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远方的思念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113347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113347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39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三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八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房汉臣]于2015年 05月 03日创建    馆长:[房汉臣]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推磨,儿时难忘的记忆优秀祭文推荐

房汉臣 于2022-04-29 21:22:34发表

  推磨是一件非常枯燥无味的事。有个寓言故事说一个每天推磨的人给一个每天旅游的人夸耀:你每天走一百里路,我推磨也每天走一百里路。旅游的人说,我和你不一样,我走一百里要经过许多风景美丽的地方,每天都能欣赏到心旷神怡的风景,可是你不过是在原地转圈而已,你和我能比吗!推磨的人惭愧地低下了头。

  小时候,所有的面粉都是在石磨上磨的,一般的家庭买不起毛驴,所以大多时候都是靠人工来推磨的。
  我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推磨。
  我家老院的西北角有一个窑洞,这个窑洞就是过去我家的磨窑,磨窑不是很大,正中是磨台,磨台上是石磨,磨台的四周是推磨的走道。
  记忆中推磨的活都是母亲干的,她老人家白天下地干活,每天天不亮就早早起来推磨。
  小时候我也是常常在睡梦中被母亲喊起来帮她去推磨。
  那时候我还算懂事,妈妈叫我起床的时候,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揉揉眼睛起来了,妈妈白天在农业社挣工分,晚上大半夜的给我们兄弟几个缝缝补补,早上又要起那么早来磨面,想想这些,我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我和妈妈每人一根磨担,一前一后地推着。粮食堆到石磨的上部,用一个箩圈固定着,随着老石磨沉重的喘息声,箩圈里的粮食便慢慢地从石磨眼滑下去,然后被磨成雪白雪白的面粉。
  那时候我的个头还没有磨台高,推磨的时候我要把两只胳膊向上举起来,然后双手攥着磨担使劲往前推。
  记得有次天还没有亮,磨窑里很黑,石磨单调的嗡嗡声像催眠曲似的使我充满了睡意,我恨不能倒地而睡。妈妈看我瞌睡的样子,心疼地说:“狗娃,赶快推,不然明天全家都没饭吃。”听着妈妈慈祥的话,我只好强打精神忍着瞌睡继续推,推着推着,实在瞌睡的没办法了,刚打了个呵欠,只听“啪”的一声,磨担穿过石磨的边缘滑到了石磨的顶部,打翻了箍着粮食的箩圈,随着刷啦刷啦的响声,粮食落了一地。
  “呀——”妈妈一声惊叫,随即赶紧去照顾粮食,但箩圈还是滚落了,磨台上的粮食落了一地。妈妈没有怪罪我,赶紧在土窑的墙台上取下一盏墨水瓶自制的小灯盏,点亮昏暗的灯,我也赶紧帮妈妈收拾落在地下的粮食。由于地面有不少尘土,一时无法收拾干净,没办法,只有到天亮才能收拾了。
  这样的日子一年又一年,一直到了我上高中,后来村子里拉上了电,有了电动钢磨,大部分粮食都在钢磨上磨,或许是当时家里贫穷的缘故吧,妈妈还是常常在石磨上推。
  时代变迁,岁月如风,磨盘和磨杠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之中,前段时间我去乡下,专门到老家的磨窑里去看望那早已被遗忘了的石磨,只见石磨孤独地躺在磨窑里,上面落着厚厚的尘土,似乎还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磨难和久远……
   

上一篇 下一篇
丁容珍

丁容珍

1924-2018
江苏省南通
房金民

房金民

1924-2014
江苏省南通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98385526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微信客服:yjinian

Copyright © 2005-2022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