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在那遥远的地方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47649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47649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12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亲情指数为五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六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黄珏]于2017年 03月 07日创建    馆长:[黄珏]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金俊翔给奶奶的一封信优秀祭文推荐

黄珏 于2019-08-15 00:24:59发表

亲爱的奶奶您好:我是您的孙子、金小平的儿子金俊翔,时间迁移至2017年2月1日上午八点左右金和带着我爸爸金小平和另外二人去河北崇礼“多乐美地”滑雪场滑雪,(他们本来住在曲卫津叔叔滑雪场的房子里,在那里滑雪,我爸爸告诉过我他滑得遛着呢!)摔倒后据金和说我爸爸“可能”是脑动脉瘤破裂所以自己摔倒,他们马上送他去崇礼医院,但由于伤势过重崇礼医院没有能力救治,必须转到张家口医院抢救,他们又去了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就诊,医生诊断为脑出血必须马上手术治疗,下午1点半左右金和打电话告诉我妈我爸爸出事了,我妈心急如焚立刻赶去张家口,而且同意马上手术并请叔叔代为签字,当时采取的措施都是及时得当的,金和叔叔也找了中日友好医院神经外科张主任做的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张主任和手术刘医生均否认金小平没有脑动脉瘤破裂这一说,根本没有脑动脉瘤,就是摔伤引起的重度脑出血,张主任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等我爸爸清醒后才能转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治疗,尔后我爸爸住进了ICU,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我妈妈每天都把爸爸的病情转告给我,第六天探视时我妈妈在我爸爸的耳边告诉他“如果你醒了,就带你去北京过元宵节”,当时我爸爸听了后流下了思家的眼泪,妈妈激动得跳起来马上把叔叔、小姑换进去让他们看看这大快人心的喜事,好像爸爸似乎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了。由于发生的医疗费用是天文数字,张家口ICU病房一天的费用7000元人民币,北京ICU病房的一天费用10000元人民币,(还不包括任何自费药物),由于当时我妈走得急没有带很多钱,所以借小姑十万元,借叔叔二万,然后和叔叔商量由于爸爸的病情趋于稳定我妈妈想先回上海把爸爸的医保关系转到北京,万一我爸爸苏醒了我们就准备转院到北京治疗,而且商量好了如果我爸爸苏醒过来了,我们就用北京的120或者999救护车接爸爸回家。(反正都是收取来回车费的)甚至我妈妈和叔叔还考虑过动用直升飞机的念头,金和叔叔表示同意。妈妈于2017年2月10日上午飞回上海,事情办妥后和小姑微信商量先飞北京然后麻烦她送我妈妈去张家口,小姑一口答应,上飞机前我妈怕奶奶不放心专门微信叫小姑不要告诉奶奶,让小姑辛苦点当天来回小姑也同意。到北京后小姑告诉我妈不用去张家口了,大姑和叔叔已经把爸爸在拉回北京的路上了。妈妈一听大吃一惊说:张主任再三强调一定要等病人苏醒后才能运回北京,为什么你们这么着急忙慌的把我爸爸弄回北京?我妈百思不得其解,等我爸爸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时我妈看到是当地的救护车既没有打点滴,又没有血压、心跳监测仪,我爸爸双眼直翻白眼,我妈一边埋冤大姑一边急得直跺脚恳求医生救救我爸爸,医生立马把我爸爸送进抢救室进行抢救,当天中日友好医院就开出病危通知书并做了CT检查,结果又发现了新的大面积出血点,张主任知道后非常生气说:为什么病人没有苏醒就送回来?