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纪念我的父亲母亲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3993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3993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92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张竣]于2018年 01月 07日创建    馆长:[张竣]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想念我的父亲母亲优秀祭文推荐

张竣 于2018-06-12 23:51:19发表

  我亲爱的父亲您还好吗 父亲在儿女成长的过程中总是那个沉默少言的伟岸形象。他用宽阔的双肩抗起了家庭的重担。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他却吃了十分。只是为了让孩子能够享受更好的生活,不让孩子们吃更多的苦。 我们总说父爱如山,却忘记了父亲这座山,也有老去的一天。父亲节到了,对爹爹说声我爱你! 上学的时候,我们学过很多关于父亲的文章,朱自清的《背影》、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都用富有感染的笔触为我们描绘出他们的父亲,让父亲的形象跃然纸上。 想想我们,上了这么多年学,可曾为自己的父亲写过只言片语吗? 我父亲生于1928年10月12曰,母亲生于1931年9月28日。父亲和母亲于1948年结婚,1953年生的大姐,前面是男孩生下就夭折了。55年生的我,57年生的张萍,63年生的张宾,65年生的张蕴,68年生的张忠(因患肾病2001年去世),72年生的张寒。 1961年8月父母送我上学,记得学校就在我家西侧南沿沟小学,距我家不到200米。1965一66年大满初校读书,1967一69年张掖三中读初中,1970一72年在张掖三中读高中。1972年高中毕业回乡担任大队文书工作至78年3月。曾任大队文书兼民兵连长、团支部书记。1978年3月调任公社多种经营专干。1979年1月1日到山丹煤矿工作,1980年6月到河西学院工作,2015年6月4日退休。除大姐因先天性疾病个头小没上学,妹妹高中毕业,四个弟弟都是初中毕业。 在我懂事时,父母亲就拼命挣工分,六七十年代以工计酬(决算时为照顾劳力多的家庭四六开,照顾家庭人口多的三七开)。就拿父亲来说吧,可称得上是劳动能手抄纸高手。他不但抄纸技艺精湛、纸簿量多,而且晒纸揭纸速度快。他马莲切割、拌灰翻搅、上锅蒸锅、碾然、淘然都难不住他。从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忙于纸坊,纸坊是生产队经济收入来源的唯一产业。每逢立秋那纸巷的水冰的不能入手,尤其到了寒冷刺骨的冬天,巷内结冰也不肯停下来休息。冬季每抄一帘纸就在巷头小锅烧的热水中淯一下手,一天下来要抄近五千多张纸。抄纸任务完成抽空还要务习自留地。不论种小麦还是套种玉米,夏收的地又种上了大白菜、菠菜、萝卜和青菜。种复种(荞麦和菀豆),在父母亲的精耕细作下都是高产。秋收把蔬菜变卖兑换成粮食,解决了全家吃饭、食用的油盐酱醋,喂养的鸡猪兔出栏,年底还能给兄弟姐妹添衣做裤。 好的生活靠辛勤的劳动。每逢冬季半月一次扒炕洞使我有点切阵(将烧炕灰和土一起扒出用推车一车车运出。再把事先从地里拣的土块圪塔一车车推进灌入炕洞,再从涝池挑水或破冰块浇到炕洞灰和土块上拍实封顶。一个冬季下来不少于二十立方,计工约一百多分,扒炕这活儿一轮上我就有点怕(因三点起床一直干到天亮,几乎睡不上囫囵觉)。 记得1967年入秋父亲利用空闲时间把一棵老沙枣树、两棵老杏树放倒。把主杆侧枝截段分粗细用绳捆成捆,到冬天往城里饭店旅馆卖,解决一年的日用开销。想想那时进城可不容易,赶上大轱辘牛車,往返进城得七个多小时。进城卖柴晚上三点多出发,在天亮前赶到旅馆和食堂,把柴御到指定地点结帐才完事。我和爹吃过饭顾不得转商店览大街就往家赶。小时候记得我家门前是一条从南通向比的路槽,一直通向民用机场。东北边是姚家涝池旁边是姚家庄子,庄内住着姚立业、姚正业、姚成业。路西住着张明智,他家墙高院深占地面积几乎有两亩多,相邻北墙有个果园约五亩地有余,内有各种果树还有少见的芍药。 父亲在家排行老大,二叔在甘浚工作,三叔任生产队会计,四叔挨饿时跑了宁夏,五叔生下就送给了山丹西屯黄家,是爷爷的老朋友也是得力的销纸商,那时我爷爷就经营着纸坊。奶奶生了五男六女,大姑嫁到和平汤家什张世金家,二姑嫁到党寨中卫闸杨家,三姑嫁到和平李家墩刘登安家,四姑因逢饥荒被正宁人拿炒面和食饼换走,五姑嫁到本村四社张福堂家,六姑嫁到大满什信闸。我还有个六爷爷从我记事起就打光棍。奶奶是个小脚女人,我5岁时奶奶就中风卧床,母亲一日三餐给奶奶喂,畏饱喝好。父亲帮奶奶翻身、擦身、接屎端尿近两年,一直伺候到去世。 母亲是邻村城西闸人,生时曾家外奶因大出血死亡,邻社李家外爷、外奶抱回养大成人17岁嫁给父亲。据三姑妈讲“妈妈到张家担负着全家家务事,做饭洗衣、家禽家畜的喂养,闲时还抽空晒纸,她从不示弱。到大集体还担任生产队女队长,带领女社员春耕播种,夏天挥镰割麦,拨苦豆偶绿水,秋天扮玉米砍葵花、割谷子拔荞麦一直忙到冬。我们家因子女多劳力少,爹妈除务习自留地外一门心思扑在挣工上。一年下来含农家肥在内工分不到1100分,忙碌一年不仅分不到红而且还欠生产队口粮款。每个工日值不到六角钱。 三年大饥荒办集体食堂按人数供应豆饼、红薯干、麻榨外加已发酶腐烂的苞菜叶、甜菜叶。集体食堂开在马家老庄,按人头称斤煮汤每人一碗,哪真是清汤照月亮,为解决饥荒不让儿女过的
下一篇
李爱春

李爱春

?-2017
籍贯不详
张好元

张好元

1928-2003
籍贯不详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