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杨许祠堂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73601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73601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亲情指数为四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七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小东]于2013年 07月 04日创建    馆长:[小东]  管理员:[杨启然

【祭文悼词】

怀念姥爷优秀祭文推荐

小东 于2013-09-03 18:40:18发表

 

 
        姥爷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位离开我的至亲,以前每当看到书上、电视中、和周围人的亲人们去世时,我虽也有感触,但也只是局外人,一个旁观者。而这次我深刻体会到了亲人离去的悲痛,当你知道的时候留给你的只有伤心和遗憾。我知道人会有生老病死,之前,姥爷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我也无数次的想过接到我妈报丧时的情形,甚至有时都怕接到我妈电话,但这一天还是来了。6月21日早上姥爷在睡梦中去世了。
 
        综合了母亲和姥爷在世时的描述。姥爷的生平大概是这样的。姥爷生于民国十年(1922),兄弟五人,排行老四。当时家庭还算宽裕,幼时在县城读书,那时还叫高小。经常在木塔上玩耍,有时可以爬到塔尖上。长大后,为人仗义,常常为朋友用自己的钱财去打点,姥爷第一任妻子病故,留有一女,女二十左右也病故,姥姥属第二任妻子,育有两儿一女。解放前后,姥爷曾吸食过鸦片,最关键是还有把鸦片制作成白粉的技术,周围村庄中也算是有名气的人。后来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八百银元换了几亩地,不幸的是,没过几年就土改了,为此文革时还背上了富农的帽子,家里也饱受痛苦。六零年左右,那时母亲还小,姥爷因为吸食和贩卖鸦片被劳教8年,回来后在村里务农,直到去世。
 
        我10岁之前,我在北楼口住,周末的时候每次回大临河,总能看到姥爷推着一辆自行车在路口等我们,然后整个周末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白天没事偷着抽一毛钱一盒的大槐树,院子里还有两棵大树中间用一根绳子做成的秋千,晚上睡觉前躺在被窝里一起听姥爷讲故事,现在想起也会很惊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故事。第二天早上可以不用早起,尿憋的实在不行的时候,姥姥给拿一个空输液瓶,眼睛都不用睁,站在炕上就地解决。尿完继续躺下睡觉。到周日下午要走的时候,总是那么的不情愿。记得有一次在路上等车,车到的时候。我顺着小路就跑到玉米地里,可惜还是让逮回来了。
 
        我10岁的时候,我家搬回了大临河,那时刚好读四年级,一直到十六岁时去外面读书,这六年也是和姥爷接触最多的几年。姥爷家离学校比我家近,放学后总是去蹭饭。煮山药、辣椒油、姥姥碱大的馒头记忆中还是那么的香。表弟小时候一直在姥爷家生活,所以姥爷那也成了我们表兄弟们胡闹的大本营。葬礼期间,和表弟在姥爷灵前回忆了以前的好多事情。无一例外,没有一件好事。可能影响最大的就是那次“蜜蜂事件”了,记得当时和军军在姥爷家门口的巷子里玩,巷子尽头有一堆不知哪家打完籽的空向日葵饼,上面零星的爬了几只蜜蜂。突然我的指头被蜜蜂扎了一下,为此我和军军决定报复一下蜜蜂。用棍子开始打蜜蜂,中午的时候回到家里还带了几只蜜蜂的尸体,当时姥爷正和姥姥在屋里弄饭,我和军军继续折腾蜜蜂。不知道谁提出了最恶毒的方式,用蜡水去炸蜜蜂的尸体,于是堂前(方言,农村里平房进家门的房间)就成了一个行刑场。不到十分钟,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成群的蜜蜂飞进家来,窗户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蜜蜂,但是这些蜜蜂不扎人。姥爷气的把我们全都赶了出来,锁住门出地了,这也是我印象中他第一次发脾气。姥爷平时对我们从来不发脾气,基本上都是顺着我们。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在姥爷家做了一起又一起的恶作剧。在野地把姥爷地里的山药全挪到一窝、想给姥爷个惊喜,结果等姥爷挖的时候发现全臭了;看到邻居家的鸡不爽,就把它放到院里的枯井活埋了,这事过了好几个月才敢说出来的;和姥爷去浇地,把别人的葵花和玉米打到一大片,最后姥爷吓唬我们,人报警了,都量鞋印了,害的我们好几天不敢出门;好事也是做过一些的,放假的时候经常帮姥爷追肥、收玉米、挖山药。再大点的时候早上给姥爷去送水、偷接有线电视。那时在村里住,每天早上姥爷都会到我家来串个门,说说最近村里的新鲜事。
 
        04年的时候我来北京上大学,从此见姥爷的机会就少了,一年只有暑假和寒假能回家。08年工作后机会就更少了,再加上我家搬到了县城,每年只有国庆和过年的时候回去一天,但每次进家门的时候都能亲切的听到,哎呀东娃子来了。可惜每次我也只能陪老人四五个小时,下午就返回了县城。去年国庆我结婚了,姥姥和姥爷没有参加,亲戚们怕年龄大不经折腾。听母亲说姥爷其实是想来的,只是没人敢去接,姥爷,外甥不孝。
 
      现在,每次想起姥爷的时候还觉得他还住在那小屋,还觉得一进门会听到“东娃子”,还觉得整个葬礼只是一场梦。

杨许

杨许

1922-2013
山西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7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