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永远怀念敬爱的父亲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74091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74091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亲情指数为六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五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陈英杰]于2013年 07月 17日创建    馆长:[陈英杰]  管理员:[陈志強] [陈秀清

【祭文悼词】

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优秀祭文推荐

陈英杰 于2013-09-01 22:36:07发表

   

 

    3月12日,爸爸在医院确诊为M5型白血病。全家人都惊呆了。我和妈妈在病房走廊的拐角处失声痛哭了一场。擦干眼泪,回到病房,和爸爸说是得了贫血病。却偷偷地把寿衣准备好了。

    爸爸第一次住院是从3月12日到4月5日,历时25天。爸爸的身体此时已经很虚弱了,发高烧,心脏跳得厉害,睡眠不好,体重只有51公斤(穿着棉衣)。输血后,各项症状都有明显好转。爸爸每天基本上都躺在病床上,除了吃饭、如厕,偶尔也会下地坚持走一会儿。这期间,爸爸经受了种种折磨:两肋痛得不敢翻身,只能平躺;大便不通,要靠打开塞露;胃痛、胃胀;浑身无力。每天从早上就开始打各种吊针,一直持续到深夜。期间,爸爸又患上了急性胰腺炎,不能吃饭喝水,只能靠打营养液维持基本体能。鼻中还插着导流管。
    爸爸顽强地同病痛做着斗争,此时他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时在病房里走步,当走到窗户跟前时,他会逗留一会儿,向窗外眺望,那种渴望出去的神情溢于言表。我们姊妹3人和妹夫日夜轮流照顾。我们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把每天治疗情况和效果及爸爸的状态都做了详细的记录。病情的起起伏伏也牵动着家人的心。有时爸爸觉睡得比较好,心情就会好,吃饭也好,我们也跟着高兴。有时状态不好,我们也暗暗着急。记得是3月25日,请来了老中医张大夫父子为父亲做中医治疗,效果明显。从此,爸爸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指标也开始上升。经与妈妈商量,我们拒绝了医院关于化疗的建议,我们不愿意看到父亲再遭受痛苦。住院期间共输血5次,每次300CC。清明节那天,在经历了25天的住院生活后,爸爸终于回到了家里。如果他没病,他一定会带领我们去给爷爷扫墓,然后全家在一起吃顿饭。
    之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爸爸每周接受一次中医治疗。所谓治疗,就是用一片较钝的砭石在两指跟处切出一个小口,把里面的白色的粘质物挤出来。爸爸每次都大声喊叫,我们有时还笑他,想必很痛。但治疗效果还是不错。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发过一次烧,其他症状也消失了,各项指标也稳中有升。爸爸的体能也大为提高,不再躺在床上,而是下地走走,听听收音机,到后来可以拿着小马扎下楼晒太阳,吃饭睡觉也很好。这两个月是爸爸最后岁月里状态最好的时光,也使我们燃起了新的希望。我们依然每天做着记录。每周去万华医院查血常规一次。爸爸坚持不用我背他下楼,回来上楼也坚持自己走一半。他怕累着他的儿子,其实他那时体重已经很轻了,只有80几斤。
    5月下旬,爸爸实在受不了治疗之苦,提出不再中医治疗。刚开始,我坚决不同意。可爸爸说每次治疗的前两三天,都会有一种恐惧感,使他睡不着觉。无奈之下 只好同意。从此,爸爸的各项指标开始下滑。6月9日,由于发烧,再次住进了医院。当时女儿正在高考,爸爸嘱咐家人对我保密。
    在医院里,我劝爸爸重新考虑中医治疗,他坚决不肯,可能老天爷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不想让他再受痛苦了。当时,由于心急,我可能没有注意说话的语气,爸爸很不高兴。我心急如焚,情急之下于6月12日飞赴石家庄求医。医生的话浇灭了我满腔的希望。在回来的路上,我意识到爸爸的生命不会有多长时间了,几度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在此之前,我从未丧失过对爸爸康复的希望。后来,妈妈告诉我,当爸爸知道我去石家庄为他求医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可是爸爸,我们这点努力对您的大恩大德来讲,又算得了什么呢。
    6月16日,父亲节,我觉得药物已经不会对爸爸的病有什么作用了,我到金店为爸爸挑选了一只金坠,菩萨形象,又配了一条项链,希望菩萨保佑爸爸健康长寿。巧的是,这个坠子正好是6.16克,与当天的日子相符。在病房,以我们姊妹3人的名义送给爸爸时,能看出爸爸很高兴。这是爸爸一生戴过的唯一一件首饰。后来,在整理爸爸笔记时,看到他对此事有详细的记录。
    6月17日,在住院9天后,爸爸要求出院,回到了家里。回家一个周后,又开始发烧。刚开始药物还可以控制,到后来就不太起作用了。我们每天都密切关注着爸爸的体温,小小的体温表成了全家情绪的晴雨表。体温正常时,爸爸心情也好,全家人的心也都放了下来。体温一高,爸爸的情绪也受影响,全家人都跟着着急。这期间,换过两次药,都不太管用。此时,爸爸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他将不久于人世了,让弟弟妹妹把他交代的事情详细记录下来。一次,爸爸对我和我妈妈说,我这病是好不了了,再这么下去把你们也拖垮了。原来想照张全家福,现在看也照不成了。原本想回村里物色一块墓地也去不了了。凄凉之情不忍听下去。
    7月12日,爸爸最后一次输血,基本上已经不太起作用了。15日晚,爸爸可能发烧一晚上,连起床都做不到了。16日早晨,爸爸发烧近40度。我联系好医院,11点背爸爸下楼,爸爸双臂已没有一点力气了,但神志清醒。下午,在医院爸爸想喝奶粉,我赶快回家拿,不巧电梯坏了,只好跑楼梯上去。拿到医院时,爸爸已呕吐不止,不能再喝了。这也成为一大遗憾。直到此时,也没有想到爸爸就要走了。
    2013年7月16日16点06分(六月初九),爸爸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安祥地去了。
    明天是爸爸离开我们49天的日子。爸爸去世后,这一幕幕一直在我眼前晃动。谨以此文纪念我们伟大慈祥的爸爸。爸爸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是与人为善的一生,是操劳的一生。爸爸,我们永远怀念您!
    愿爸爸在天堂一心向佛,快乐永远。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儿志强在葡萄牙拜写于父亲七七前夜

 

上一篇 下一篇
陈家宴

陈家宴

1936-2013
山东烟台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7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