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亲爱的父母亲,我永远怀念你们!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404448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404448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0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林文仕]于2022年 10月 02日创建    馆长:[林文仕]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永远缅怀亲爱的母亲优秀祭文推荐

林文仕 于2022-10-19 19:50:50发表

 忆母恩 寄哀思 2005年1月19日 昨天,是我亲爱的母亲“满七”之日。母亲因心肺感染,2004年11月29日住院,经抢救无效,于2004年12月1日(农历10月二十)上午8:58在桂林市第二人民医院溘然长逝,享年90岁。12月3日,我们向母亲遗体告别,12月6日,母亲同父亲的骨灰同时安葬在桂林市东郊尧山脚下的尧帝苑公墓。昨夜,我特意选取桂中大道一侧开阔地,纸钱明烛香火照天烧,以寄托我对老母亲的无限哀伤。 11月30日中午,我在柳城获悉母亲已因呼吸困难上呼吸机,即赶赴桂林。母亲是一周前因感冒引发心肺衰竭住院的。老人家1998年在广州曾患皮肤病做手术,2001年底在南宁因心脏辨膜闭合不全、肾衰退住院月余,出院后二哥请中医设家庭病床精心照料,母亲身体有好转。2003年3月,父亲辞世,母亲虽因病未能与老父见最后一面,却能节哀顺变。母亲晚年期盼到桂林跟娇姐文翠,曾于2003年春节我携漓、莼赴南宁拜年时托漓转达“我想去你二姑妈家住,你讲给二姑妈听”。2003年7、8月间,二哥疑身患中风,我即打电话二哥并告诉母亲接她来柳州居住照料。过后,我买好一台新电风扇,并准备买进新床垫,还同六哥商量请救护车接送,免得路途遥远发生意外。不久,娇姐邻居有房出租,她要接母亲到桂林。9月14日,我同娇姐护送母亲坐火车抵桂。此后一段时间母亲身心健康,能走过翠家吃饭、帮干掐菜等轻活。 11月,瓜子洲五舅、八舅、九舅来看母亲,姐弟团聚,母亲十分高兴,但偶尔翻开八舅行李包,破旧不堪,母亲心如刀割。舅舅们走后不久,母亲即再度住院,20多天后出院,但从此以后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时好时坏,基本离不开氧气。坚强的母亲直到住院前天还自理大小便。老人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翠说):“我这口气可能缓不过来了,我这辈子值得了,就是我七个儿女会哭死!” 我当晚6时多到医院,母亲带着氧气罩,无法讲话,但她用眼神向我点头。半个小时后,二哥从南宁赶到母亲身边。我当晚同林峰陪伴母亲,我一直握住母亲的右手,母亲不时握握我的手,母亲冰冻的手终于转暖。老太太整个晚间未眯一下眼,半夜不断用眼光示意我去休息,并左顾右盼,我一直等母亲走后才理会到,母亲是在盼望尚未见面的十哥文俏。凌晨5时半,母亲的眼光开始散乱,过后又稍稍好转。1点半、4点多老人两次呕吐淤血。我们请值班医师看过,用纸巾为平生酷爱清洁卫生的母亲擦拭掉嘴巴边的淤血。近7点,俏从广州坐大巴赶回桂林,母亲尚可用眼神示意答应。二哥、七姐、六哥、文君来医院后,六哥即约俏同我去过早喝油茶。我匆匆填补一下肚子,挂牵医生会来查房,即先回到病房。母亲依旧微弱睁开眼睛。