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亲情无限·思念永远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93641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93641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93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陈爱军]于2020年 11月 23日创建    馆长:[陈爱军]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一个冬天的距离-----父亲百天祭之三优秀祭文推荐

陈爱军 于2021-02-21 14:23:03发表

 那天的半夜时分,父亲走了。看着父亲穿戴整齐的样子,我竟然没有一点悲伤。悲伤哪去了,我不知道。只知道,我该送一送父亲。

其实,那个时候是来不及也顾不上悲伤的。我需要给父亲重新找个安身的处所。这个处所,或是寄托,或是念想,或是父子一场的情分。好多事,当然需要我去操办。

于是,约了主事的司仪,约了接父亲的人员和车辆。所约的这些,都是专业的。他们做起来有门道,也有我根本不懂的说道。我只会在那种肃穆不敢出声的仪式里,辨别父亲走与留的些许。

虽然顾不上悲伤,但情绪始终沮丧在极点。沮丧的时候想着一些事,做着一些事,便会更加沮丧。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侧过父亲的身体,将住院时埋在后背的引流管小心翼翼地拔下来。这个引流管是住院时在病房直接做的。当时不忍心呆在身边目睹这个过程,便托了临床的家属照顾着。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我在走廊里却好像不安地走了一整天。

父亲终于摆脱了病痛的折磨,也用不着这样的管子了,我得帮父亲把它拔下来。不忍在这个时候惊动父亲,所以拔的动作很轻。我知道,轻与不轻,父亲不会计较了,更不会有任何感觉了。

那一刻,我与父亲近在咫尺,却感觉从未有过的遥远。这样的遥远,注定就是长眠与常念。

100天了,心一直很乱。思绪更乱。写几个字,权作对父亲的百天祭。


上一篇
陈法清

陈法清

1943-2020
山东五莲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21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