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终生的战友我们永远怀念你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102939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102939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24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二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丁行璋]于2014年 12月 10日创建    馆长:[丁行璋]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怀念烈士弟弟行友

丁行璋 于2017-12-25 14:55:57发表

             之二十二

敬甫:你好!

今天是行友的祭日,上世纪1957年行友参加全国登山队,第一次登四川西部7000米高的贡嘎山,因雪崩牺牲,至今已整整56年了。今天是1953年新西兰人代表人类第一次从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60周年纪念日,有报导告知,至今已有5500人次成功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这说明行友曾参加的探索大自然的队伍如今已是一支壮大的队伍,他们已走向世界七大高峰。今天还报导了一位地质大学的女研究生陈晨,她不惧艰险的奋斗目标已定在世界七大高山上了,这是位像行友一样勇敢的,有抱负的年轻人。行友搞气象要走遍大山大川,她搞地质也要走遍山山川川。

      行友是你最早接触到的我的兄弟,1954年,你回国养伤,住在北京,当你知道行友在北京大学上学,你就去看他,看他衣服单薄,你就给他做棉衣,对他爱护有加,你喜欢他刻苦学习,是有志气,有抱负的年轻人,他喜欢你,因为你是解放军的一员,他迎来的新中国中有你,他曾说他也会像你一样为新中国的富强奋斗到底的。他毕业后被分在北京农业大学当助教,他说他要去探险,他梦想气象科学能全方位为工农业服务,为祖国的国防事业服务,要祖国更加强大。

     19575月,我们收到行友他称为探险出发的信,他信心十足地说等待他的好消息,嘱咐我们暂时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以免父母为他担心,就让我这个姐姐牵挂于他吧。当时,我正在“月子”,高兴之余,无尽的牵挂。噩耗传来你瞒住我,其实那天的《人民日报》登载了“全国登山队丁行友,师秀,国德存,彭仲穆等四人遇难”。有好心人,看到“丁行友”这个名字认为一定与我有关,才把报纸给我看,我看到这条消息简直是五雷轰顶,止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我当时的感觉是天塌地陷了,这个弟弟,我刚得到了他,却这么快的又失去了他,我都接受不了,我父母怎么受得了?

      你回来看到我在哭,知道瞒不住,只好来安慰我,可是又不知说什么好,只说了做月子是不能伤心的,我反哭得更凶,你说你没有弟弟,但你知道这个弟弟的分量。我做了一个伤心的月子,追悼会也没去成。父母不知怎样?还好有行蕊陪同尚可放心。当年10月,我带着四个月的佳田和两岁的佳农回重庆看望父母,希望迟到的安慰,能稍稍抚慰他们的“失子之痛”,告慰父母行友走了,还有我们。

      每到想起行友,我还是“心痛”不已。每当有登山的消息,我就会守候行友的出现。果真被我守着,那是2000年的中国登山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电视报导里,当时,我看到行友的大照片赫然出现在屏幕上,还有一行字“中国山难第一人”,当时,我止不住泪如雨下,想不到的43年后的这样再相见。聊以自慰的是我忘不了行友,他们也没有忘记。

      再说小妹行蕊,你讲的你第一次与行蕊见面的故事,有点传奇色彩。那是1954年上半年,部队刚刚回国,你在北京养伤,住在铁道兵招待所(前门文华旅馆),离前门车站很近,一天下午,你和小李在车站附近散步,看见出站口出来许多学生,你看到学生都戴着“武汉大学”的校徽,就有心注意了些。突然,一个女生从里面出来,你眼睛一亮,说了个“太像了”就上前拦住了那女生。那女生说:“你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你却说:“我认识你,你叫丁行蕊。”就这样的第一次见面。我说你太鲁莽了,万一错了,你这个解放军就犯大错了。你说不会错,你们姐妹太像了。在后来的相处中,就是我这个妹妹称赞过你,这是难得的。

       三姐行工是1983年第一次回来,那时与台湾已开始缓和,通尚未正式开始,三姐就取道日本回来了,三姐只是说34年了,太想家了,太想父母亲了,太想弟弟妹妹和家乡的亲朋好友了,天天在盼望有一天能回家探亲,一听说有希望了,她就起程,她说她是来探路的,路是靠人走出来的,虽然也做了些最坏的设想,但都没有发生,顺利地回到了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妈妈,但遗憾的是爸爸已是永远永远地见不着了。你称赞三姐是勇敢的,不用说什么,实际行动就是最好的表白。