七姐拉我出病房欲商谈母亲后事,刚讲一二句,二哥匆忙叫唤我们进病房,并指点母亲的心动监视器已趋平线。医生早已开始紧急抢救,采用注射强心剂及其他措施,但一切努力终归不能挽回老母亲的生命……2004年12月1日早8:58分,我们亲爱的五婶永远闭上了她饱经风霜、对她抚育的40位子孙后代无限眷恋的双眼。我们七兄妹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听到慈爱娘亲的呼唤,孙子孙女及曾孙们再也看不见老祖母慈祥的笑脸。 精心照料母亲一年多的娇姐大清早帮二哥买衣物,当时尚不知道母亲已经同我们永别。我同七姐、文君、林峰马上帮母亲穿寿衣;我还小心为母亲装好假牙。我们一边呼唤“五婶”,一边为全身洁净无暇的娘亲尽最后的孝心。穿戴整齐的母亲躺在病房里,就象是睡眠一般,安祥万分。我们兄妹一一向母亲下跪、鞠躬告别。闻讯赶到的娇姐哭倒在母亲床边,我一把扶起娇姐。桐华、睦智、铭、涛、漓、俊林、革林等先后向母亲(祖母)告别。10:30分,殡仪车接送母亲遗体,我们恭立泣送。次日,海珠、日凤、莼、溪、何琳及文化、文勤(乙凤)、瓜子洲牛崽、运循、立新、运栋等来桂林为母亲送行。五姐文佩与树桥(文佳妻)则参加12月6日举行的父母亲安葬大典。 12月3日,母亲遗体告别仪式在桂林市殡仪馆举行。母亲走后当天中午,经睦智姐夫力排众议,在北极广场文翠家楼下街区为母亲设立灵堂,供亲朋好友祭奠。灵堂正中悬挂着母亲的遗像,遗像披上白花及黑纱。我们兄妹与峰、涛、漓等轮流为母亲守灵。两天两夜香火烛光映射四方,祭奠的亲朋络绎不绝。送别母亲当天,10部轿车护送母亲遗像及灵位牌,穿过桂林市中心,随处可见让路的市民驻足肃立。母亲安谧地躺在水晶棺里,仍是那么安详,使悲痛欲绝的我们兄妹平添一丝安慰。母亲的骨灰盒由孙辈捧着,在乐队护送下来到广场,我们兄妹鞠躬接送,送到尧帝苑寄放。12月6日,父母亲安葬大典在尧帝苑公墓隆重举行。 母亲走了,可是仿佛她老人家还在……49个日日夜夜,我无时不在怀念老母亲。我对母亲的第一印象是母亲背负着我到平乐大街找谢文强医师看病。据母亲后来告诉我,那是我两岁多的时候,约1951年,我病得很严重,奄奄一息,全靠母亲及时背我看病,加上谢文强传系中美合作所军医(据后看谢被批斗大字报悉),擅长儿科,我才转危为安。我开始观察母亲是1954年祖母去世后。当时母亲白天同父亲上山砍柴买,听说两把柴刀是舅舅们送的;晚间却总是在昏暗的油灯下纳布鞋底。母亲做的布鞋针脚细腻好看,堪称工艺水平(我至今仍留有一双,可惜被油漆稍有沾污,但我将永远珍藏)。我开始理解母亲是我上小学那时候。1956年,家境十分困难,可当年,我读一年级,六哥考上武汉测绘学院,十哥念初一,家庭生活负担早已过重,可是那一年,父母亲却让早已休学的娇姐重返校园读四年级。我年幼无知,不会说“母亲伟大”的豪言壮语,但母亲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却日渐清晰、高大。我体谅母亲是我1963年考上平乐中学第一年。升学考刚完,我因眼疾和疟疾在家痛得直在地上打滚,无助的母亲只好拿姜片为我敷额头,买奎宁丸为我治疟疾;第一个星期六晚,在学校吃不饱的我回到老公园旁的家,母亲早已做好的番茄炒蛋令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第一个学前教育结束前一个晚上,母亲把省吃俭用积攒的27•30元缓交的学费(含杂费代收费书籍作业费及1个月伙食5•40元)交我,谁知却被弄丢失。为了不让母亲难过,我曾在夜色中沿街边走过无数遍,最后当然一无所获。当我不得已告诉母亲时,母亲难受的眼光我将永志不忘。我感到母亲伟大是在1968年文化大革命武斗期间。8月31日因平乐造反大军冲击人武部夺取枪支,平乐两派在大街镇公社对垒,引发8•31流血事件。