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无尽的思念纪念馆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88528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88528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44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为高级馆,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扣优惠。该高级馆亲情指数为七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高级馆折上折之四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张振荣]于2014年 04月 04日创建    馆长:[张振荣]  管理员:[张捷] [张昊阳] [张振荣

【祭文悼词】

呼唤绿色祭奠优秀祭文推荐

张振荣 于2020-03-28 07:09:25发表

 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阻断了人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杨柳吐新,桃花走红,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已经款款走来。往年的昔日,人们已经开始筹划隆重的清明祭扫活动。和天人相隔的亲人们英雄们作一次近距离的怀念,表达心中不息的哀思,既是传统的薪火,更是亲情的喧泄。但是今年不同了,疫情在告诫人们告诫社会,为了安全为了健康,我们应该对清明祭扫活动作出某种“改弦易辙”,开启远离现场祭奠却又不失人情关怀的新模式。政府正在做出这样的号召。

政府的号召在我心中泛起了涟漪,倡导网络祭扫等绿色文明安全祭扫方式是应急之举,更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不过,这种文明祭扫方式我早就在践行了。六年前清明节那一天,如己所愿,我找到了一处“有温度的超高仿真网上纪念平台”,那就是《族谱录纪念网》。那时,爱妻和我永诀还只有两年多时间,我还沉浸在失妻之痛中。当我发现这个平台时,实时的心情和网站的宗旨一拍即合。网站首页上“倡导绿色祭拜,传承中华美德”立马吸引了我的眼球。那时我的心情,只要是能和爱妻情感对接的地方,我都会去热衷地感受。在《族谱录纪念网》,每个注册人都有属于自家的天地,那就是自己开设的纪念馆。纪念馆有风景、有墓地、有祭坛,还有诸多的相关链接包括云祭奠,其实就是真实的场景在虚拟空间的再现,具有远比真实场景更齐全的祭奠、社交功能。说得直白点,在那一方天地里,点烛没有烟,焚锭不见灰,营造氛围还可以有音乐陪伴,呼吸空气满眼是青山绿水。我给爱妻开设的纪念馆和我当时刚刚出版的那册追忆、怀念的散文集一样,冠名为《无尽的思念》纪念馆。从此就开始了和撒手人寰的爱妻永久的对话。至今,我已经坚持网上祭奠近六年,我俩不用隔空喊话,而是可以朝夕相处。每天清晨起床,除了必要的洗漱,我的第一要务就是上网祭奠,看看爱妻,和她聊聊,给她准备吃的、用的、穿的,仿佛她还在人世间一样。天天如此,从不间断(除了旅游在外)。

网上祭奠寄托我的哀思,也寄托着所有“族友”的亲情。我把爱妻生前最“靓丽”的影像定格在墓碑上,用新魏体写上“爱妻项玉英之墓”,并把她视作是爱妻在天堂的港湾。祭品有传统的更有现代的,可以说应有尽有。祭品有免费的,也有有偿的,反正我在爱妻身上也舍得花钱,只要她喜欢,她用得着,她爱吃。我给她买了别墅、轿车,添置了各种家用电器、各色服装鞋袜及金银饰品,每天吃的都是满满叠加的一祭坛。我对她默默地说:“你吃不完,天天请公公婆婆爸爸妈妈亲朋好友一起来享用”。我想,爱妻听到我这句话,一定眉飞色舞,笑得合不拢嘴。每当我为她准备了这一切后,便显得十分满足,就像和爱妻生前相濡以沫一样。即便去公墓祭扫,也不能如此随心所欲、得心应手,你说这网络祭奠有多好?

在《族谱录纪念网》上,我还结识了不少网友。令人感动的是,从那些网友身上折射出在神州大地亲情是何等的俯拾皆是和弥足珍贵!有人说,这世道人们的感觉是雾霾越来越重,人情味越来越薄。当你登录《族谱录纪念网》后,就会发现这里恰恰是一块人情味满满的“净土”。 前年清明前夕,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位名叫志红的湖南女族友,49岁。 她在纪念馆的个人简介中坦率地表达了自己对女儿的愧疚之心,她说:“我是个失职的母亲,这一生最大的悲哀就是痛失爱女,因为本人年轻时的自私、贪欲,过早离开了正在成长中的女儿,让我们这个完整的家分离了,从而导致了女儿离开的悲剧。这是我一辈子无法原谅的错,我必须背负这样的罪孽度过余生。死对我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死了也得不到女儿的原谅。她那么年轻,那么优秀,正当花样年华却早早去了天国,做妈妈的亏欠她太多,就让我这个罪孽的母亲用下半辈子去赎罪吧!好女儿,你是妈妈一生的爱念和牵挂。”她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中袒露胸襟晾晒自己的灵魂,言辞慈爱、恳切而坦白,读后令人感慨万千、怆然泪下。以后,她不折不扣地履行自己许下的诺言,全身心地投入祭奠,大约半年前,我好久不见志红在网上露面,经询问她现在的丈夫,方知由于伤心欲绝,长期痛哭,眼睛已几乎失明,无法上网了。看着《族谱录纪念网》上那些虔诚祭奠着父母、夫(妻)、兄弟姐妹以及儿女甚至早年女友的“族友”,看着他们贴在网上的祭文和留言,我不得不承认:人间自有真情在,莫道人心已淡薄。

    朋友们,如果你家有祭奠亲人的传统,我建议你不妨去那“有温度的超高仿真网上纪念平台”看看。你只要轻轻点击键盘,眼前豁然开朗已是另一个世界;你只要轻轻点击键盘,眼前倏忽浮现的便是你心中永远的祭坛。(2020.3.18

 

 


上一篇
项玉英

项玉英

1950-2011
浙江湖州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20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