       再就是与大哥的第一次见面是有些惊险的。那是1985年,形势大好,海峡两岸已通,春节前几天,我突然收到大哥从绍兴发来的电报说他们正月初二要出境,这次因为时间有限,只好下次再到内蒙相见。我已经40年没有见我大哥了,太想他们了,这几十年他们远在海外,不能相见,现在他已归来一定要见到他,我不能再失去这次见面的机会。可是收到电报,满打满算到除夕只有四天,我必须除夕夜赶到,赶上给母亲拜年,也好与大哥有约30个小时的时间,说不定这30个小时就是我和大哥的今生今世。我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这些,一边算计着给我的时间,假如一路顺风,也许可以在除夕夜赶到,但路难行是人所共知的现实。当时我感到无奈,无助与绝望,我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回去。你在一旁,一言不发,每到这种时刻我习惯性向你求助,你的决定至关重要。你毅然决然,一声令下:“马上出发,直奔白城,去赶168。”我们就这样迈出了第一步。第二天来到北京,未出站就去买票,但是不幸的是除夕前的票已全部售完,这第二步就迈不出去了,又一次陷入无奈,无助与绝望之中。又是你这个指挥员的果断,你的一个“飞”字决定了这次行动的胜利,我们倾囊买到除夕下午2时起飞的机票,大约在4时左右能到达杭州,还剩下60公里,应该不成问题了。我马上向绍兴发报:“除夕下午4时杭州机场”。我是第一次乘飞机,什么都顾不上,我们准时起飞,心中还是忐忑不安,果真意外又出现了,机上广播杭州大雪,飞机进入杭州市区后,从舷窗看杭州,什么也看不见,好象天已黑了,下了飞机,只见白茫茫一片,雪还在不停地下着,一个小时以内我们到不了火车站,能否买到当天的票还属未知,我有一种感觉,杭州——绍兴仅仅六十公里,却已是咫尺天涯,我们今天无论如何是赶不到了,又一次感到无奈,无助与绝望,怎么办?怎么办?,忽然传来一声似乎熟悉的声音:“行璋”,“四姨”。好象阴霾的机场里出现了一道闪光,我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救星来了”。出来我紧紧地拥抱三姐说我们差点要流落杭州街头了,三姐说是大哥说的,行璋不会选择出租车,你们带车去接。我感叹四十年了,大哥和我还是连着心的。我确实至今还没有坐过出租车呢。

      回到家里,妈妈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年夜饭,只等我们到来,满屋子的人,几十年来妈妈还没有过这样热闹的除夕,妈妈也少有这样的安详。我们给妈妈叩拜后,我向大哥大嫂介绍了你,妈妈说这是真正的团圆饭,席间真是其乐融融。这次本来是乐事,但我却乐不起来,还有点酸楚,大哥已不是当年的大哥了,才六十岁的大哥已成一瘦小的老头,你比大哥大四岁,可看起来他比你显老多了。他急于和我们谈谈,竟谈了一个晚上,谈他从1946年至今,我听出来他在诉说他曾经青年时的抱负未能实现之痛,和他这几十年来的漂泊与挣扎。我的大哥曾是我们家的骄傲,也是我们姊妹的骄傲,他在学校一直是优秀,从中学开始就痴迷于航模,在西南联大攻读航空机械,立志为国家造飞机。但他的理想未能实现,这是他终身的遗憾事,你也为大哥的一生惋惜,你说大哥是爱国的,大哥也是一个人才,太可惜了。你对大哥的评价让大哥感动不已,他说下次他一定去内蒙,但不幸让我言中了,这30个小时就是我们与大哥的“今世今生”。我一直感谢你的支持才有了40年后我能与大哥见面的这30小时,少点遗憾。

      小弟行义,1956年从重庆公路学校毕业,分配在西安公路设计院,一个17岁的少年,每天要扛着几十斤的仪器在崇山峻岭中测量线路,是非常辛苦的,可他干得挺欢。1960年国家困难时期,暂时下马了许多工程,下放了许多工程技术人员。行义写信来说他被下放到农场,字里行间表现出迷茫彷徨,一样是农场,他希望来我们农场工作,和姐姐在一起。你说他来按他的学历是可以当一名中学老师的,可你又说国家培养一个技术人员不容易,现在是暂时的困难,以后还会大有作为的。你给我详细分析了形势说我们国家地大山多,但交通很差,至今还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对经济和国防都是不利的,对人民的生产生活也是不利的,我们国家是一定要“百业俱举”“百废俱兴”的。现在是暂时的困难,工程技术人员是国家的宝贝,把他们放在他们农场是国家保存干部的临时办法。待经济好转了,一定会启用他们的。我就照你说的给行义写了回信,果然不出你所料,仅一年多的时间,一些大的项目又上马了,正像你说的,公路建设是我国的重点项目,行义也回到工作岗位,这个专业他一直干到退休,为祖国的公路建设尽忠尽职了,他十分感谢你的高瞻远瞩。

    这些故事我常记在心,因为这些是关系你和我的兄弟姐妹的故事,是你对他们的深情厚意。我不会忘记,他们也不会忘记.

 行璋 2013年5月28

    

 

 

 

 

 

 


上一篇 下一篇
侯敬甫

侯敬甫

1921-2003
河南洛阳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