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爸爸妈妈,永远怀念您们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56916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56916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81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二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郑启春]于2013年 04月 03日创建    馆长:[郑启春]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与父私语告慰尊灵优秀祭文推荐

郑启春 于2019-09-15 21:54:53发表

 爸爸:最近老家发生了一点事情,想跟您讲讲。

启发准备在我们屋基前面做几间小房,很显然占了我们的老地基。既没有跟我们两兄弟讲,也没有跟三叔、小叔打招呼,事发前几天,书诚结婚时大家还在一起喝过酒。那地方是我们和启干家的,启发就一口咬定说那是他和启干家的,没我家的份,明子得信后于19624日回去和他理论,他连一句认软的话都没有,讲到后来明子就跟他叫白了:他要是强行做就跟他掀掉,即使是偷偷做起来了也要他住不安稳,启发是何等蛮横:如果明子掀他的墙的放,他就打明子的人!事后还恶人先告状:向我和小叔说明子的不对。他12点多和13点多打我2个电话我都没接,是希望他自己能醒悟一下。那天下午2点就接了他的电话,明确告诉他:他准备做小房的地基肯定有我家的,要他在没弄清楚之前不要做。

72日我就专门为这个事回到胡郑,(624日之后就没再动工)当面提醒启发:要他找证据,人证或物语找到一样我都让他过了此事,不再追究。人证就是找村里六、七十岁的人签字,有五、六个人确认那块地基到我家没份,我就认。物证就是启干说他原来与我家的那面墙脚没挖,我就顺势要启发找出那面墙脚,我也认。其实我是知道他找不到证据的,只是让他醒悟一下。

我记得那面墙脚是启干家的,他当年就挖走了,是启干偏心于启发,伙起来骗我的,欺负我们当时年龄小不记事。启干好阴,我为这个事打电话给他,他第一句话就发难于我:如果我认为那块地基到我家有份,那就准确告诉他是从哪条线到哪条线是我家的。很明显,他的话就是一个套!所以我认为他很阴险。他后来也一口咬定启发准备做房的地基到我家没份,还说您在世时铺屋基只铺到那里,就是这个原因。真是的,我家做屋的时候我都14岁了,记得清楚着呢:启干跟启发亲些,我家正大门的前面是启干家的老地基,左边是我家的老地基,在一条长线上,启发仗势不让再往前铺屋基!此事頒扯过后,启干在我心目中的分量也就一落千丈,所以我就跟村里人讲:启干不是个东西。我跟启干打电话,本意是想让他从中做个转筒,说句公道话,把这个事情平息了算了的,他有这个能力、也有那个身份。可他没去做他该扮演的正确角色,自以为可以来个霸王硬上弓,强压住我家,可悲啊!所以我说启干不是个东西:家族本来是和为贵嘛,再说我兄弟都在能力在外谋生,也无意回去跟他们争那点资源,但那地基是我家祖业,他人不能不尊重!

724日得知启发偷偷快把房子做起了,他说话不算话,之前答应在没找到证据之前不做的,我当晚跟他打电话:明确告诉他,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讨回公道的!

我于726日专程赶回老家,当天周五,回到湖泗镇时执法队的人已下班,私下请人去看了一下现场,碰到启发,他看到我时就吃惊不小,脸也变色,就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看完就返回镇上了。

29日一早就开车找到执法队,陈述了事实并表明我的诉求。下午带执法人员到了胡郑,准备启动折违建程序,启发见势不妙,找人跟我求情。先是找胡世林(胡登明之孙,王通村现任书记)跟我求情,我没答应,后又找胡本号和执法人员说情。我同意和解,但前提是要举行一个正规的道歉仪式,要有村干部、小叔及家族长老参加,态度要诚恳。时间定在第二天上午。

胡本号还以为我是我妈出殡的事情而记恨在心,要找机会为难他(我妈出殡时,启发耍了一下小聪明,问我有没有带回那么多钱,他可以借钱给我。提前暗示我妈从正会叔西边公路出殡,我当时是真不懂老家规矩,还认为他是好心人在帮我,直到下半夜安德和本号提醒:我妈是从哪条路进的郑家门就从哪条路出门,我才知道按风俗该从他家那个巷子出殡)。我跟本号说,鉴于启发年轻时是有功于西头角的,我早已原谅他了,第二年他二儿子----君保在纸坊买屋,我还借过钱给启发。

29日晚上,谭家嫂用启干的手机打我电话,说您在世时是最讲公平公正的人,还有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无外乎表明一下态度:地基并不是部都是我家的,到他家有份,不要太为难启发。我说不会去争那个宅基地,如果早些时候有人这样说句公道话,我的心情可能会好过些,兴许不会闹到现在这样子。我把启发跟赌的咒说给她听:如果他(启发)占了一点我家的老地基,他就不是西头角撮的崽!我也把这个赌咒告诉了村里其他人,以后可能有人会问他究竟是谁撮的崽,可惜了正公伯一世英名!死后几十年还被老儿子搬出来给人骂。

30日的道歉仪式,人员有胡登红、胡本号、胡加梁、郑安德、郑启发、郑正平、郑启春、胡世林。郑启发道歉时,说他是占用了我家老地基,是他老糊涂了,收回要打明子的话,希望得到我的谅解。其难于启齿的样子:青筋暴露、吞吞吐吐、低头向地。七十多岁的人了,何必当初!是又可怜又可嫌的!如果他会做人一点或者启干醒悟一点,又何至于此!我在仪式上说明:要叔叔参加是代表父母,要家族长老参加是告诫后人,不要持强期弱、强抢强占。

在众人的见证下,我接受了启发的道歉,再次原谅了他。还提醒启发以后果不要再在村里讲一些日者的话,如果有类似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的房子还不是做了”的话传到我耳朵里,我还是会找人给他撤掉。

                                       犬子:啟椿

于二零一九年中秋


上一篇
艾自英

艾自英

1937-2011
湖北
郑正发

郑正发

1933-2008
湖北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