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父母纪念馆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84235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84235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496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徐泽星]于2019年 10月 12日创建    馆长:[徐泽星]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父亲三周年祭优秀祭文推荐

徐泽星 于2019-11-16 19:59:21发表

     各位亲友:你们好!   

值此父亲仙逝三周年到来之际,我们兄弟姊妹,邀来至亲好友,相聚一堂,举行纪念仪式,共同追思父亲。在此我代表我和我的家人向所有参加这次祭奠活动的各位亲朋好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的父亲生于一九二九年正月二十一日,卒于二零一六年腊月二十四日,享年八十七岁!慈父离开我们已近三年,三年间弹指一挥,恍如惊梦,今日举行三周年祭奠,我等兄弟姊妹,长跪祭堂,焚纸上香,愿天堂之父,英冥食飨!
    父亲一生生活简朴,勤勤恳恳,终身务农。农闲季节以手艺谋生,贴补家用,六十岁以前几乎终日奔波劳累,很少看到他闲赋在家,但他从不抱怨劳累之苦。父亲一生永不退休,直到80岁的时候还在骑自行车经营着小买卖,以他的话说做生意是为了放松心情、锻炼身体,更多更好的接近乡邻朋友。父亲一生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也从不浪费一粒粮食,父亲生在乱世,他是从饥饿和贫穷年代走过来的人,所以他知道当农民的苦,更知道一分钱、一粒粮都是血汗换来的,他有一颗草根之心,一直坚守着农民本色,保持着农民纯朴善良的优秀品质
父亲为人忠厚,性格正直,真诚对人,他的一生不会吹捧逢迎哪一个人,也不会打击压凉哪一个人,对有权势的人不会阿谀奉承,对老实人更不会欺负打压,这一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当生产组长时体现的尤为突出,父亲的做事和为人也得到了大家一致好评。
父亲做过挑夫,解放初期去南乡用双肩挑过粮食,也用独轮木车推过粮食,忍饥饿顶炎寒来回几百里路,只为赚取一点口粮养活他的孩子们。
上世纪六十年代父亲给公社赶过马车,马车队是公社的一个集体企业,在当时,那是一份很不错的差事,工资可以拿到在队里干活的三倍,父亲说那是他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机遇,但是因为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最终还是返乡继续务农。
父亲在村里的施工队学了一套很精谌的木工活,谁家建房上粱订椽子都是他领头去做。那时候给谁家帮忙都不兴要工钱,三间房子的木料干下来就要五六天时间,父亲都能坚持把忙帮到底。他给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有不下雨的天,没有不用人的人。这话虽俗但对于我们却收益终身。
我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是七十年代初期,我们家人口多,劳动力少,二哥在部队当兵,大哥在榆厢林场上师范,我和姐姐还要上学,光靠父母亲两个人挣工分确实养活不了家了,到了春天就会出现一段断粮的日子,没办法,父亲狠狠心,就出去做栓簸箕栓扫帚的手艺活儿,这样能挣钱多买点工分。所以父亲跟队里私下商量,一个月不出工,要给队里出两个月的工分钱,那时候是在改革开放以前,全国都在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单打独斗出去挣钱在当时来说算是一种“投机倒把”行为,为了养家,父亲是担着被批判的风险去做的,还有那种走街串巷的辛苦和奔波劳累是可想而知的。现在想想,生产队和父亲的这种默契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也算是一种安徽小岗村式的创举。
后来生产队分成了生产组,好政策来了,组里每家每户都有了余粮,填饱了肚子,再后来土地包产到户,国家政策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父亲第一个在农闲时节走出家门,利用他的社会关系,给乡镇供销社加工大扫帚,那时候父亲的手艺活几乎走遍了全县所有的供销社,在供销系统,说起栓扫帚的老徐,几乎没人不认识他的,他的手艺他的名气,至今都令我们做儿女的深感骄傲,也让我们深感自愧不如。那时候加工一把扫帚一毛多钱。父亲是个栓扫帚的好手,他栓的扫帚自始自终都不会松动不会掉头,所以许多供销社的活儿只留给父亲去做,他一天可以栓五六十把扫帚,收入七八块钱,而且也不用再买工分了,我感觉那是父亲最有能耐、最了不起的时候,也是他心情最好的时候。
再然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的需求,父亲自己做起了扫帚加工的自产自销,不再单纯的挣加工费了,这样的话根据市场行情一把扫帚能挣到五毛到一块钱,那时候没有机动车,每到星期天父亲都会让我们帮忙去县城拉架子车采购原材料,但是更多时候还是父亲一个人拉车往返于睢县和宁陵之间。虽然累,但是它从不叫苦,在他看来,这就是我们全家人幸福和美好生活的来源!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慈父,但也有严厉的一面,他教我们如何做人,教我们如何谋生,教我们如何种地,每当我们做错了事,轻者呵斥一顿,重了也会狠狠的惩戒我们。父亲没有文化,说不出多少大道理,这也许就是他认为对我们最好的教育方式吧!父亲在我们面前树立了威严,却也给了我们以刚强
在父母的养育和操持下,我们兄弟姊妹各自都成了家,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父母亲的见面机会也少了起来,好多时候只有到星期天才能回老家看望他们,每次见我们,二老都一再叮嘱,回老家不要买这捎那的;他叫我们节省,叫我们少花钱多攒钱;叫我们好好上班,把本质工作做好,不要总是挂念他们。父母为我们操心一辈子,在他们心中,我们就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多少次,我们把老人的责备和叮嘱显得心不在焉,现在父母不在了,昔日的唠叨已经远去了,我们才明白,唠叨不是你想听就有的,今天我们多想再聆听一次那种不会再有的唠叨呀!
  父亲!一个伟大的称呼!您承载了多少对子女的抚养义务和对家庭支撑的责任! 
父亲!一个响亮的名字!您一生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而我们回报给您的却太少太少。 
父爱如山,您用一生倾尽全力抚养我们,支撑起我们的大家,使我们一个个建起了自己的小家,过上了富足的生活,而您和母亲却相继离我们而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每当回想起来,总感觉您走得匆忙,我们陪伴您太少,回报您太少。虽然苦尽甘来,你们却享福太短太少,让我们追悔莫及。亲爱的爹娘,您可知您的离去让儿女心中有多少不舍!又有多少寸断肝肠!
愿父母在天之灵,护佑您的子孙:家和财旺,福寿双至,万事亨通,家门振兴。我们定会铭记父母教训:诚信为本,正直做人,勤俭持家,和睦相邻。愿父母九泉之下,安息放心。严父慈母品格风范,万古长存!
最后,让我们以铭刻在父母纪念碑上的一段碑文作为本祭文的结束语:亲爱的父亲母亲,感谢您用毕生的精力养育了您的儿女,让我们各自成为了自强不息的人;感谢您用自己的言行为我们树立了人生的典范,教会我们勤恳做事,善良做人!亲爱的父亲母亲,我们永远想念您!    
您的儿女叩首敬拜

上一篇
杨氏

杨氏

1928-2012
河南省宁陵县
徐永良

徐永良

1929-2016
河南省睢县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