现在加重了病情,张主任让他的助手把我爸爸的亲人都叫到一起,告诉妈妈、叔叔、小姑、大姑爸爸现在病情趋向恶化,他也回天乏力,果不其然当天晚上爸爸就出现了尿崩、血压降为40/20,经过ICU医生的奋力抢救,加之我爸爸强魄的体质,我爸爸又顽强的活下来了,但是身上插满了管子,他已经无力呼吸和心跳了,最后都用上了体外仪器帮助他呼吸和心跳。爸爸苦苦的挣扎在死亡线上,只有黄卫舅舅去北京探望他时告诉他“我们会全力以赴的救助你,一定想办法带你回上海,”爸爸听后恢复了自主呼吸,小姑和妈妈都看到了仪器仪表上的数据,欢喜雀跃并拍了照片下来告诉奶奶同乐,晚上小舅还请大家去全聚德烤鸭店吃烤鸭,庆祝爸爸的一大进步。可是事与愿违,由于爸爸没有苏醒就长途跋涉,病情越来越危重,用了最好的自费药,包括用了德国进口的全营养素直接输入到小肠来维持我爸爸的生命。当时ICU病房的脑电波机器坏了,所以天天用药物和物理在维持着他的生命,2017年3月3日脑电波的机器修好了,下午5:20分检测判断为脑死亡,医生宣布放弃治疗,老金家的骄傲、老金家最有魅力的男子汉金小平闭上了他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大姑、叔叔、小姑都信誓旦旦的承诺会像金小平在世一样对待我们。我爸爸的死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谜,去时四个人,我爸爸死后同行的二个人既没有去看看病重的爸爸,更没有在爸爸的棺椁前鞠上一个躬,天理难容啊!我不依不饶让妈妈跟他们打官司,我妈妈为了怕我冲动,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方式不让我回家!爸爸的意外离世让我和妈妈成了孤苦伶仃的人,妈妈睹物思人不幸患上了抑郁症,每天靠吃安眠药睡觉;为了排解思念爸爸的痛苦,妈妈天天在网墓上献花、点香、发祭文祭奠我爸爸,一解怀念之情,妈妈还承担起了爸爸的责任,在爸爸病重期间直至到2019年6月19日,妈妈每个月都给奶奶寄上生活费,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一个伟大的儿媳妇。在爸爸去世的第二个月,爸爸尸骨未寒他的弟弟姐妹就联合起来觊觎我爸爸的财产,尤其到了8月份更是教奶奶对我妈妈说了让我们放弃北京部分财产,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我那善良的妈妈一直规劝我要往开了想,爸爸都不在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要奶奶高兴我们就吃点亏,我妈妈每次去北京,金家的人从来不说聚在一起缅怀一下爸爸,倒是除了谈钱就是钱,有一次妈妈实在听不下去痛哭流涕的说你们放过我吧,我都听奶奶的还不行吗?直到2019年6月19日开庭前叔叔给妈妈一封信,是奶奶写的,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封信的来龙去脉,而且奶奶在信中再次表示“看情况可以少点”我妈妈在进法庭之前问了叔叔:“你不是承诺以后金小平的事就是你的事,今天如果金小平在,他会这么做吗?妈妈清楚记得曾经奶奶在爸爸病危时就大声告诫他们“不要再用黄珏的钱了,将来小平不在了,鸡飞蛋打,黄珏和翔翔怎么过日子啊!”当天我妈妈第一次哭倒在奶奶的怀里。平时她们告诫我妈妈不许在奶奶面前哭,怕影响她的情绪,不许告诉奶奶实况,怕奶奶受不了,我妈妈都做到了,但是实际上她们告诉奶奶一切,(不知道是否属实)奶奶听信了一面之词,对我和我妈颇有微词。以前我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六尺巷的故事让我学会谦让、不计较,我也答应妈妈心字头上一把刀我就忍了,2019年的6月19日当法官再次确认问金和叔叔这次你们到底怎么着?金和叔叔说走正常的法律程序,法官说那就是吴玉恒要六分之一的钱,金和叔叔回答“是的”。2019年6月19日他们踩到了我爸爸的底线,动了我爸爸的奶酪,是可忍孰不可忍,奶奶啊您一定知道我爸爸活着的时候一直告戒过:“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一分钱我也不要!”我现在要捍卫我爸爸的尊严,为他维权!我也一切走法律途径,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不要!请奶奶主张我的正当权益,不要让我爸爸魂飞魄散,请让我爸爸安心于九泉之下!您的孙子:金俊翔2019年8月6日
上一篇 下一篇
金小平

金小平

1955-2017
北京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