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免费创建纪念馆】 | | 帮助

亲爱的妈妈,我们永远怀念您

地址:http://jinian.zupulu.com/memorial/?mid=49505 [邀请亲友祭拜] [收藏]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本馆] [将本馆转载至我的博客或论坛]
本馆馆号:49505号  [左邻] [右舍]  本馆公共帐户余额:500 铜板 [给本馆赠送铜板] [申请成为本馆亲友]该馆亲情指数为二级,馆内祭拜用品价格正享受九折优惠。等级越高,优惠越多。 微信扫码纪念
本馆由[齐忠希]于2013年 01月 07日创建    馆长:[齐忠希]  管理员:暂无

【祭文悼词】

深切怀念天堂里的妈妈优秀祭文推荐

齐忠希 于2013-01-07 15:41:20发表

图片 亲爱的妈妈:

这是一封您今生再也无法读到的信。5月11日是您离开人世的第一百天,这一百天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您我们最爱的最可亲的妈妈!

而再过两天就是5月13,这是一个属于您的节日母亲节啊!女儿将为您送上一束永不凋零的康乃馨,伴您一路西行走好,天国幸福美满!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我在心里无数遍的唱着这美好的歌谣,想着我的妈妈没了,没有妈妈了,今生今世再也没有疼我,爱我牵挂我的妈妈了时我就会潸然泪下,泪流满面。

我后悔陪伴妈妈的日子太少了,原本打算春节过后在家多呆几个月好好陪陪妈,不曾想春节后母亲在看到从天南地北干回家过节的满堂的儿孙后就住进了医院,九天后就撒手人寰离开了让她牵挂一生的亲人们。

我后悔给妈妈买的衣服没能及时邮回来而是带回来的,当初邮回来就好了,还能多穿几天。

最让我后悔的是妈妈早就跟我说想要一顶帽子,等百年后好戴,我借口没有合适的帽子样,一直迟迟没有开工。春节回来我带给母亲两顶帽子,一顶灰色的,一定枣红色的。母亲见了连连说好看,当即就说枣红的留装老,灰色的现在就戴。这是我用心织就的,在网上寻了很久才选的样子,而且在帽上钩了一朵小花,花心正中镶嵌了一颗白珍珠。确实好看。如果我早点织了,母亲不是早就美美的了吗。何苦让她在心里期盼这么长时间呢。

后悔的事好多呀!

 

想起母亲我总是抑制不住内心涌动的情感,思绪也如奔腾的野马驰骋在往昔的日子里。

印象里的母亲是一个吃苦耐劳而又心地善良的人。

那是除夕夜的前两天,西北风夹着烟雪下了一天一夜。早上起来,费了好大的劲推开房门,啊,白茫茫的一片,大地,房屋,树木都银装束裹的披上了洁白的盛装,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屋里冷极了,父亲一边哈着手一边抱劈材准备生炉子,母亲则在厨房煽火烧饭。睁开眼睛看见四壁银色的霜花,晶莹闪亮,唯有炕上还很暖和,便翻了个身趴在炕上看爸爸生火,等屋子暖了再起来吧!我自己这样想着。

母亲进屋了,看见我醒了,随手扔给我两件衣服,“把扣眼锁了,扣子钉上,也许上午刘标子就能来取衣服,”

妈妈麻利的收拾着缝缝纫机上东西,把机器头下到箱里了,“噢别要钱了,挺困难的。一个疯老婆两个傻儿子,也是不易啊!”

“你总是可怜别人,不想自己点灯熬油的,一夜没睡为啥呀?”一边穿棉袄一边瞥了一眼衣服。这是一件红黑相间的大格子女式翻领衣服,两个明兜还是斜料钉上的,洋气极了。想想我喜欢的格子布还在柜子里放着呢,也不知春节能不能穿上,我嘟囔着。

这个刘标子是在妈妈在门市点收活时认识的。他是粮库力工,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就是他凭着傻气常年穿一双高腰水靴,每天往家带两靴子粮食,一家老小才得以活命。而且从未被领导发现。现如今认识母亲常帮忙买些碎米喂鸡,使得我家的母鸡在寒冷的冬天就能生蛋,在物资极为匮乏的七十年代初,我们家得以靠它改善生活增加餐桌的品性了。

母亲靠她的一双灵巧的手以及吃苦耐劳的精神,帮助左邻右舍裁裁剪剪,缝缝补补,赢得了大家的好感。一个闺蜜前几天来我这,提到母亲还说她老妈一直穿着我母亲给剪的大兜马甲,又实用又暖和,买点东西往兜里一放,不怕落哪,指定能跟着到家。算算这衣服有四十多年了。也该送博物馆了。

母亲善良孝顺心肠及热,见不得别人受苦。父亲兄妹三人,上有一姐下有一妹。大学毕业后进城除了把我的母亲和哥哥带城里外,还把父亲的父母和小妹带城里了,留下一个结婚了的大姑在老家。大姑32岁时姑父因意外死亡。可怜留下四个孩子的大姑,大的12岁是个女孩,小的仅有2岁和我一般大的女孩,没工资没收入,只有嗷嗷待脯的四个小孩大姑又是一个烈女十分守旧,不肯嫁人,文革时的地主分子(她婆家她当家,所以她就是带帽地主)受尽欺负,但就是不肯低头。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母亲体谅大姑,每年春天秋天都及时寄去钱物,帮助换季,特别是秋天,5口人一年的口粮钱,还有冬天要做的棉衣,东北的冬天零下30几度,非常寒冷呀。这一帮就是9年,直到大表姐结婚了,大表哥二表哥也能为家挣回口粮了。

