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天上人间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351509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351509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5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二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马林]于2017年 07月 03日创建    馆长:[马林]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父亲

马林 于2018-06-03 09:19:14发表

 

父亲

由于单位效益不好,在家待业已近一年了,为了生活,从亲戚朋友那里东拼西凑借了一万多元,在不是很热闹的地方租了一间门面,准备开个时装店。听朋友的意见,将门面着时装修了一下,为了抢眼,也是为了兜揽生意。于是,按照常规,先到城管部门交了“罚款”,便请人乒乒乓乓干了起来,花了三天时间,眼看门面都已装修完毕,谁知来了一个矮头瘦个的年青人,手里拿着一张纸,扬言要找这个门面的老板。我不知来者何意,谨慎地问他何事。矮个年青人把纸递给我,我打开一看,是张罚款通知单。我脑袋忽地一下热了起来,不久才交了几百元的“罚款”,现在又要“罚款”……便和那年青人理论了几句,把罚款通知单扔在地上,那年青人悻悻走了之后,父亲便来了。

刚满七十岁的人,走路已经踉踉跄跄,花白的头发恍如百岁老人。他见我面有怒意,询问了一句,我便将罚款通知单捡起来递给他看。老父看了后没说什么,转身进房打扫起来。每天都是这样,老父爱整洁,看不惯乱七八糟的,所以,一到这个时间他就来帮忙清场搞卫生。

不一会,又有二个虎背熊腰的年青人骑辆崭新的摩托车赶来,下车便问:“谁是老板?”我答:“什么事?”“听说你把那张通知单仍在地上?”我忍着气问:“你们要罚多少?”其中一人答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态度问题,明天你到我们所来一趟,不然你别想开张!”那二人边说边走了,老父连忙追了上去,大概有五、六米远,和他们说些什么,我没听见,但从那诚恳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老父不象我这么鲁莽,象在求他们,而那二人爱理不搭的样子骑上摩托车就走了。老父转身回来,什么也没说,低头拿过扫帚就扫地,等一切搞得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了老父才说道:“明天我去吧,凭着这张老脸,他们也许会给点面子。”说完,便趔趔趄趄地走了,那花白的头发被风吹得拂拂扬扬。

望着老父那已渐弯曲的背影,我眼睛忽然有些潮湿,从小到大我只记得老父为求人,低声下气的只有二次。一次是前不久,已下岗多年的大哥家里有个门面出租,某部门来人要交三百元的管理费,父亲说了一句:“凭着这张老脸……”便去了,结果只交了六十元。再就是这一次了。老父是南下干部,要说他的战友,大官小官都有,但老父生平钢正不阿,从不求人。下放时,他第一个响应号召把几个儿子都送到农村,招工,他也决不利用职权利用关系给予照顾。结果,几个儿子进的不是小厂就是小集体,碰上这经济大变革年代,都待业在家。如今他也离休。没想到,为了几个儿子,他把那满头银发、满脸皱纹也贡献了出来。

想到这,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自责的情绪。平日里与老父为了一些琐事争吵,全不顾老人的心绪,到这时方觉天下父母的可爱与可敬。

但原天下事,都能遂老人愿,让他们安安稳稳地度过愉快的晚年。


上一篇
关玉芝

关玉芝

1929-1992
黑龙江哈尔滨
马宏禄

马宏禄

1926-2012
黑龙江哈尔滨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