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亲爱的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83986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83986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478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一级,目前无法享受等级折扣优惠,升为二级即可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吴钟华]于2019年 08月 27日创建    馆长:[吴钟华]  管理员:[吴绍华

【祭文悼词】

怀念母亲优秀祭文推荐

吴钟华 于2019-09-26 08:31:23发表

                                     ——写在母亲辞世两周年之际

两年前的二零一七年农历八月二十八日,今生难忘。这一天,对很多人来说,是充满阳光、充满快乐的日子,但对于我来说,这是我一生充满痛苦、不堪回首的日子。因为这天,生我养我育我、可亲可敬的母亲撒手人寰,驾鹤西去,永远离开了我。

母亲最后一次住院是201797日(农历七月十七)。住院原因是上一次住院出院不久,肠胃一直不怎么好,不想吃东西,不敢吃东西。吃后经常呕吐,同时总是感觉胸部不舒服,吃的主要是稀饭之类流食。是日,母亲送到海军安庆医院(116医院)后,除进行一般检查外,胃、胸、脑等还都做了磁共振检查。从检查反馈的结果看,母亲除了身体偏弱、有些生理指标明显偏低外,未发现其他异常情况。最后医生采取的方法是正常吊水消炎,同时安排吊了几天白蛋白补充身体能量。几天过去,母亲身体、精神、气色明显好转。住院几天,母亲身体检查时我和福文陪着,其余主要是父亲照料。我们不在时,我的好朋友医院潘医生帮着忙前忙后张罗,我和福文主要是晚上赶到医院看看。911日,母亲见几天住院只是吊营养药而且听说营养药很贵就吵着要出院。后我与父亲和弟弟绍华商量,于12日为母亲办了出院手续,同时开了些消炎、止吐之类药物。

母亲出院后,也只能吃些稀饭之类流食。于是,我便买了些黑芝麻糊、西湖藕粉等让父亲搞糊给母亲吃。期间,母亲有时吃东西较正常,能下地走走;有时又没有胃口,不想进食,甚至几天卧床不起。这样时好时坏持续了近个把月。1010日(农历八月二十一后,母亲就一直卧床不起,靠父亲喂一些稀饭和粉糊之类流食,有时还不想吃,一吃就吐。这期间中午,我一般从单位赶到父母处吃饭,给母亲喂食,和母亲说说话,母亲有时清醒点点头,有时神智不清还说胡话,甚至不认识人;有时反胃“打爆口”呕吐厉害,甚至小便失禁。

1017日(农历八月二十八)中午,我下班回到父母处,父亲为母亲烧好了稀饭,我便盛了一小碗,加了些白糖,喂给母亲吃,母亲一开始不想吃。我劝说母亲“不吃饭,人就没精神、没免疫力,一定要强迫自己吃”,母亲点点头吃了几口。后又不想吃,我问她是不是想绍华了,母亲又点点头。我就说“那更要吃,吃完后我打电话给绍华,叫他回来看你。”母亲又接着吃,直到一小碗稀饭吃完为止。

父亲在吃午饭时对我说:“你娘现在时清醒时糊涂,可能在世日子不多了,再者去年过年时也有明显征兆:一是过年放年炮时,鞭炮好好的放了一半突然熄火了,接着点上又好好的;二是年饭开饭前绍华好好的手中碗突然摔在地上打碎了,当时投吉利还‘岁岁平安、岁岁平安’。这都是你知道的,你要赶快准备后事了”。这年母亲身体不好时,父亲总在我面前说这话,我没有怎么在意,心中总认为父亲喜欢瞎想、迷信。这是父亲2017年第四次说这样的话,我答应知道了。

吃过午饭后,按照父亲的吩咐,我便带着母亲一张1寸照片到安庆孝肃路紫罗兰照相馆准备为母亲做遗像。工作人员介绍说,遗像一般有大、中、小三个规格,问我做什么样的,我不假思索答应“做大号的”。我付了钱,拿到票据后问要多长时间能拿到,工作人员回答说“你到街上逛会,半个小时后就可以来取。”走出照相馆不到5分钟,我突然接到单位电话,说下午3点有一会议需要参加。于是我急急忙忙乘坐1路公交车,到单位已经是下午250,正好赶上开会。会议结束后我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大概4点多钟,突然接到父亲电话,电话里传来父亲焦急而悲伤的声音:“钟华,你赶快过来!你娘可能不行了!”我立即找了个车,赶到父母处。看见母亲还是躺在床上,已经神智不清。1715分,母亲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与世长辞,享年77岁。随即我将这一噩耗告诉了老婆福文和弟弟绍华及妹妹爱香、爱兰。

由于不是在老家,安庆这边的习俗又不懂,再者父亲也不想麻烦别人,父亲就吩咐我和他一起为母亲梳洗,为母亲穿上寿衣、寿鞋,带好寿帽,将母亲安放在客厅里,这时已近傍晚六点。随后又父亲吩咐我到楼外放了一挂千编鞭炮,以示母亲仙逝。鞭炮一响,隔壁邻里赶来看望母亲,房内哭声一片。

    18时半开始,我陆续将这一噩耗告知了舅舅、表叔以及其他亲戚朋友、堂兄弟。晚上,我和福文在客厅里陪伴母亲守了一夜。

1018日(农历八月二十九),弟弟一家人,妹妹一大家人、以及亲朋好友陆续赶到安庆,下午三时左右,灵车在亲朋友好和邻里以及乐队护送下,在悲惨的哀乐声中将母亲遗体送到安庆殡仪馆。

1019日(农历八月三十)上午9时,母亲遗体告别式在殡仪馆涌泉厅举行。涌泉厅庄严肃穆,哀乐低鸣。大厅正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横幅“沉重悼念余传英同志”,横幅下两侧分别挂着“勤俭善良宽待于人 平生辛劳积德后生”挽联。母亲安详地躺在厅中心的花圈及鲜花环绕、红被面芯盖着的红豪纸棺中,遗体前正上方安放着母亲遗像。我含悲忍泪地念完答谢词后,亲朋友好和邻里在缓缓的哀乐声中在母亲遗体前肃立默哀,一一向母亲遗体三鞠躬作最后告别。然后母亲遗体就被工作人员慢慢地送入火化房的焚烧炉中……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和弟弟绍华将挑选好的母亲金玉满堂骨灰盒交给工作人员后,我呆呆地站在火化房前,脑海里呈现的全是母亲生前我们儿时的画面:小时候我家弱小、母亲和我们遭别人欺负,家里穷母亲胸绞疼病发作满床打滚手乱抓而无钱治疗,母亲带我耕田耙地、带我到挑水粪给马铃薯、小麦、水稻、山芋施肥、带我们割麦割稻,母亲起早摸黑带我到湖北黄梅挑磷矿石、砍柴买,弟弟遭外人欺负、母亲奋不顾身护子心切,母亲把借来的粮食救济别人等等母亲受苦、受累、受难、受气、受欺和疼子、善良的情景。这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排江倒海地翻腾……我很悲伤,我心很痛!

    11点左右,母亲遗体火化结束,工作人员通知我和绍华去确认,骨灰整体形态完整。随后母亲骨灰装入骨灰盒,我和弟弟妹妹等到指定地点迎接。

    1120分,我抱着母亲骨灰盒,在亲朋友好和邻里以及乐队车队护送下,在哀乐声中,沿茅清路、皇冠路、环城西路、丁香路、X002县道,送到安庆纱帽山文化陵园寿星区安葬。

    愿母亲在天堂安好!


上一篇
余传英

余传英

1941-2017
安徽宿松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