姑父去世的第二年冬天,爸爸下班拿回来一封信递给妈妈,“你看看吧姐姐来信了”。

“啥事?”母亲一脸疑惑打开信,随着母亲表情的凝重大滴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下回邮钱早点吧!”母亲把信撂下摸了一把眼泪就去做饭去了。是大姑托人写来的信,大意是口粮钱收到了,当然少不了千恩万谢。最后说的是他们娘几个顶着寒风用手推车到公社把口粮拉回来的,几十里的路,费劲了周折。以后再邮钱在打完场之前,可以直接在小队拉粮食了,就不用到冬天也不用去那么远的公社拉啦。

大姑也可能不知道,我们家赞点钱也只能是在冬天才能赞的,平时积攒的一点钱就是要在秋天准备买越冬的菜,萝卜白菜土豆是我们家一个冬天的菜,还有煤和黄土是一冬天烧的。这些钱要靠春天和夏天的结余。常听母亲讲一年到头也就是冬天清仓辟谷时能积下几个钱。每一年母亲还要给在农村的姥姥零花钱和生活费,父母加在一起一个月不到100元。我们的生活质量就可想而知了。但母亲宁可自己勒紧裤腰带也不能看着大姑一家落难,硬是帮他们一家脱了贫,过上了好日子。

 

母亲聪慧记忆力极好。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写批林批孔的大字报,我在报刊上东拼西凑的写了一篇批判稿子,哥哥又帮我稍加运笔成了一篇不错的讲稿。从班级到年级又到学校宣讲了N遍。最后老师说写成大字报贴教室里吧。平生没拿过毛笔不知怎么写。就在束手无策的时候,妈妈下班回来了,看着我在铺好的宣纸前发呆时,问了我一句“干嘛呀!”我说:“老师让我抄大字报,写不好。怕把纸浪费了”

“一会我帮你写吧。”

“真的,你会写大字?”我满脸的惊讶,

随后我就想看来一定是真的。记得对面屋的高婶那一年调到弹簧厂当统计员,统计员要用算盘的不像现在用计算器。

爸爸下班回来高叔喜洋洋的说“大哥你会算盘吧,教教我家孟丽。她当统计员了,”

“噢挺好啊,等你大嫂吧她很熟的。”

“她会吗?”高叔脸上充满了疑惑。

“没问题的。”爸爸肯定的说。

妈妈下班回来了,高婶满脸虔诚的拿着算盘请教妈妈来了。听明白来意后妈妈说你那算盘太小我用不惯,小三把家里算盘拿出来。弟弟到炕琴柜里把家里算盘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朱红色的二格算盘,上格二层珠子,下格五层珠子,珠子颗颗圆滑光亮,格挡的柱子是米白色也是那么光亮,算盘的四角是紫铜镶嵌,带着云子卷雕花,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环。

只见妈妈噼里啪啦的打起了小九九,妈妈纤细的手指在算盘上下张弛有度,宛然自如。珠子相撞发出的清脆的响声,婉如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乐章。最后妈妈说“小九九不用打上边俩下边俩。”再看算盘上果不然,五千五百一拾一。

高婶拿着她的长条算盘,开始学习了,

妈妈说“先学加法,再学减法,然后学乘法和除法怎么样?”

高婶说:“就加减法就够了。”

“那好我们开始学吧,一上一,二上二,三上三要上五去二” 母亲把着高婶的手往上拨着珠子,加三的时候高婶就是满脸疑虑,到“四上四要去六进一十时,”感觉已经是不知所措了。

“大嫂不行了,我有点头昏脑胀了,这样吧,你念的是不是口诀呀,我先用笔记下来慢慢背,然后再上算盘上实践你看好不好。”

“行,那你拿笔写吧,”

妈妈朗朗上口的背着珠算口诀,高婶专心致志的认真记录。

高叔表情里留露着惊喜,赞叹还有一点百般不解,表情复杂极了,可能在想一个旧社会过来的家庭妇女竟然什么都会,也是高深莫测吧!

 

一会母亲做上饭过来开始帮我写大字报了,妈妈字写的极漂亮,手提着笔稳稳的,肘部抬起平端着,一横一竖一撇一奈 一会就写满一大张,看看还有好多没抄写呢,妈妈说太多了,你删点吧,我看了看,全部抄写要写出十大张也不定写完,删点吧,我拿笔哗哗拉掉几大段,最后抄写了三张,第二天交给老师了。

老师惊奇的问你写的?看老师的样我就没敢撒谎,我说:不是我,是我妈帮我抄的。

也是从那时起,我们班兴起了一段练大字的高潮。同学们的墨汁常弄得满脸满手满身。

 

妈妈您走了,带着祥和,带着安宁,当然也一定带着对儿女们的依依不舍和无限的眷恋。你就像茫茫夜空中一颗流星,当瞬间划落放射出耀眼的一亮却让我们永远铭记心中。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57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那有地      没有地那有家
没有家那有你      没有你那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抚养我长大    陪我说第一句话
是你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深切怀念天国里的妈妈!

李淑兰

李淑兰

1930-2012
吉林省九台

您的电脑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或者播放器版本太低,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安装最新的Flash播放器。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祭文悼词列表

  • 数据加载中...



【帮助】敬献时无法输入中文? 【声明】关于有个别媒体质疑族谱录纪念网收费问题的说明

族谱录纪念网香火最旺推荐纪念馆优秀祭文纪念论坛帮助中心投诉举报免费创建纪念馆

欢迎加入族谱录纪念网QQ群进行交流或咨询问题,族谱录纪念网QQ群号:76624561(已满),187052268    微信祭奠公众号:yunjinian2016

Copyright © 2005-2018 zup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族谱录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聂本勇律师

族谱录 · 百家姓 · 网上纪念