喝肉汤。 2016年春节,是我们全家在母亲家过的最后一个春节,监控视频拍下年夜饭场景,我下载了。 2017年春节年夜饭是在松林的新家举行的,我拍下视频,当时就很伤感,母亲老了,上楼都要踹几口气休息好几次,从松林家出来,我和儿子两个人扶着母亲,燕子对儿子说赶紧把奶奶扶好,我们从台阶上下去。 春节期间请母亲过来吃饭,母亲在我家每个房间仔细看。过两天大姐接老人家去住,大姐家有暖气,老人家住不习惯,我去看她,非要我开车送她回去,反复说,老大这里不方便,不像我自己屋里,随莫事都方便。 她上了我的车,走二环过二七桥到青山,沿路我说这是哪那是哪,老人说都变样了;当时正在下雨,回到家说:老三的车开的好快,以后开车慢些。 2017年夏天特别热,好几次打电话回去要母亲开空调,不要下楼,7月28日早上去青山修车,然后去母亲家,陪母亲从9点多到下午2点半,这是陪母亲最长一次,怎么想不到啊,母亲还有不到一个月寿命。 8月15日下载母亲在家里视频,母亲再去医院就没有回来,18日去看她,姐在医院陪护,她说要回去,中午陪母亲下楼问:三,你的车在哪,然后去我车坐了坐,开车一起去小花园,这是母亲最后一次坐我的车。 24日老大来电,我吓了一跳,听见老大口气轻松,知道没有事,说老娘穿刺结果出来了,良性,我们很是高兴,相约明天去看老娘,没有事就出院 25日,心神不宁,开车还擦了路缘石,车过二桥,老大来电话,说她到了,老娘还在问老三怎么没有来。 到了医院,母亲精神状态很好,说:“要吃香蕉,老大给三拿一个。”老大开玩笑说不给老三吃,松林说老娘脚肿再消一些就出院,早上9点老娘要吃降压药,1个小时后突发多器官衰竭。 2017年8月25日18:44分,母亲走过了刚强的一生,年82。 2017年8月27日上午长眠于武汉九峰,送母亲最后一程有100多人亲戚、邻居、晚辈。 母亲走的太快太快,二天前还有说有笑的母亲变成了九峰一抔土,我们兄弟姐妹望着墓碑一直不敢相信母亲不在的这个事实,痛哭流涕。 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力。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周石姣

周石姣

1935-2017
湖北省武汉市
吕际魁

吕际魁

1933-2004
湖北省武汉市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7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