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家有哑兄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92234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92234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5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沈开强]于2020年 05月 05日创建    馆长:[沈开强]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悼哑兄开喜百日祭文优秀祭文推荐

沈开强 于2020-05-16 15:23:45发表

   

——悼哑兄开喜百日祭文

 

哑兄开喜,排行老三;肝癌而殁,呜呼痛哉。

哀吾仁兄,虽哑聪慧;侄辈成行,视为己出。

逢年过节,柴肉足备;恭迎亲朋,怡然自得。

新冠病毒,肆虐神州;僻壤乡里,封村禁聚。

怜吾哑兄,孤寂远行;青山不语,苍天含泪。

 

哑兄远去,逝水不还;缅怀铭德,典范长存。

老茧皱纹,阅尽沧桑;犁耙背篓,风雨兼程。

踝骨崴折,韧而自愈;侍奉长亲,终生不辍。

农闲娱牌,邻里融融;樽酒豪情,苦累皆忘。

哑兄愿景,正能盈盈;一生黄牛,誉满绕围。

 

公元2020515日(农历四月二十三),是开喜去世的一百天,开喜已经走了一百天了。

在网上,我给开喜建了一个纪念馆,想必开喜也看见了,有时间我就去看看,献个花、烧柱香、供个祭品、说说话……我们大家都感觉开喜还在,还在耕田爬犁,还在喂猪喂牛……

今天下午,我专程回到绕围坡开发哥为开喜写好并包装好了包袱,母亲早早的就将开喜百日祭的香火准备好了,只等我回家。五点整,我和开发哥、开新、兴平、开珍一行五人,来到学堂包前,整理开喜墓前的杂草。

我默默站在这堆乱石中,这里排列着沈氏家族的墓冢,每一个墓冢代表一个失去的生命。据说这里是沈氏先祖看上的风水宝地,人死后被送到这里,埋葬在这荒凉的山坡上,然后在风和日的吹晒下,在雨和雪的浸溶里渐渐消逝。是的,终于自喧嚣的人世永远消逝了。但是他们的亲人却为他们立下一座座小石碑,被留存下来,遗弃在山边,听竹林萧萧,看白云悠悠,任四周的树叶由微红的嫩芽而新绿、枯黄、又转为深红。这种葬式被称之为风化,也称为化野。

他们悄悄的去,正如他们悄悄的来,岁月的流逝,人们渐渐忘记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的名字已写在风里,随风而逝了。人生无常,似雾似露,真乃“化野的露,鸟边的雾”,只是每年的大年夜,在每一座墓冢前点燃一支蜡烛,来悲悼这些现在已不知名的、渐已淡忘的。

庚子年的正月十三,五十八岁的开喜也孤寂的来到这里。开喜就这样走了,他活着的时候所有的苦和累都由自己承担,从没有麻烦过别人,连最后的走也是这样。他没有带走金和玉,也没有留下金和玉。不过,却留下几亩李子果园和满阶沿的柴禾,还有乡亲竖起大拇指赞口不绝的勤劳精神。

李子果树园,今年已经成林,恰好今天张昌杰请到了镇村干部以及专家们到绕围坡现场参观。想起开喜精心栽培李子树,打药、除草、修枝……不由得鼻子酸酸。

开喜一辈子信心满满,虽然终身未娶,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没有成家,从不认为自己没有子女。在他的骨子里,所有的侄儿男女都是他的孩子。兄弟姊妹们、侄儿们的每一点成绩,都是他的希望所在,都是他勤劳不辍的无穷动力。

不能忘记,下葬时分,雨丝淅淅沥沥地落着,白色的雾像一张网围了过来,头发上挂满水珠的乡亲找来一张油布,在墓地搭起了帐篷。掩棺砌墓,直到圆坟,才拆除帐篷。

山河同悲,泪洒绕围。亲人们默默地在开喜墓前跪拜上香。

 

李含苞,草吐绿。土坑坡下蹒跚行,频频摸枝头。

风萧萧,雨清凄。学堂包前亲朋祭,樱花纷如雨。

  

封村矣,封路矣。掰着指头盼苍天,病入膏肓矣。

今生缘,来世缘。奈何桥头吻大地,缘来缘去矣。

 

曾记得,我揉捏他浮肿的小腿、抚摸他隆起不消的腹部,比划着,打几天针,就可以消退的手势,他抿着嘴巴点点头的情景。

曾记得,我握着他瘦骨嶙峋的手,劝慰他说等他病愈后,还要和他一起去牵牛赶羊。

曾记得,我抱着他为他换内衣,他连连摆手的情景,我知道那是开喜最后的一点尊严,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抱过他……

今天,我又看到了与他相依为命的犁耙背篓,犁耙背篓是否还眷恋着开喜苍老憔悴而衰弱的容颜?而他还来不及向他们打个招呼,就已悄然离去……

今天,一向喜欢热闹的他一定在天堂默默注视着,一定能看到我们大家为他上香、烧纸、化包袱,一定听到了鞭炮声,看到了袅绕的白色烟雾渐渐飘散……

我仿佛看见开喜在那袅绕的烟雾中,含笑点头、指指点点,或慨叹不枉来人世间这一遭吧?

有人说,人去世后灵魂依然留存在时空里。我相信,肯定如此,开喜一定如平日一样用慈爱的目光关注着我们,一定懂得我的沉默。愿开喜在天堂里听到我们的心声,收到我们的祝福。

如吉田兼好的《徒然草》所说:“如果化野的朝露不会消失,鸟部山头的青烟一直弥漫在天空,将是何等的索然无味。正因为这世上一切都是无常的,所以才格外美好。”

黄昏时分,残阳似火,西天留下一抹酡红,落日的余晖渐渐隐去群山穆穆,众墓寂寂,这也许就是生命。我沉浸在这样的黄昏里,听几声归巢昏鸦的噪舌,隐约传来似有似无的木鱼笃笃,已经体会到那种诗意的悲凉了。

生命最终都要与大地融合为一体。当生命与田野交织,也是生命的另一次生长……

(公元二〇二〇年五月十五日于绕围坡老家)


上一篇
沈开喜

沈开喜

1962-2020
湖北宜昌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20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