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远方的思念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113347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113347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39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三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八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房汉臣]于2015年 05月 03日创建    馆长:[房汉臣]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父亲的背影优秀祭文推荐

房汉臣 于2020-09-07 15:08:08发表

      深夜,突然醒来,眼前浮现父亲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里留下的那飘摇的背影,不禁潸然泪下,内心犹如滋润着一汪氤氲的汩汩温泉,既感到温暖,又有种瑟瑟的悲戚之感。

  父亲是中国最普通的农民,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吃了很多苦,晚年得了食道癌,在病痛的折磨中苦苦挣扎了好几年。2015年3月他因身体不适,再次入院体检,发现癌细胞已经转移,距离首次食道癌手术已经过去了四年多,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愁眉不展,可他还是那么乐观。
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接受了化疗方案,可没想到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其实化疗就是一把双刃剑,对于身体虚弱的父亲来说反而加速度了他走向死亡。如果当初不去化疗,或许他的生命会延长几个月甚至一年,可是如果当初在家里“等死”,我们做儿女的又于心何忍呢?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3月入院(A院,妻子工作的单位)时,他健步如常,可是到7月3日出院时,身体非常虚弱,骨瘦如柴,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就在六月上旬,父亲下床已经有点吃力了。为了不拖累我们,他仍然坚持自己照顾自己,我们兄弟三个只是晚上去轮流陪护。就在这当儿,我的妻子踩踏摩托摇把点火时,因不小心踩差了,导致一根脚趾骨折,也住进了A院。就这样一个住在骨科,一个住在了消化内科,在这之前,妻子每天都去看父亲,给他带吃的,嘘寒问暖,可一下子两个人都需要人照顾,真是祸不单行!白天,我们做儿女的要上班,晚上,还要照顾孩子,所以一直以为他还行,不需要人照顾。可是我们都想错了,那是父亲在用生命的最后一口气,最后一滴血苦苦支撑着……   
    

       父亲不知听谁说二儿媳(我的妻子)没有饭吃。于是在走路都颤颤巍巍的情况下,中午拿着儿媳的职工饭卡五步一停,三步一喘,总算挨到了职工食堂,正欲打饭时,被一位男医生给训斥了一顿:“你一个病人跑到职工食堂来干嘛?!走走走!”(医院里职工食堂与病人食堂是分开的,为了父亲吃饭方便,妻子把饭卡一直放在他身上,其实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不,不是,我是给儿媳妇打饭,她也是你们医院的职工,脚趾骨折了。你放心,我得的是癌症。”父亲自知有点理亏,加上身体虚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用近似哀求的眼神仰望着他。可是没有用,还是被身材高大的医生连推带拽地赶了出来。他端着空饭盒,喘着粗气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脸色苍白,面容十分憔悴,一副极度失望的样子。这世道到底是怎么啦?自己一辈子贫穷被人看不起也就算了,面对强势的人总是矮三分,一味地忍让,临了还要被人欺负……一想至此,泪如泉涌……
坐在台阶上,时间长了,腿麻了,很难爬起来,他几次挣扎,几次失败。一位年轻的护士不嫌弃他,跑过来把他扶了起来。
“爹爹(安庆方言,老大爷的意思),你家里人呢?怎么让你一个病人出来打饭呢?”
“他们都忙……”父亲欲言又止。
“来,爹爹,我帮你打饭,你放心吗?”姑娘很热情。
“这孩子,瞧你说的,我谢都来不及呢,怎么还会不放心呢?”父亲倚着墙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她。姑娘微笑着接过父亲手中的饭卡和饭盒快速地打来了饭菜。
“爹爹,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扶你去病房?”姑娘递过饭盒说。
“不用了,我慢慢走行,真的谢谢你,姑娘!”父亲说完,姑娘便走了。父亲又拖着他那两条病腿(小时候大冬天光着脚上学,光着腿在泥塘里挖藕,老了腿也落下了许多毛病,经常半夜抽筋,那种痛苦只有亲历的人才能说得出来),又是三步一摇,五步一停地向前挪动。正常的人,用了十分钟便能搞定的事,他竟然用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但是在他那儿比几千米还要远,还要难。
      

       当他推开儿媳病房的门走到她面前时,我的妻子惊呆了,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一个正生着病、身体非常虚弱的老人来照顾另一个躺在病床上走不了路的年轻人。妻子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叫一声:“爸爸,你!”父亲无精打采地笑了一下,放下饭盒便又艰难地离开了,看着他渐渐远去的飘摇的背影,作为儿媳的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了多少时间才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
晚上,妻子告诉我今天发生的事,顿时,我的鼻子一酸,泪水迷糊了我的双眼,我对不起妻子,更对不起时日不多的老父亲。工作真的就有那么重要吗?难道就不能请假来陪陪他吗?……内心百感交集,有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
   夜色中,我用轮椅推着妻子一起去看望父亲,他已经吃不下多少饭了,姐姐每天送去的吃的喝的几乎都会剩下许多,有时在保温瓶里闷了一天都变味了。他每天靠吊水维持生命,身体日渐消瘦,形同枯槁,三天不见,我几乎不认识他了。
他正在吊水,见我们来了挣扎着爬起来。我赶忙上前把他扶起来,双手紧紧地攥住他的手,为了不让他难过,我强忍着要流出的泪水,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手指干瘦干瘦的,只剩下一层皮包着的骨头。
那一夜,我失眠了。他那飘摇的背影在我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
醒来,枕边一片湿……   

 

 


上一篇 下一篇
丁容珍

丁容珍

1924-2018
江苏省南通
房金民

房金民

1924-2014
江苏省南通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20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