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咨询客服 | 帮助

远方的思念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113347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113347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39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三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八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房汉臣]于2015年 05月 03日创建    馆长:[房汉臣]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文摘】忆父亲:微笑优秀祭文推荐

房汉臣 于2019-06-23 20:05:28发表

     父亲一生平凡,忠厚老实,性格懦弱,却活了93岁。

  父亲一生清贫,但清贫的生活难掩那一抹灿烂微笑。每天往复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摇耧播种,或荷锄下地,或扶犁耕田,或弯腰割麦,从没见过父亲愁眉苦脸,总是乐呵呵地幸福着。
  从我记事起,父亲给我的印象是不善言谈,与人对话极为简略。家里无论来了多么尊贵的客人,先是对着客人凝聚几秒钟笑容,然后就是“这是才来?”“这些时忙甚的?”几句公式一般的寒暄,以至于初次和父亲见面的客人,对父亲的评价是“酸”,这“酸”里包含了对客人不热情的意思。其实,只要和父亲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父亲生就老实,性格内向,从不说过分热情的客套话。
  我一直以为,父亲生性懦弱,没有主见。父亲在一生中没有硬朗朗地拍板做主一件事,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母亲说了算。尽管这样,父亲曾担任了好多年生产队长,至今我也不明白父亲凭什么当了村干部。不过,乡亲们都说父亲“小九九”好,也就是心算本领强。其实,父亲当生产队长,大多时候的工作是喊大伙出工,那“做营生走喽”的喊声在街巷上回荡好一阵子。锄地的时候,人们都不愿意在地埂边锄,因为地埂边的杂草旺盛。但父亲总是主动蹲在地埂边,满头大汗地拉锄、拔草,时不时还吹起悠扬的口哨,得意的神情让人不解。
  在我眼里,父亲不仅是个无主见的人,也是个从不计较的人。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那会儿,承包地被相邻地人家犁耕套占,父亲却从不抱怨,也不去找人家理论,就在逼仄的地块里劳作,还常常流露出乐此不疲的神情。后来,母亲实在看不下去,出面找村干部用绳子拉量,讨回近一步宽的承包地。母亲唠叨:“一个大男人,你做好人,我成了脏水缸!”父亲听后,只是抛过去一串“嘿嘿嘿”,不反驳,不恼怒,如此沉着,让我哑然。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庆幸有这么一个面带微笑的慈祥父亲,他从来没有打骂过我们兄弟姊妹。每每同学们说起被父亲揍骂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得意的优越感。
  我觉得,尽管父亲胆小,但心眼好,乐于助人,父亲应该算是个好人。有一年冬天,生产队为了盖马厩,组织劳力到老虎山采石头。一天,大家在放过炮的坑道撬石头,上边滚下一块石头,父亲迅疾扑上去,把一位低头撬石头的村民推开,自己被砸伤了腿,住了20多天医院。这件事让村里的人们惊诧不已,不解一向“胆小”的父亲竟然做出如此英雄壮举。有一次,村里来了两位南方的耍猴卖艺人,表演完时近正午,找不到吃饭的地方,父亲便领着他们到自家,热情招待,吃了一餐家乡的特色饭“焖山药拌炒面”。临走的时候,这两人硬要留下五块饭钱,被父亲摆手谢绝,尽管这五块钱对清贫的家里来说有多重要。每当有讨饭的上门,父亲总要多给点莜面,或给两颗鸡蛋,父亲说:只要能过得去,谁会走要饭这条路啊。
  高中毕业那年,我得病住院,父亲陪床,没有床位就铺上羊皮袄睡在地板上。出院后,在一段时间内还需要打针吃药,巩固治疗效果。尽管村里的医生对父亲说,只要生产厂家一样,哪里买药都一样。但父亲固执地认为:“病是县医院治好的,药肯定是县医院的好,绝对不能随便换地方买药!”基于此,父亲每个月骑自行车到县城买一次药,来回近150多里,不得不早走晚归,冬天日短,两头不见太阳。回来后,他不顾吃饭,先摆弄买回来的一大包药,注射的,口服的,纸袋装的,药瓶装的,分类放好,生怕弄混。我每天需要注射青链霉素之类的针剂,那时候,村里只有一个人会注射打针,母亲念叨说,每天找人家也不合适,人家出门就会停板,咱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父亲听后,说:干脆我学着打针吧。并征求我的意见,望着父亲消瘦而无奈的脸庞,我便使劲地点头同意。于是,父亲买了注射器,打针前也学着人家的样子,将针管伸进开水碗里,抽进去、推出来,仔细消毒,然后专注地将药水吸入,朝天将针管里的空气推出,直至晶莹的药液在针尖串串流出。笑着说,来!在擦拭酒精棉球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父亲的手微微颤抖,我知道,他内心肯定是紧张的。注射完后,父亲用袖管擦了擦鼻尖沁出的汗珠,像完成一项重大使命一般微笑着。
  如今,父亲离开已经五年多了,几十年的风霜雨雪,让他经历和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但他的音容笑貌一直定格在我心底,我明白,父爱,不一定有多少叮嘱,微笑也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养分,足以让我沉浸在温暖的幸福中,激励我山一程水一程地奔波在执着的追梦路上。

上一篇 下一篇
丁容珍

丁容珍

1924-2018
江苏省南通
房金民

房金民

1924-2014
江苏省南通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9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