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家有哑兄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92234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92234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5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沈开强]于2020年 05月 05日创建    馆长:[沈开强]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永久的思念优秀祭文推荐

沈开强 于2020-05-09 17:02:34发表

 

 

人生苦短,来日不长,珍惜当下,珍惜身边亲人。这些道理或许我们都懂,但不经历生死离别不会切身感受其内涵。作者用平稳顺畅的文字讲述至亲离别的伤痛,抒情的基础不乏富有哲理的警句爆出,耐人寻味!

 

在葛洲坝中学励志班就读的侄女杨柳叶青说:“今天上午十点,我们要对抗疫中逝去的英雄和同胞默哀三分钟。”为了让孩子有仪式感,我带着侄女杨柳叶青,早早地来到集镇上的神牛广场,超大的显示屏直播着中央电视台的抗疫报道。

上午10时整,广场上一片肃穆,三峡坝区防空警报鸣响,汽车、船舶鸣笛声响起,组成了一首庄严的协奏曲,祭奠牺牲于新型冠状病毒中的同胞、烈士。我和杨柳叶青,还有很多自发来到广场的居民,面对大屏幕、面向长江,默哀三分钟。

一瞬间,家事、国事齐涌心头。想起疫情中,殁于肝癌的哑兄,心如刀绞,不由泪流满面……

 

白发人送黑发人

 

不能忘记二月六日凌晨一点,母亲起床了。

“您起来干啥啊?半夜冷,不要感冒了啊。”看到母亲披着棉袄,来到开喜床前,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刚才你们谁敲了我的门,到我房间去了?”我和开发哥一直都守候在开喜床前,面面相觑,有些惊愕。

“没啊。我们一直在这里啊。”

“刚才似乎有人敲我的房门,说了声我走了啊。把我惊醒了,我就起来了。”作为母亲,儿子开喜患上肝癌,知道他的时日不多了,心中的煎熬使她辗转难安,也或是幻觉吧。“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年迈八十的母亲不能接受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我睡不着,起来陪陪开喜吧!”母亲轻声说道,似乎是自言自语。

母亲知道为护理老三,日夜守候,大家都疲惫不堪了。于是坐在客厅陪伴着我们,打开老三的相册,一页一页看着哑兄的每一张照片。

开珍、小姐夫及孩子们都睡了,我和开发哥守在开喜床前。开喜短暂的安静后,我望着窗外,隔着一层泪幕,朦朦看到窗外无尽的黑暗。天,淅淅沥沥飘着细雨,拂来丝丝寒意。

一直观察着开喜的开发哥轻轻的对我说:“小舅爹快过来,四舅爹好像要说什么?”

这时,哑兄缓缓抬起左手……指了指天花板……又缓缓落下……我握着哑兄的手,他手腕上的表记下了这一时刻:六点二十分。哑兄双眼渐渐失去神采,安静的走了……

我匆匆去叫醒了开珍、小姐夫,叫来开炽哥,母亲、开珍低低的哽咽着。面对疫情,没有时间让我们撕心裂肺啊……

 

田园的向往

 

与同事闲聊中,谈及老家、谈及家中亲人,谈及退休后的归宿问题,有的说去周游世界、有的说到大都市随子女而居……我也没有啥志向,笑着说:“将来退休了,我就回到绕围坡老家隐居,过世外桃源生活。和马子(本家兄弟沈开新的小名)、牛子(本家兄弟沈开云的小名)、四子(哑兄的小名)玩去的。”

开新、开云是家族五服内的兄弟,均为大龄单身。其实我是割舍不下家中的哑兄啊,他终身未娶,老了也要有人陪伴吧。

说完,大家都为之叫好。是的,老了,回去陪陪哑兄,去过那乡村田园的惬意生活,兄弟俩一起相依相伴,逢年过节的时候,侄儿男女们才有所期待,有根所依呢!

哑兄的身体一直都是很棒的,在老家和母亲相依生活,撑起了家里的一切。按自然规律,假如八十多岁的母亲有一天走了,哑兄会孤零零呆在老家。那么,我该怎么做?哑兄需要我们的陪伴。

每次双休假,我都要回去看看母亲,也是看看哑兄啊。不能忘记每次回到家里,哑兄看我的神情,那笑眯眯的样子,有那么一种以我为豪,觉得我是他的期盼和骄傲,是他在家勤勤恳恳劳作的精神支柱。

当我和马子、牛子谈及此事,叹息说:“因为终有一天,母亲也会离我而去。而今老三不在(世)了,没有了那可亲、可敬、又可怜的哑兄,我退休后,回绕围坡老家还有多大意义呢?”

现在都不敢看手机里哑兄的照片,哪怕只一眼,心就会绞疼,无法释怀。

 

哑兄的三天回煞

 

时常听老人们说:人死后的第三天是回煞。有魂魄也好、是迷信也罢,权当是自己给自己编织的记忆,或深或浅。

二月八日是哑兄去世的第三天。邻居说:“今晚是第三天了,你们听着啊,哑巴开喜会回来的哦。你们会不会害怕啊?”

儿子文扬回答说:“这几天晚上,我一直都在听着,真的盼望三爹回屋子里,弄点响动呢!有了响动,我就知道三爹回来了……”

在儿子的泪目里,亲人的鬼魂依然是亲人,甚是期待三爹的“三天回煞”。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我们大家庭里还有一句“吾家有哑兄,回家有依靠”的肺腑之言,绕围坡父老乡亲无不对哑兄伸出的都是大拇指。假如你了解我们的家庭,了解哑兄的身世和为人,了解哑兄在我们家的地位,就一定会深深感受到,我们真的不是为了文字而文字。

想一想哑兄腊月二十六出院时,我对他许下的承诺:过完春节,再带他去住院。天不遂人愿,没想到国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封城封村,无法满足哑兄的愿望,尽管我们也知道那都是徒劳。

在哑兄生命倒计时的日子里,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癌症一点点吞噬的画面。远在天国的哑兄,你好吗?

自从哑兄走后,一个人走夜路,路过哑兄墓前,风吹过来的时候,多想是他跟在我的后面,回来看看我的。

人间的悲欢离合每天都在上演着,这个清明注定忧思成河。生命真的很脆弱,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

 

我擦了擦朦胧的双眼,拉着侄女,低沉地说:“回家吧,上网课去……”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清明于三峡)


上一篇 下一篇
沈开喜

沈开喜

1962-2020
湖北宜昌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20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