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永远想念爷爷奶奶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46563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46563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5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为推荐纪念馆该馆亲情指数为五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六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东锦]于2016年 12月 11日创建    馆长:[东锦]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心忆优秀祭文推荐

东锦 于2019-08-01 18:19:44发表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号【农历丙申年冬月初七】,爷爷在家中安然仙逝,走完了他那八十三年的岁月。时间过得真快,爷爷离我越来越远了,值爷爷仙逝三周年到来之际,特写此文,纪念亡者。

 

    现在想来,爷爷患病应该是一二年左右就得了,因为平时我们都不在家,家里就他们二个老人,他也不想麻烦别人,就一直硬撑着,就这样过了两年,一直到一三年年末,我们都回家过年,看到他的气色好像不是太好,所以二姑和爸商量着带爷爷去医院检查一下子,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年腊月二十六晚上,我们几家人在小姑家商量,心里都希望爷爷没事,二姑父说,要是没事,我们还得在一起开心的喝酒呢。这样一句话,让人心里不禁卸下点负担。很快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姑妈们都来了,最后是二表姐夫两个和二姑父,爸带爷爷去的。到南通附属医院检查差不多等到下午四点才出来结果,我在家心里一直祷告着爷爷平安。不好的消息传来,表姐夫打来电话,说百分之九十九是结肠癌晚期,具体过几天切片结果出来就可以确定了。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我不够坚强,我想不通爷爷怎么会得这个病。我不舍得我那慈爱的爷爷被癌症无情的摧残。在爷爷的房间里望着爷爷的照片我眼泪直流,最后还是姑婆把我拉到外面。不一会爷爷回来了,我忙擦干眼泪,爷爷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握着我的手还和我说没事。这个年过的真压抑。年初三结果出来了,确诊是晚期结肠癌。爸姐弟几个商量着帮爷爷手术,不手术的话可能还只能活几个月。最后,二姑父说去余东医院,姑父他认识那边的医生,这样放心点。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到了元宵节下午,姑婆来了,她和爷爷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大体是安慰爷爷的意思。第二天一大早爷爷就去余东医院了,现在医院里挂了一礼拜的水,期间都是爸和二姑陪着。时间到了正月二十一,是爷爷手术的日子,一大早家人们都去了,在医院里都陪着爷爷,原定于下午三点开始,爷爷两点半就进手术间了,可主刀医生路上耽搁了,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爷爷一个人在里面的画面真不敢想象,姑婆也说要是我们能进去陪陪他就好了。一直到五点医生才到,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两个小时对于在场每一个亲人都是煎熬。在手术快要结束的时候,医生出来了,拿出了手术割下来的结肠肿瘤,给我们看,难怪爷爷的气色那么不好,原来都是给它折磨的,二姑又去问了一下医生,问爷爷这种情况大概还有几年的生存期,医生说因为爷爷的血液里有些转移,现在也不好说,像这种情况有两至八年的都有,这就看自身身体情况了。听到这大家都松了口气。当天晚上除了二姑家两口子和爸,其他人都是晚上十一点中开电瓶车回家的,从医院到家里电瓶车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让我感动的是,姑婆和姑爷爷两个当时近七十岁的人也和我们一起等到半夜回家。

 

    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爷爷才回家。接下去的两年爷爷每年挂一到二次水增强体质,到也无恙的度过。等到一六年夏天开始,爷爷开始有些不行了,七月份才挂的水到十月份又去挂了,国庆节那天喝了点酒,还叮嘱二姑,小姑等他走后要好好善待奶奶。二号我从上海回家给车子上牌,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爷爷,我还开车带爷爷奶奶出去兜风。这是爷爷唯一一次坐我的车。晚上我和爷爷说了一会话,就返程上海了,谁知这一别就是一世。

 

    十二月开始爷爷开始吃不进主食,妈和二姑天天带他去医院挂水。爷爷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次逃不过了,和二姑说过。就是没告诉我,怕我急。爷爷说要吃糖,妈买了点糖给他吃,还带他在家门口走走,助消化,这种病就怕肠梗阻。姑婆也买了点面包给爷爷,可他已经吃不下了。依稀记得十一月二十八号晚上我还和爷爷通话,他和我说没事,声音听起来也还可以。我还和他说不管要不要吃都要吃点,不然没抵抗力的。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上海,三号晚上来我这了,四号白天打电话回家,姑说爷爷还是老样子还说叫姑妈去灶君司命前去烧香,姑她们以为爷爷糊涂了,又不是初一十五上什么香,后来她们等事情过后告诉我,我知道爷爷想求求神保佑他,四号晚上我打电话回家,爷爷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明显没力,和我都说不动话,只是说了一句姑她们一会来,就说不动了。现在我真后悔当时我怎么不回家看看他。晚上爷爷生命进入倒计时,七点姑她们扶爷爷上床休息,十点左右,爷爷喊姑妈帮他翻身。到十一点爷爷喊姑说他要上厕所,可他坐在马桶上头都歪了,奶奶看看爷爷,对姑妈摇手,可能奶奶知道爷爷不行了。看着爷爷这样,二姑小姑把他又扶上床,这时爷爷还是喘大气,小姑急忙打电话给大姑,小姑父,姑婆电话打不通,二姑在床边拼命喊爷爷。终于把爷爷喊了回神,爷爷哎了一声,二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要睡觉。不一会大姑她们都来了,她们几个坐在爷爷床边到五号早上一点左右,看看爷爷还行就去妈房间睡了。奶奶三点起来看见爷爷左手在外面帮他放了进被窝,大姑妈起夜上厕所,母女俩走到爷爷床前一看爷爷已经走了,大姑赶快喊二姑小姑,然后通知其他人,凌晨四点,我这里收到了爷爷仙逝的消息,马不停蹄的开车往回赶,到家已经是七点了,家里面来了很多人,我走进家门望着安卧在西边的爷爷,顿时在也忍不住了,我抱着爷爷呼喊着他,他已经没有的回应。姑妈姑婆搀起来我,叫我节哀顺变,姑妈叫我不要急,说这样会让奶奶跟着急的,奶奶那几天也头晕在挂水。

 

    守灵五天的时间真快,我和奶奶一起看着冰棺里慈爱的爷爷,流下泪。奶奶还劝我注意自己身体。冬月十一中午爷爷的遗体在海门市悦来殡仪馆火化,当爷爷遗体推进火化炉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爷爷在火中升上了九天。灵灰安息在自己父母身边。爷爷就这样走完了他那八十三年的人生。

 

    相隔十四个月零两天的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丁酉年腊月初九】奶奶也仙逝去了,爷爷奶奶在天国团聚了,爷爷奶奶二老待我二十几年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爷爷奶奶天国安息吧。


上一篇
王彩娥

王彩娥

1935-2018
江苏海门
东海清

东海清

1934-2016
江苏海门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