我也随大流参加了夺枪行动。但晚间即被领导者派遣往桂林市向军分区领导汇报平乐流血事件。因走得急,无法告诉父母亲(事实上我们已经困在学校同家人失去联系)。因听见平中死亡不少人,儿子又音讯全无,母亲连连几天几夜不曾入睡,一旦听到那个麻地沟有死人,母亲都捻着胆子去看。要命的是母亲平常最忌讳看死人。一直到约10天后,我从桂林回到造反大军盘踞的平乐郊外粉岩,母亲闻风而至,母子在坳口见面,母亲才心神安定。这就是母爱!母亲是一个淳朴善良的老人(父亲也如此),乐于助人。老太太走到那里,无论是在平乐、罗城、柳州、桂林,她都与邻为善,在左邻右舍深得人心。母亲含辛茹苦抚育我们七兄妹,又四处奔波照料孙子孙女。60年代照看李俊林、李革林;1970年独自坐硬座北上内蒙古带林涛;1978年到罗城带林漓;1981年来柳州照料林莼。老祖母把心都掏给了儿孙们。但我对母亲却满怀歉疚。那是1996年在柳州盐业公司租房住时,当年母亲爱用塑料片编织提篮,曾几次穿过车水马龙的北站路上北站市场摆卖,偶同我发生口角,我因为李宁公司事务所缠绕,心绪不佳,曾对母亲大动肝火,甚至数落要过几个路口骑车上班,埋怨母亲不理解自己。为此母亲含泪向文俏电话诉说,俏曾对我发火。我又埋怨母亲。母亲说:“你同文俏都是我的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这世是兄弟,下辈子还有兄弟?”母亲几句话,令我顿开茅塞。春节我主动给俏去电拜年。母亲的音容笑貌永恒定格在我脑海的一幕,乃是1985年春节父母亲随文俏在桂林地质学院居住时。当时,我们全家在桂林团聚,我们从成都、柳州赶回,走近文俏家楼下,母亲早已依靠在窗口盼望。可以说,那几年是父母亲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一是父母亲朝夕相处,二是二老身体健康,三是父亲尚可担任大学门卫而感充实。1989年俏调广东商学院,父随行带林蔚,父母亲从此以后经常性各在一方。1992年父亲在柳州患病由六哥送回平乐,母亲开始为父病操心。后父亲先后在平乐、桂林、广州、柳州随我们兄弟居住。1994年春节后~1995年2月在桂林,母亲住文介家,租小房让父亲住。母亲每天承担照顾父亲。1995年2月后,父母亲则由二哥接回平乐。8月母亲来柳州同父亲分别。1996年8月,文俏来柳看母亲后回平乐接父亲去广州,母亲仍在柳州(1996年5-7月回桂林参加林峰婚礼)。后母亲先后在桂林、广州、南宁居住。我印象中父母亲从1995年8月起就各在一方,历经8年,父母亲至死也未见上一面。(这应是我们兄弟愧对父亲的。老父亲临终前再三询问、盼望母亲来看他,然而他老人家也不知母亲患病无法来见最后一面)。最令我同漓儿感人肺腑的是母亲去年在桂期间,节假日经常问林漓是否来吃饭,听说我将去桂林,文翠包饺子母亲都说等我到来才包饺子。我欠老母亲的太多,这辈子永远无可挽回。我唯有将对母亲的思念化为对兄长姐妹的尊敬和关心上,尤其是对三个姐妹,更应该多问候。母亲,我亲爱的五婶,安息吧!过来的49天,我天天焚香祭奠;今后,我逢年过节及您和父亲的寿辰及忌日,我都会给二老拜祭,直到永恒……



下一篇
刘炳夫

刘炳夫

1916-2004
广西桂林
林汉贤

林汉贤

1916-2003
广西桂林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98385526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微信客服:yjinian

Copyright © 2005-2022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